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彆把自己活成個酸雞!...)_聶青禾的古代好生活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聶青禾的古代好生活 > 偷吃(彆把自己活成個酸雞!...)

偷吃(彆把自己活成個酸雞!...)(1 / 2)

如今有了張婆子幫忙,勾發網這塊就省力多了,聶母那裡的壓力就減小不少。

陳老板和另外兩位老板的貨也能如期交付。

除了王趙兩人退了單,人家陳老板和另外兩個並沒有,依然是喜歡聶青禾這邊的發網。

這幾天聶青禾一直忙鋪子的生意,都沒有好好做頓飯吃,惹得聶紅花早晚看見她都是星星眼,直給她看自己勾發網的手指都磨出繭子了。

今兒聶青禾決定回家做點好吃的犒勞一下大家。

林掌櫃看她要提前下工,就喊她,“青禾,你來。”

他為了給錢掌櫃買酒,另外買了幾斤肉,打算晚上和幾個掌櫃、師傅們聚聚,吃頓飯喝點小酒。

他知道聶青禾不會留下吃飯,所以就給她一塊肉,用荷葉包包著,差不多得一斤半。

聶青禾也沒客氣,道了謝,拎著肉去接小力又順道去接堂姐,結果堂姐今兒有事先回家了。

聶青禾就牽著聶小力的手往家走,順便問問他學堂的趣事兒,先生說什麼,學兄有沒有欺負他的。

聶小力:“姐你放心,他們喜歡我還來不及呢,不會欺負我的。我這麼小這麼可愛,腦袋這麼圓這麼好摸。嘻嘻。”他自己抬手摸了摸。

聶青禾:“……”

她讓聶小力保護好自己的頭,彆讓人摸來摸去的,“萬一摸禿了不長頭發可麻煩。”說著她順手擼了一把小力的大腦袋。

聶小力緊張起來,“真的會嗎?”

聶青禾故意嚇唬他,“八成會。”

聶小力趕緊說以後不讓人摸他的頭了,哪怕給點心吃也不行!一起讀書的孩子裡麵,有幾個家境很好,點心零嘴不斷,也會給他吃,但是會順手摸他的腦袋。

走到大慈閣附近集貿市場的時候,聶小力眼尖,指著遠處一個身影,“聶紅花!”

聶青禾扭頭看過去,果然就見聶紅花在那裡鬼鬼祟祟地買東西呢。她買了半包糖酸梅,買了一包飴糖糕,抱在懷裡樂得見牙不見眼。

她抓了一把糖酸梅混著一塊飴糖糕往嘴裡塞,打算過把癮。平時吃的時候,她就想嘗嘗嘴裡塞不下是什麼滋味,可惜數量太少總是難以實現。今兒自己偷摸出來買,儘夠了。

她剛一口嚼下去,還沒嘗到那爽快的滋味兒呢,就看到光頭聶小力躥到她跟前,抓賊一樣指著她。

“三姐,你偷吃!”聶小力看得瞠目結舌,太過分了,竟然吃獨食,“大姐二姐有好吃的都拿回家和我們一起吃,你居然自己偷吃!”

聶紅花嘴裡塞滿了糖果,已經嚼不開了,趕緊拿出來幾個糖酸梅,又把飴糖糕緊著嚼碎咽下去,終於得了空,這時候聶小力已經叭叭指責她一籮筐的話。

她看聶青禾站在一邊笑眯眯的並沒有生氣的樣子,頓時就有底氣,“你叫喚什麼啊,跟被瘋狗咬了一樣,淡定點啊。我這不是買了這麼多,也沒打算自己偷偷吃掉,要拿回去給你們吃的嘛。”

她把糖果紙袋遞給聶青禾,狗腿得很,“姐,你吃!”

聶青禾拈了一顆糖酸梅放進嘴裡,又給兀自嗚嗚啦啦震撼我媽的聶小力也塞了一個。

瞬間安靜了。

聶紅花狗腿地討好聶青禾,讓她不要告訴娘,就說是她買的糖果。

聶小力翻了個白眼,“你不需要收買我嗎?”

聶紅花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一個小孩伢子。”

聶小力氣鼓鼓的,要自閉了,自己都讀書了,先生誇早慧呢,哪裡小孩伢子了?

聶青禾點點頭同意了,“下不為例。”

聶紅花立刻抱著聶青禾搖了搖,“好姐姐,你太好了,有你真是三生有……有福氣。”

聶小力翻了個白眼:“是三生有幸。”沒文化。

姐弟三人嘻嘻哈哈地玩鬨著往家走,灑下一路的歡笑聲。

傍晚時分,漫天雲霞濃墨重彩般潑灑開,瑰麗如夢,讓人忍不住驚歎。

聶青禾催促鬥嘴的那倆趕緊的,早點回家做飯吃,誰知道聶紅花卻停下腳步,很用力地“啊”了一聲,嚇得她和小弟一個激靈。

聶紅花一手托著糖酸梅,一手指著瑰麗的天空,“這天空,真美!可再美,也沒有我二姐美!”

聶青禾被酸得牙齒差點掉了,聶小力也哈哈大笑,他跟聶紅花做了個鬼臉,“三姐馬屁精,羞羞。”

聶紅花:“我說錯了嗎?咱們二姐是不是最俊的?彆說咱家,就咱這一片也沒有俊過她的!”

聶小力一邊努力吃飴糖糕,一邊小雞啄米一樣點頭,含糊道:“嗯嗯,二姐最好看,像戲台上的七仙女。”

聶青禾臉皮厚的很,她和原主模樣八/九分相似也就不客氣了,“這馬屁姐姐笑納了。”

“嗤~”旁邊一人家的院門開了,黃鶯兒從裡麵走出來。

黃鶯兒瞅著他們吃的糖果聶青禾拎著的荷葉包,心裡酸得厲害,她下意識地就以為是柳三少爺給她的好東西。心裡酸,嘴上就更酸,她蹬著門檻子譏笑,“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再好看不也就是一個針線丫頭麼。”

整天往男人跟前湊,不要臉!

姐弟三人齊刷刷把頭扭過去,眼神殺氣十足地瞪著開嘲諷的人。

黃鶯兒,也叫黃小英,今年17歲,個子嬌小,麵皮發黃,鼻子不夠挺,但是腦門格外大,偏生她還把頭發都梳上去,顯得腦門更加亮堂。

聶小力先開黑,“大腦門,你妒忌我姐比你好看!”

聶紅花:“就是,你看你腦門那麼大,臉那麼黑,就跟個燒火丫頭一樣。”

敢罵我姐是針線丫頭,那不就是罵我針線丫頭她妹?豈有此理!她狠狠地翻了個白眼,心裡很用力地叫了一聲:酸雞!

黃鶯兒被罵得一下子懵了,氣得臉色蠟黃,指著他們三個,“你、你們……”

聶紅花和聶小力一起朝著她做鬼臉,模仿酸雞叫聲,“咯咯咯~~”

再讓你嘴賤!

黃鶯兒氣得臉從黃直接變黑了。

聶青禾可不會為她駐足停留,說句話的功夫就到了自家門口。

聶母還領著幾個婦女在勾發網呢。這幾天她們把繡衣樓的活兒暫時放一下,先趕聶青禾的發網,因為發網的預訂單子很多。

見聶青禾他們回來,聶母就說收工了。

她把各人做的活兒收過來檢查一下,順口道:“張妹子越發熟練了,這一次夠的鬆緊得力,比上次好多了。邱家的今日速度上來了,就是再鬆點彆太緊……”她一連說了三四個,最後看了黃娘子的,微微皺眉道:“黃家的,你這有點心不在焉啊,你看你這個花兒都勾錯了,今兒沒時間,明天拆了重勾吧。”

黃娘子一下子急了,“那我現在就拆。”

聶母說時候不早了,再拆也來不及。

黃娘子又說拿回家去勾,聶母卻不肯,說絲線都是鋪子算著數兒發過來的,但凡少一點就勾不夠個數,還是在這裡勾的好。

黃娘子一聽,臉一下子紅了,不高興道:“哎,聶家嫂子,你這是啥意思嘛,你說我偷……”

聶母立刻打斷她,“你彆多心,鋪子就是這麼個規定。”

黃娘子偷沒偷線她知道,彆人也知道,之前做繡衣樓的活兒,她總是說彩線不夠,其實都是她昧下了。繡衣樓給的多,聶母就不和她一般見識,隻要把活兒做漂亮就行。現在柳記鋪子發下來的材料卻是有數的,來順送絲線的時候說得明明白白,這種粗的絲線比較貴重,所以沒有多的給娘子們自己用,千萬彆截留。勾發網的絲線和普通絲線可不同,需要更加結實,因為發網拉扯來拉扯去,需要更大的承受力。

張嬸子等人也勸黃娘子明天再拆,今兒大家都交活兒,明天再來。



最新小说: 我真不想當神仙啊 我的功法自帶特效 我的老婆是禍水 武俠世界裡最後一個仙人 燒火神婆 我真的想回歸啊 醫妃火辣辣:邪王權寵掌心嬌! 重生之病驕女帝 悠然田園俏妻主 八零年代大玄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