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_灼耳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灼耳 > 第 11 章

第 11 章(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第11章

阮珥今天是跟紀言澈一起出門的,紀言澈母親快過生日了,兩人想著出來挑個生日禮物,順便看部前不久新上映的電影,第一部上映的時候是兩人一起去看的,約定好第二部也要一起。

不湊巧的是,逛到一半,紀言澈被一個電話急召回學校,阮珥便找個咖啡廳等他忙完回來。

結果才推門進來,就聽到有人叫自己。

還沒看到來人時,第一反應是覺得聲音有些熟悉,轉頭循聲望去,見到談驍後,第二反應是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他怎麼知道的

她明明從沒告訴過他。

懵懵懂懂地站在原地,等談驍一步步朝她走來,對她低聲商量“幫個忙。”

沒說是什麼忙,也不等阮珥給出回答,談驍拽住她垂在身側的手腕,下滑握住她掌心,最後十指緊扣。

阮珥很容易發散思維,比如眼前這種情況,她腦子裡蹦出來的第一個想法不是甩開他的手,而是談驍一定是身經百戰的老手,所以這一套動作下來才能這麼流暢。

出神的這一會兒功夫,阮珥已經被談驍帶到他剛才坐的那桌前,站定後,一道驚雷自談驍口中砸下來。

牽手換成了攬肩膀,談驍對趙今月介紹道“我女朋友,阮珥。”

什麼女朋友

她怎麼不知道

阮珥眼睛瞪大一圈,溢滿震驚。

肩膀被談驍死死摟著,她躲都躲不開。

察覺到她的不配合,談驍側過臉,垂眸看向阮珥,低聲哄道“彆生氣了寶貝,我隻是不想讓家裡插手我們之間的事情,想多玩幾年才沒告訴我媽你的存在,你放心,今晚我就回家一五一十交代清楚,再也不讓我媽給我安排什麼相親。”

一句“寶貝”蹦出來,彆人還沒怎麼樣,談驍先把自己給惡心壞了。

他忍著不適繼續演戲,捏了捏阮珥肩膀“我真的錯了,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和趙小姐解釋清楚,你就原諒我唄。”

阮珥眨了眨睫毛,由最初的錯愕慢慢鎮定下來。

想起談驍在酒吧那次對自己的照顧,幫他個忙是應該的,但她不知道談驍想要個什麼形象的女朋友,隻好自己發揮。

眉頭一皺,小臉一板,阮珥掙紮起來“你道歉我就一定要原諒嗎我都跟你在一起多少年了,你還想玩,我就想跟你有個結果,這很難嗎”

最後一句說出來的時候,阮珥眼前閃過紀言澈的身影,多少有些真情實感,不免泄露出幾分委屈。

這下懵逼的人換成了談驍。

在他最初的設想裡,阮珥隻需要安安靜靜當一個工具人就行,怎麼現在還跟他飆上戲了

尤其是在看到阮珥話音落下後,真的泛起紅的眼眶,他突然手足無措起來,心裡像是被針給紮了一下,細密又尖銳的疼。

他鬆開圈著阮珥肩膀的手,本能將她抱進懷裡“我錯了,你彆哭。”

語氣真摯,不是在演戲。

阮珥低落的情緒還沒來得及蔓延,便被擁進一個陌生的懷抱裡,心跳都有一瞬間的凝滯,鼻腔裡也都是陌生的味道。

是午後陽光曬過的乾淨皂香。

莫名沉浸在同一個世界裡的兩人,完全忘記旁邊還有一個觀眾。

被忽略個徹底,趙今月頗為尷尬,她是聽母親說談驍沒有女朋友才來赴的約,此刻得知真相,她不好意思再待下去,拿起包包,有些勉強的對談驍笑笑“是我沒事先了解到情況,你放心,阿姨那邊我知道怎麼交代。”

談驍頷首“謝了。”

趙今月又看了眼被他護得嚴實的阮珥,說道“祝你和你女朋友幸福美滿。”

“會的。”明知道都是假的,但是這次道謝,談驍還是極為誠懇“謝謝。”

趙今月踩著高跟鞋離開,咖啡廳門上的風鈴迎風而動,默默呆了一會兒,阮珥才抬起腦袋,悶聲詢問“人走了嗎可以喊哢了嗎”

“走了。”談驍如夢初醒一般放開她。

阮珥連忙從他懷裡退出去,理了理臉頰邊蹭亂的碎發。

感受到懷裡的空蕩,談驍指尖蜷縮了一下,掩飾似的抵在唇邊咳了聲“剛才謝了。”

“不客氣。”匆忙演了一次情侶,現在殺青,氣氛多少有些尷尬,阮珥有心調節,找了個話題問道“你剛才是在相親嗎”

“算是吧,我媽安排的。”談驍怕阮珥誤會自己,簡單解釋了下前因“她見我沒交過女朋友,以為我喜歡男人。”

“啊”阮珥恍然地點點頭,思想切入點很是新奇“你沒交過女朋友還能說出那麼氣人的話,果然渣男都是將天賦的。”

“”

什麼話

談驍直接氣笑“你之前還說過我是好人。”

阮珥有理有據“好人和渣男也不衝突吧。”

“行。”談驍無話可說,選擇躺平擺爛,見她抱著平板,轉而問道“出來畫畫”

“不是。”阮珥搖頭“和一個朋友出來逛街,他有事先去忙了,我找個地方等他。”

“那坐吧。”談驍坐到之前趙金月的位置,對麵留給阮珥,叫來服務員撤去趙金月的咖啡,又把菜單推到阮珥手邊,推薦道“這家的甜品味道不錯。”

服務員眼瞅著還不到半小時時間,談驍約會的女生就換了一個,心裡腹誹,果然長得帥的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阮珥早上起來晚了,怕紀言澈等,沒來得及吃早飯,逛完一圈下來是有些餓了,點了一塊提拉米蘇和一杯馥芮白。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走之前又偷瞄了一眼阮珥,上一個是知性大美女,這一位是鄰家小清新,帥哥風格口味還挺雜。

包包和平板都放在一旁,阮珥驀地感到不對勁“你怎麼知道我是畫畫”

一般人怎麼會僅憑一個平板就能看出來她要乾什麼。

談驍一時嘴快,說話沒過腦子,現在對上阮珥探究的目光,心跳快兩拍,總不能說他很早之前就在關注她,那樣好像個變態。

他急中生智,脫口而出三個字“看氣質。”

“這還能看出來”阮珥十分新奇,她就沒這個功能。

“能,學藝術的人氣質和普通人不一樣。”談驍麵不改色地糊弄著阮珥“學畫畫的跟其他學藝術的也不一樣。”

“你眼睛好厲害。”阮珥佩服,又提出第二個問題“你怎麼知道我叫什麼”

上次在酒吧,你姐叫過。”

看到她眼裡流露出的戒備,談驍好笑,現在才生出警惕心,是不是有點晚了

阮珥記憶被喚起,戒備消除“哦哦,不好意思,我忘了。”

談驍起了壞心眼“那你那天做過什麼也都不記得了”

阮珥一臉懵“我做什麼了”

“也沒什麼。”談驍垂了垂眼皮,故意引導她“就是”

阮珥隻有一次喝醉過酒,在家裡過年時,被盧思濃灌的,後來耍酒瘋鬨得全家都不得安生,盧思濃也由此被外婆戳著腦門狠批了一頓。

那天在酒吧她沒喝多少,有心控製著量,但是在酒吧出來後她因為困倦,意識已經非常薄弱,她記得時談驍送她們回的家,後來怎麼樣她沒有半分印象。

不禁急切起來,尤其看到談驍此刻一副欲言又止,放佛被她輕薄過的樣子,阮珥的好奇心一下子就勾起來“就是什麼你快說啊”

談驍拿起檸檬水,淺抿一口“就是,你說你想睡我。”



最新小说: 女主她一直被嫌棄 鴛鴦袖 全能汽車設計師 守望先鋒從2016開始 平行館 大佬她製霸了快穿世界 我的神秘師父 至高仙族,從老祖宗遊戲啟動開始 西遊之我要躍龍門 瀾川逐鹿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