第二十九章 買房記2_暴富的夢想追逐者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都市言情 > 暴富的夢想追逐者 > 第二十九章 買房記2

第二十九章 買房記2(1 / 1)

暴富的夢想追逐者!

來到咖啡廳的時候,離約定的時間還有挺久,丁徹也沒在意自己來的太早,點了一杯咖啡,坐在角落裡準備玩會手機。不過,剛剛坐下的丁徹卻遇到了兩個意想不到的人,張輕陽和丁錦輝,就是幾天前醉酒騷擾,後來又載了丁徹他們一程的人。

對方也是剛剛進來咖啡廳,路過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坐在角落的丁徹,三人當麵都有一種時間錯亂感,幾天前丁徹剛和他們兩人分彆,以為他們還要繼續318的旅程,此時應該已經上了高原了。而在張輕陽和丁錦輝看來,也是完全沒想到自己兩人臨時返回益都,準備辦了事就走,卻正好又碰見了丁徹。

“好巧啊!”這一次主動搭話的是丁徹,大概是換了身行頭,一副商業精英的樣子,讓丁徹也不自覺地有點心態變化。

“是啊,好巧。”張輕陽和丁錦輝對換了風格的丁徹也有些詫異,不過從小的教養還是一瞬間收拾了自己的情緒和伸出手的丁徹握了握。

“你們不是應該還在高原上麼?”

“嗬嗬,有點事情需要我們回來處理一下,反正318跑過好幾次了,也沒有必要每次都走到終點。”丁錦輝主動解釋了己方兩人回益都的原因,看樣子有事的應該是他,張輕陽是陪他回來的。

“哦,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正好在這邊等人。”

丁錦輝看了眼丁徹手上的那塊理查德米勒,看樣子這個丁徹還真是個低調的豪,要不是聽張輕陽說他開走過兩輛頂級跑車,自己很難將318國道上遇見的那個人和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個人重合在一起。

“是啊,很巧啊。你這是和人談生意?”

丁徹一愣,然後聯想到自己今天這身打扮,啞然失笑“也不算了,我對穿著打扮很不在行,都是我助理給我弄的,其實今天是來見個人,準備載益都買套房。”

“買房?不會這麼巧吧?”丁錦輝的聲音有些尖利,像是受了什麼驚嚇。

“嗯?你是來賣房?”丁徹不傻,聽他那聲音也能猜到他來談的事肯定和房子脫不了關係,不然不會像受驚的兔子一樣。

“名門?”丁錦輝小心翼翼地說出個名字。

“30層?”丁徹像是對暗號一樣。

“不會吧?!!!”丁錦輝轉過頭望向身邊的張輕陽,眼睛裡寫滿了不信兩個字,不過一直冷靜旁觀的張輕陽聳聳肩,表示好像世界就是這麼巧。

丁徹也沒想到自己要見的第一個房主居然是有過交道的丁錦輝,趙雪燕隻給了自己一個手機號碼,還有要見的人的姓氏,卻沒想到會有這種巧合。

有了命運般的巧合,丁徹和丁錦輝,張輕陽便坐了下來,也不急著談房子的事,反而是攀談起來。丁徹對兩人的背景底細有些好奇,張輕陽兩人對丁徹的來路更是充滿了求知欲,兩邊雖然都有所保留,但還是彼此交換了一些個人的信息。

丁徹的自我介紹裡,省略了自己之前的人生經曆,隻是告訴兩人有個在國外的親戚,財產打算交給自己,所以回到熟悉的益都置產。而張、丁兩人則透露了更多的信息,張輕陽是川省一家老牌大型集團的繼承人之一,家族占據了集團超過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財富自然是不弱的,現在在益都作為集團下屬某個分公司的負責人鍛煉經曆。而丁錦輝則是一位十分出名的川省富豪的兒子,不過不是獨生子,而且母親早就和父親離婚另娶,自己還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所以不受寵愛的丁錦輝從父親那裡要了一筆錢,自己在創業。

說起來也是由於創業的原因,丁錦輝現在的公司發展不錯,同時母親還拿出錢給他在城郊買了一套新開發的彆墅,這才有了丁錦輝想要賣掉手裡唯一一份升值了的固定資產的打算,一來自己聽從張輕陽的勸告,打算離開城市中心,將精力投入到自己的事業中去,二來也是因為公司最近需要一筆資金,自己不想也沒有多少人可以借。

簡單地一番交流,各自都有了一些更深入的了解,同時還簡明地告訴了丁徹賣房的原因,這不是傻,而是坦誠。丁徹也許沒有什麼上位者的氣場和名氣,但是丁錦輝是識貨的人,丁徹那一身據說出自助理的打扮花費大概就在百萬,至少自己能估算出價值,卻沒那麼多錢和丁徹一樣裝這種清新脫俗而昂貴的13。這樣的丁徹讓丁錦輝覺得沒有遮掩的必要,對方的身家比自己超過太多,看樣子起碼也是自己父親那種級彆的豪富。

感受到丁錦輝誠意的丁徹更沒有趁機壓價的打算,來之前沒這打算,彆人示之以誠後更是沒有這樣的打算了,反倒是對丁錦輝的事業興趣大一些。

“那你現在的公司主要做什麼呢?”丁徹沒急著談房子。

“瞎玩吧,我挺愛夜生活的,認識的漂亮女孩也多,後來一次偶然做起了網紅經紀的事,現在算是在發展壯大吧。”說起自己的事業,丁錦輝有些謙虛的介紹,但是看他的神情還是有些得意的,大概他所謂的發展壯大應該是有一定規模了。

“哦,就是那種包裝網紅,然後和網紅利益分成的幕後團隊麼?”丁徹也玩直播,玩微博,對現在的網紅經濟不陌生。

“差不多,我現在已經在幾個平台站穩腳跟了,就是遇到幾個苗子,想要試試能不能一邊在抖y上吸流,一邊去彆的平台變現,初期需要投入不少現金。”

“哦,就是花錢給她們營造人氣,吸引流量,然後靠流量掙錢,對吧?”丁徹按照自己的理解大概猜測其中的操作。

“大致是這樣,不過不同的情況,還是得具體分析。”

“是啊,因人而異嘛。對了,你如果賣了房,你打算住哪兒去?”丁徹知道自己備選的兩套房現在都是房主自住的,所以開口問起了丁錦輝的打算。

“我媽給我在城郊買了套彆墅,我準備住那邊去,我主要是不想讓我媽掏錢給我注資,才像賣了這套現在住著的房子。”

“真的值麼?萬一虧了怎麼辦?”

“怕啥哦,虧了我也不會窮,大不了厚著臉皮找我爸去。要是我自己都不敢投錢進去,其他投資人怎麼敢加大投入啊?”說起自己的事業,丁錦輝臉上居然浮現出認真、堅定的神色,和他之前的行事完全不是一個畫風。

“嗯,我也讚同他破釜沉舟,錢虧了可以再賺,再找一個感興趣的事業就不是那麼容易了。”似乎是為了給丁錦輝的話做備注,張輕陽開口說起了自己的看法。

“嗯,我挺羨慕你的。”丁徹沒有撒謊,因為在看到丁錦輝那種為了事業而亢奮的態度,自己是真的羨慕,起碼他找到了讓全身心投入的事情,自己卻還是隻知道買買買,而沒有一點未來打算的計劃。

時間隨著重逢三人的聊天飛快的過去了,丁徹最後也沒有和丁錦輝確定房子的事情,主要是丁徹突然有些不想買他的房子了,丁徹想要做彆的。不過,分彆的時候,丁徹隻是說自己還需要再見另一個房子的房主,三天之內必定回複丁錦輝。

和見麵時還有些陌生不一樣,並肩離開咖啡廳的時候,三個人多了幾分熟悉,張輕陽還表示什麼時候有空了約丁徹一起玩,互相留下了電話和微信,就各自作彆。

作彆了張輕陽和丁錦輝之後,丁徹來到了與第二個房主約見的餐廳,之所以要和這位房主約到餐廳吃飯,除了要談談房子之外,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考察一下這位房主。非常巧合的是,這第二位房主也是趙雪燕為丁錦輝準備的私人律師的候選之一,而且是排名最靠前的候選。

在西餐廳裡,悠揚悅耳的音樂聲,精美雅致的裝潢,曖昧昏暗的燈光,丁徹覺得自己不像是來談事的,而像是來約會的。也不知道趙雪燕是怎麼定的餐廳,她不知道這餐廳的性質,還是說她有意為之就真不知道了。

沒有讓丁徹等待多久,如約而至的第二位房主出現了,來之前之後是一位姓嶽的女人,但是當真的麵對麵看到走到麵前的這位都市麗人的時候,丁徹感覺趙雪燕選擇這家餐廳真的有讓自己和這位嶽女士約會的用意。

波浪卷的長發,精致有型的麵孔,一身看起來就是奢侈品牌的套裝,即使她的眼角已經有些許痕跡,但這種三十歲熟女身上的風情真的是充滿了女性誘惑力。特彆是在丁徹看來,她的打扮成熟商務而又不缺時尚靚麗,波浪卷的長發斜披著,即嫵媚又不浪蕩,這種含而不放的誘惑才更吸引人。

兩人當麵,丁徹站了起來,伸出手與對方白嫩的柔荑輕輕虛握

“你好,嶽小姐。”

“你好,丁先生,麻煩你久等了。”

“沒有,沒有,我也剛來不久,況且等一位美麗的女士是我的榮幸。”丁徹見到美女,腦子就像自動切換了模式一樣,瞬間紳士起來。

“嗬嗬,謝謝丁先生誇獎,我都是三十歲的老阿姨了。哪裡是什麼美麗的女士哦。”

“嶽小姐,不用謙虛。三十歲都算老阿姨的話,我這種三十過半的就真的無顏麵對江東父老了。況且,你要是往那些大學生裡一站,彆人頂多一位你是大四的學姐罷了。”

“哈哈,丁先生可真會說話。”

“絕對發自肺腑,沒有半點誇張。不過,來之前,我助理隻是告訴我你是一位事業有成的新時代女性,卻沒告訴過我,會是一位風采照人的九天玄女,害的我連嶽小姐的名諱都不知道,實在是慚愧啊。”丁徹在對上漂亮女人的時候,口才就像突然無師自通了一樣,自嘲沒有提前問知對方的名字,既有禮貌詢問的意思,也順帶再次誇獎了對方的美麗。

“丁先生過獎了,我姓嶽,名玉珊,三十五歲,離異,現在是xx事務所的預備高級合夥人。”不同於丁徹有些避重就輕,嶽玉珊的自我介紹十分簡單明了,有些公事公辦的味道。

“丁徹,徹底的徹,暫時是個投胎投好了的有錢閒人。”丁徹再次伸出手,坐著和對麵的嶽玉珊握手,算是兩人互通姓名之後的正式認識。



最新小说: 甜寵來襲總裁上司惹不起 不知情起,一往而終 一諾情深 權貴巔峰:我居然是世家子弟 錯愛婚深神秘老公晚上見 無喬不成抒 南少霸寵無顏女 長生泉 李然洛江紅 若是相思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