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畫(1 / 2)

早知道自己先將貢獻點給兌換了啊!兌換成什麼資源都行啊,留著乾嘛啊?

不對!

自己現在想著這些乾嘛?

自己現在最應該做的便是找到一個人問問,現在是何年何月?是不是自己的那個時代?

夜未央放緩了腳步,開始了尋找其他人的旅程。

距離夜未央數千裡之外。

項鼎一個人孤獨地行走著,肩膀上扛著大槍,風塵仆仆,眉宇間卻是依舊神采奕奕。

他和秦毅等人失散了,遇到了一股小型的獸潮,不僅和彆人失散了,而且還受了傷。雖然受傷,雖然孤獨一人,但是他的性格依舊開朗,嘴裡哼著曲兒,順著山道,邁著風流倜儻的步伐:

“天上的月兒,

地上的人兒,

月是勾天的月兒,

人是勾人的人兒……”

項鼎的歌聲猛然停了下來,望向了山坡上一座茅草屋。

然後舉步向著茅草屋走去,大約一刻鐘,他站在了茅草屋的門前,向著四周打量。

什麼也沒有,孤零零的一座茅草屋。

又圍著茅草屋轉了一圈,最後又站在了茅草屋的門前,取下扛在肩膀上的大槍,用槍尖輕輕地捅開了大門。

沒有異常!

項鼎眉毛挑了一下,然後舉步走進了茅草屋。

茅草屋內的光線有些暗,但是卻一目了然。

一張原木桌子和兩把椅子,隻是上麵都落滿了灰塵,向著四壁望去,目光一凝,落在了一幅掛在牆壁上的畫卷上。

四周牆壁上隻有這一幅畫卷。

項鼎移步走到畫卷前,細細看去。

畫卷內是一座山,山上有著一座小院,小院內外種植著盛開的桃花,門扉半開,門外站著一個青年,門內有一妙齡女子露出半張俏臉。

項鼎的目光從畫麵移到了畫卷上空白處的題詩上,那裡寫著一首詩,他不由吟道: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麵桃花相映紅。

人麵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當最後一個字出口,項鼎的人消失了。

此時項鼎站在一處山腳下,手中握著一杆大槍拄在地上,眼神有些茫然,向著四周望去。

他隻記得自己叫項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也忘記了自己來自哪裡,什麼都不記得,他抬頭望向了山上。

滿山桃花正在盛開。

他的心中泛起一陣上山沿途賞花的衝動,然後他就那麼做了。

一步一步向著山上走去,桃花的絢爛讓他流連忘返,一路來到了半山腰,看到了一座小院。

項鼎呆呆地站在那裡,望著那個門扉,又抬頭看了看從牆內伸出來的樹枝上盛開的桃花,感覺這個場景似乎很熟悉,他皺著眉頭認真思索,但是隨後頭開始痛了起來,不由雙手捂住了腦袋,狠狠地搖了搖頭,將心中的念頭甩去,放棄了思索,腦袋這才慢慢不再疼痛,隨後感覺自己有些渴,便伸手輕輕地敲擊門扉:

“有人嗎?”

“沙沙沙……”

門內響起了輕輕的腳步聲,不急不緩,然後吱呀一聲,門扉打開了一半,露出了半張臉。項鼎腦袋嗡的一聲,又開始頭疼起來,因為他感覺到這半張臉在半掩的門扉內,這個場景太熟悉了,仿佛自己剛剛看過,但是一認真去想,就有著劇烈的頭疼。

“你找誰?”清麗的聲音從門內響起,讓項鼎回過神來,不再去想,頭也不再痛,將大槍往地麵上一插,便紮在地裡,然後向著門扉內的少女拱手道:

最新小说: 我問天下 龍婿葉凡 吞噬星空之超越輪回 神婿葉凡 醫婿葉凡 三國之曹昂大帝 從雄兵連開始的騎士之路 紅樓長隨 陳寧宋娉婷 我在異界建陰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