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爾傑不想唱歌_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爾傑不想唱歌

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爾傑不想唱歌(1 / 1)

貝克蘭德,喬伍德區,某公寓。

佛爾思坐在書桌前,一手握著鋼筆,一手端著咖啡,伴隨著前者筆尖快速移動,一行行單詞出現在稿紙上:

【……“或許,我確實是被魔鬼迷惑了心智。但無論如何,卡洛兒,請讓我和你一起踏上旅途,無論這一次旅途的終點是什麼,我都想與你共同麵對。”

高大俊朗的青年如此說道,他向卡洛兒伸出手,表情真誠而堅定。

卡洛兒愣愣的看著他,她張了張嘴,最後有些泄氣的道:“無論我答不答應你,你最後都會偷偷跟去的吧,你這個家夥從來都是這樣……”語氣似抱怨,似無奈,又帶著些她自己都不明白的喜悅。

她抓住了對方的手。

“先說好要是死在那裡可彆怨我。”

朝陽在此刻終於升起了,金色的陽光從兩人背後的山石細縫中裡傾瀉而出。】

“啪——”

“終於寫完了……我下次再也不死線趕稿了!”

鋼筆被重重的拍在座子上,剛剛還在努力寫文的佛爾思直接把自己的腦袋住桌子上一擱,整個人瞬間從剛剛的奮鬥狀態回到了鹹魚狀態,一時間連眼睛都懶得睜了,竟然是直接開始小憩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佛爾思才再度睜開眼睛,她下意識的想伸個懶腰,卻發現自己的腦袋上似乎被放了什麼東西,伸手一掏就發現那是一封信。

“咦,多裡安老師的信?”佛爾思當即開始折信,同時起身走到客廳,果不其然看見休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乎在閱讀什麼。

“在看什麼呢?”佛爾思好奇的問道。

“東區最近的懸賞。”休頭也不抬的回答道“對了,你老師的信我給你拿進來了,看到了吧?”

“看到了。”一聽是懸賞佛爾思瞬間就不好奇了,她坐到休旁邊,從拆開的信封裡拿出了裡麵的信,快速閱讀起來。

信的內容並不少,除了日常問候之外,就是詢問她最近的現況,比如魔藥消化狀態、神秘學知識的學習情況什麼的。

順便一提,雖然在日常生活很鹹魚,但為了小命,在魔藥消化上還算是勤奮的佛爾思在上個月已經順利晉升了序列7的占星人,正式成為了中序列非凡者,也算是可喜可賀。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多裡安老師把我當成了小孩子……”佛爾思忍不住吐槽了句,心底卻是有些溫洋洋的,顯然無論嘴上怎麼說,佛爾思本身都是很享受這種關係。

“不過……”佛爾思突然想起了什麼道:“我總感覺多裡安老師的態度似乎變急切了,以前他沒這麼急的。現在就好像恨不得我立刻晉升序列5,學習完所有知識一樣。”

“我其實有點擔心,畢竟老師的年齡已經不小了……”

老年人失控的概率可比年輕人高多了。

“要不之後我陪你去探望他?反正最近也沒什麼事。”休抬起頭,提議道。

“休,你果然是我的好姐妹!”佛爾思當即給了休一個屬於姐妹間的貼貼。

休有些無奈,又有些習慣,隻是道:“不過我覺得你可能想多了,你老師可能隻是單純的發現了你懶的本質,所以才希望通過督促,讓你努力點而已。”

“你說誰懶了?我消化魔藥很努力的好吧!”佛爾思當即表示抗議。

——缺乏關鍵信息的佛爾思自然不知道,她的老師之所以在最近那麼急切的想要把她培養成才,讓她能夠獨擋一麵,全因為她的老師在兩個月前已經成功的被忽悠上了源堡,成為了新晉愚者信徒。現在多裡安正抱著能活一天是一天的態度,不急就怪了。

從這我們也能看出,多裡安對審判天使的信仰確實塑料,所以即便有審判天使的擔保,他依舊沒有真的把愚者當成正神,改變信仰隻是沒辦法+死馬當活馬醫而已。

不過相信,經過某未來詭秘之主與其老師堅持不懈的忽悠(劃掉)感化,多裡安早晚會明白,時代已經變了,愚者才是yyds。

……

蘇尼亞海,某片海域——

“按照這個消化進度,最多再過兩個月,我應該就能把風眷者魔藥消化完了。”

船長室內,倒吊人阿爾傑結束了今天對風眷者的扮演,感受了下自己的消化進度後,哪怕lyb如他,也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到時候我就能直接晉升海洋歌者,調配魔藥的材料都準備好了,儀式到時候也可以試著尋求愚者先生的幫助。可海洋歌者的扮演……難道必須得唱歌嗎?”倒吊人阿爾傑這樣想著,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說實話,他唱歌這種事有一些心理陰影,這主要源於童年的經曆——而且小時候曾因為出色的外貌被選入過教會的唱詩班,結果因為唱的過於難聽,又被趕了出去,這件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阿爾傑童年的不幸。

所以對於扮演海洋歌者這事,倒吊人阿爾傑可以說有一種本能的抗拒。

“衝激……”

就在這時候隱隱約約的歌聲從甲板的方向傳來,阿爾傑看向那個方向,聽著那些與風浪聲不相上下的歌聲,眉頭不由皺得更深。

“奧黛麗小姐,這裡就是學校的圖書室,這些書都是從社會各界募捐來的……”穿著打扮十分乾練的年輕女人一邊引導奧黛麗往圖書室裡走,一邊向她介紹道,態度相當殷勤。

她也沒法不殷勤,畢竟這位奧黛麗小姐可是學校的最大金主,對方隻要隨便從指縫裡露點東西出來,對他們學校的老師與學生來說都是天大的好事。

為了生活嘛,不寒磣。

更何況這位奧黛麗小姐真的既漂亮又心善,還平易近人……年輕女人忍不住偷偷的看了奧黛麗一眼,就見後者看向她,露出了一個甜蜜而溫柔的笑容。

“圖書室的使用規則是怎樣的,能跟我仔細說說嗎?”

奧黛麗詢問道,對於這所她親自推動建立起來的學校,她自然也非常上心。

……

豐收教堂中,終於擦拭完燭台的埃姆林從教士服的袖子裡掏出懷表看了一眼。

馬上就要兩點了,我得回家了,總不能在教堂裡參加塔羅會……埃姆林這樣想著,抬頭看向坐在大廳最前排的椅子上,正低頭祈禱的烏特拉夫斯基神父,就去向對方請了假。

很快,埃姆林就乘坐馬車回到了家裡,開始等待三點的到來。

伴隨著遠處鐘聲敲響了第三次,熟悉的深紅從埃姆林體內爆發,等他再度睜開眼睛時已經來到了那片灰霧之上,坐在了青銅長座那屬於他的坐位上。

“下午好,愚者先生∽”



最新小说: 從港綜開始浪跡諸天 黃金瞳 本道祖文成武德 鬥破:我和美杜莎女王共生了 香江新豪門 諸天:開局九陽神功 我的未來日記不可能是絕筆 華娛激蕩年代 神級大魔頭 牧場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