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采訪(保底更新11000/15000)_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都市言情 > 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采訪(保底更新11000/15000)

第一百六十八章 采訪(保底更新11000/15000)(1 / 2)

江森趕上晚上七點到縣裡的末班車,十點出頭,車子到了縣城。跟昨天一樣,沒有辦法地隻能先去同一家旅館過夜。拿出派出所開的臨時身份證開房時,那個服務員還莫名其妙地看了江森半天,很驚奇地問道:“我草!你動作還真快,昨天剛說你長得不像,你今天就把身份證給換了,你不是在外地乾了什麼犯法的事了吧?”

“滾,老子今年才上高二,兜比臉還乾淨,我能乾個球的違法勾當!”江森憤憤解釋。那嘴欠的服務員果然頓時就表示理解,直指江森的臉,確實不可能比兜乾淨。跟這種交流溝通能力相當不稱職的服務員,江森就沒有多餘的話好多說了。

拖著忙碌了一天的疲憊身體和一大袋子的藥,江森進了房間抓緊洗漱過後,直接倒頭就睡。睡到第二天早上六點,照例被手表的鬨鈴吵醒,因為心裡記掛著小兔子們,他又咬牙掙紮起來,刷牙洗臉,退了房間,出門吃飯。接著七點半坐上從縣裡開往市區的市內長途,心裡不住地一直嘀咕,媽的市區到青民鄉的路到底哪年才可以修通。在這麼下去,江森懷疑自己都要在市裡買房了——當然前提是,如果老孔的病,能早點治好的話。

骨髓配型這個事,也真是煩人。

在車上醒醒睡睡一路,車裡下去一堆人,又上來一堆人,哪怕是國慶節,也永遠坐得滿滿當當。甚至就正是因為國慶節的緣故,路上還堵車了兩回。

等好不容易回到市區,時間已經是下午一點多。

江森餓得肚子咕咕叫,到站後直接去附近的店裡吃了兩大碗麵條,才總算活過來大半。這幾天也知道是訓練消耗大,還是連續考試太刺激了,江森覺得自己的胃口比前些日子又好了不少。吃過午飯,稍微坐在店裡休息一陣,心裡覺得反正已經錯過自己預設的時間了,就乾脆省點錢,沒再坐出租車,而是坐了公交。於是等車加上一路上停停開開的時間,江森最終回到十八中時,時間已然接近下午三點。

國慶節的天氣還是熱,不過回到學校裡的江森,哪怕頂著那大太陽,也是忍不住地長長舒了一口氣。實話實說,這裡的環境,比青民鄉讓他覺得輕鬆多了。

哪怕是在老孔家裡,那也是帶著任務去的。而學校就不一樣,學校是純粹為了自己的生活,就是自己過日子。就算考試的任務很繁重,但精神上卻毫無壓力。

就跟碼字一樣,努力做,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就好了。

剩下的就交給老天。

看起來鍋甩得很猛的樣子,可這就是事實。

儘人事,聽天命。

而青山鄉那邊,更多的感覺則是——馬拉個幣,真是天命難違。

那種什麼都掌控不了的無力感,才真的叫折磨人。

“敏敏!賓賓!空空!啟啟!爹爹回來啦!”走進宿舍校園,江森連手裡的藥都來不及放下,就先打開一樓的門,推門而入。

房門一開,屋裡積累了差不多快40個鐘頭的屎尿臭味,刹那間撲麵而來。

“嘔~”江森一陣乾嘔,然後定睛一瞧,就發現一隻兔子已經撲在地上,動都不動了。屋子裡這又悶又熱又臭的環境,彆說是兔子,就是把人關在裡頭40個鐘頭,人也頂不住啊!

“我草!”江森一聲悲呼,箭步走進去,低頭看了眼那隻撲街的兔子,頓時哀嚎起來,“啊!敏敏!敏敏!敏敏你特麼死得好慘啊!嘔~”

半小時後,宿舍小院門外,多了個塑料袋。袋子裡裝著一隻可憐的應該是中暑而亡的小兔兔。一樓的小房間,電風扇吹得呼呼響。江森亡羊補牢,急忙給剩下的三隻小兔兔清理了房間,換上乾淨的水和兔糧,還在四周圍噴了點酒精消毒。

一番折騰完畢,才拿著敏敏走到小操場的深處,挖了個坑扔進去,又搞點了樹杈、野草填上。

大熱的天,江森在學校裡放了一把火……

火勢控製得非常到位,不大不小,然後很快就引來了傳達室老伯。

“你乾嘛?!”老伯的聲音非常驚懼,同時於帶著點莫名其妙。

“燒兔子……”江森很淒苦地回答道,“中暑死掉了,不過也不排除是得了什麼病,以防萬一,燒一下,消毒。”

“哦……”老伯這下終於理解了,不由得點了點頭。

然後可能也是國慶節日子太無聊,就站在江森邊上,看著兔子被燒。

沒一會兒,敏敏身上,就散發出了誘人的香氣……

老伯問道:“你這個兔子,養了好久了吧?有一個多月了吧?”

江森點點頭:“嗯。”

老伯又問:“有幾斤重了?”

江森不由警惕問道:“你想乾嘛?”

老伯便露出了憨厚的微笑……

傍晚時分,一天的酷熱退去時,宿舍一樓的房間裡,也顯得比平時安靜了許多。三隻兔子安安靜靜趴著窩,江森終歸沒讓老伯把它們帶走放血、剝皮、剁碎、紅燒。

寵物就是寵物,一開始也就不是打算拿來吃的。

如果是為了這一口,還不如當初就不救它們。

老伯當然很失望,覺得江森出爾反爾,不過現在學校的形勢不一樣了,森哥是全市三好學生兼程展鵬的非生理意義私生子,有江森護著,老伯也動不了這些兔子半分。

隻是可憐了敏敏,還是走得早啊……

“唉……”晚上坐在宿舍裡仔細的時候,江森想起敏敏,都忍不住分神了兩次,內心十分不舍。畢竟養了一個多月,又當爹又當媽的,跟這幾隻兔子,都處出感情來了。

花了幾天的時間,江森才從喪兔之痛的陰影中走出來。期間老孔也沒有主動打電話給他,江森懷疑他應該是已經沉迷小說,不可自拔。而事實,也差不多就是這樣。



最新小说: 我的老婆是禍水 武俠世界裡最後一個仙人 燒火神婆 我真的想回歸啊 醫妃火辣辣:邪王權寵掌心嬌! 重生之病驕女帝 悠然田園俏妻主 八零年代大玄醫 伴生司藤 我的徒弟又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