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酒不醉人_問仙遙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問仙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酒不醉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 酒不醉人(1 / 1)

晚間,方映瑤如約而至,恰巧在半道上遇見了腳步飛快禦身法而來的祝詞,兩人互相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快步往秦懷遠的住處而去。

她像是不善言辭,兩人同行一段時間,始終不見她與方映瑤搭訕一句。

方映瑤的幾句問候,也被她點頭搖頭,或者已嗯代替,未免尷尬,方映瑤落後了祝詞兩步,不再進行無謂的尬聊。

秦懷遠的住處,安排好的侍女早已在外間等候,見二人到來便客氣相迎。

“見過昀遙昀詞二位師叔,昀遠師叔與其他幾位已在陶然亭,二位跟我來。”

侍女同樣是一位築基初期修士,雖然做的是引路灑掃日常的事宜,卻也不會故作謙卑。

方映瑤客氣一笑,“那便請前方帶路吧。”在女修的引領下,兩人很快就來到了陶然亭。

與修真畫本中所說的不太一樣,也與她在淩玄宗的住處格局完全相反,有可能是天玄宗的地域廣博,所以弟子們的地盤都極為可觀,並沒有那種挖個洞就隨便住住的洞府。

陶然亭依水而建,四周碧波蕩漾,炎夏的小鈴在徐徐微風中發出清脆的叮響,還在遠處便已經能聽見庭中人的高談闊論聲。

“師叔們在那邊,我便不過去了,二位請。”說完侍女公身退下。

前方有一人隨著笑聲大步走來,“哈哈哈,昀遙師妹,昀詞師妹,快快過來。”

來人正是謝迎,“昀清師兄。”謝迎點點頭,三人進入亭中,方映瑤打眼一掃,寬闊的亭中擺了一張長案,因為二人到來,幾人紛紛起身。

大家互相見禮,由秦懷遠這個東家給方映瑤他們一一介紹了不熟悉的修士。

在場諸人有,燕青、秦懷遠、祝詞、方映瑤、謝迎、穆秋玲、宋續、蕭白羽、林晗、畫非南。

祝詞比方映瑤入宗久,主要還是給她介紹的,其他幾人不說有多熟,她至少也是曾經見過,唯有另外三人方映瑤從未見過。

蕭白羽道號昀淵,林晗道號昀澄,畫非南道號昀渭,也同是本屆真傳弟子,很巧妙的是,在座的都是築基修士。

沒有一位金丹在場,不過這樣倒自在了許多。

稍作介紹之後眾人落座,穆秋玲笑道:“兩位師妹可是來晚了,當自罰三杯才行啊。”

祝詞倒是二話不說,端起酒杯掀了麵紗便一飲而儘,方映瑤端起酒杯卻是看到不遠處姍姍而來的慕景行笑說道:“我們來遲自當罰酒,不過昀橈師兄還在我們後麵,三杯可不行啊。”

林晗拍手道:“那就六杯,”其他人也附和,慕景行剛到便被幾人拉著灌了好幾杯酒。

他一臉無辜,“咳咳咳,行了行了我就遲到這一次,你們也用不著這麼狠吧,用沉香醉慣我!”

林晗切了一聲,顯然他們兩個很是熟悉,“行了,大家都是老熟人,本次為了慶祝兩位師妹加入我們,瓜果酒水可全是燕師兄提供的,你們可不要錯過啊。”

潛台詞在做熟悉的都懂,就是吃窮他!

秦懷遠有些不好意思,“本來這些應該我準備的,不過最近為了準備結丹,囊中羞澀,下次我請大家去神仙居不醉不歸。”

蕭白羽折扇嘩啦展開,搖了搖他扇子上掛的玉墜,“師兄這話我可記下了啊。”

秦懷遠嘴角抽了抽,“師弟,你大可不必如此。”隨身帶個留影法寶也是沒誰了。

大家一邊飲酒一邊說笑,從他們的各自遊曆見聞說到當年一起的經曆,有些事情甚至能讓人啼笑皆非。

回憶總是容易共情,眾人你幫我,我幫你回憶起了過往,穆秋玲說:“當年昀淵師弟還是個小屁孩的時候最喜歡吃青提果,後來木槿師伯不知從哪裡找來了一顆綠桑,每日悉心照料。愛惜不已。

靈草大全上有記這兩種植物極其相似,想必你們都知道,一種是靈果可以食用,另一種是毒株,他饞的不行,然後,唔唔……”

蕭白羽一個飛身跳過來,直接把她的嘴捂住了。

他呲牙一笑,“嗬嗬嗬,大家繼續,跳過這個話題!”

方映瑤抿著嘴忍笑,她一個初學煉丹的煉丹師,自然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的,不就是滿天小星星唱山歌嗎?

待到一彎斜月高掛,眾人差不多喝到酒酣耳熱,燕青來了一場即興的舞劍,林晗就地取材,拿起一旁湯勺,就著碗碟奏起了樂!

穆秋玲法術紛飛,花雨飄飛,在空中一閃又一閃,被花雨圍繞的燕青,好似劍舞驚鴻絕世劍仙落凡塵!

方映瑤一手搭在桌案上,眼神迷離,眼前似乎閃過無數諜影,但是晃著晃著又消失了。

祝詞從頭到尾都沒怎麼說話,此時她忽然靠近了方映瑤,問她,“美嗎?”

方映瑤晃晃頭,“美!”

祝詞扶著桌案,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看著將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亭中的大家,月夜很美,星光很美,眾人的熱情也很美。

不過,美則美矣,過於虛幻,她一身醜陋如何融入鮮花如錦的世界,以後或許可以,現在……她做不到。

方映瑤迷迷糊糊,好像看見身邊的人走了,她也起身,朝著秦懷遠的方向晃了晃手,並打了聲招呼告辭。

秦懷遠趕緊過來,“師妹你這樣能回去嗎?”他看方映瑤好像真的醉的很厲害。

方映瑤露齒一笑,“師兄放心,我可以的。”她這樣他更不放心,索性叫來了引路女修,“你幫我護送昀遙師妹回去。”

女修一點頭,方映瑤連忙擺手,用靈氣驅散了身上一些酒氣,整個人瞬間清醒了些。

“師兄你看我真沒事了。”

看她堅定,想來宗內也沒有什麼不安全的,便叮囑了兩句隨她自己回去。

一路無話,安安全全的回到了流光峰,落在地上感覺整個人輕飄飄的,看來酒勁又開始上頭!她辨彆了一下方向。

來到自家小院門口一頭紮進,左腳絆右腳,直接呼啦一下趴倒在地,臉著地的那種。

呲牙咧嘴的爬了起來,忽然看見眼前一雙鞋,方映瑤下的一個機靈,手腳並用的爬了起來,一看原來是寧尋!



最新小说: 我真不想當神仙啊 我的功法自帶特效 我的老婆是禍水 武俠世界裡最後一個仙人 燒火神婆 我真的想回歸啊 醫妃火辣辣:邪王權寵掌心嬌! 重生之病驕女帝 悠然田園俏妻主 八零年代大玄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