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往事無常_一顧芳華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都市言情 > 一顧芳華 > 第三十六章 往事無常

第三十六章 往事無常(1 / 1)

顧芳華又不能,直接把皇帝舅舅的壽元告訴燕容淩。因為如今想來,她也心存疑慮。

皇帝舅舅身體一向不錯,怎麼會就突然得什麼急病,一病不起?而且據後來她零碎得到的一些線索,皇帝舅舅有重新起複容淩哥哥做太子之意。

雖然皇帝舅舅很疼燕祈喧,不過卻縱容得緊,不似對容淩哥哥的嚴厲。在皇家,也許嚴厲更是一種愛。

再說當年容淩哥哥調戲麗嬪之事,疑點重重,那麼多巧合。皇帝舅舅當時震怒,可後來仔細追查,未必查不出真相。

一旦皇帝舅舅有心翻案,容淩哥哥走出梨落殿,隻是早晚問題。

可皇帝舅舅急病而薨,占儘上風的薑皇後,怎麼突然兵敗如山倒?在做五皇子妃時,還記得皇帝舅舅死後,薑皇後做了薑太後,後來又發身了什麼,她就一無所知了。

如今顧芳華隻懊悔,做五皇子妃的幾年,隻知道沉浸在外祖母逝世的悲傷和後悔。

後來進宮成了惠妃,又一直被幽禁,陸陸續續得知的消息,大多來自是太監、宮女們的閒聊。也不知道是否準確,還是道聽途說。

收回思緒,顧芳華最終道:“容淩哥哥,皇帝舅舅最器重的,始終是你。否則也不會那麼早把二表哥他們封王分出去,你可不能心軟。”

燕容淩看著一臉認真的顧芳華,俊美的臉上都是滿滿的笑意。

“明珠,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顧芳華有點著急,燕容淩是端方君子,如何能贏得了擅長偽裝,心狠手辣的燕祈喧?

燕容淩詫異顧芳華的失態,溫柔道:“明珠,你到底在怕什麼?”

“我怕外祖母漸漸老去,我怕皇帝舅舅英年早逝,我怕你做不了太子,我怕我孤苦無依,隻能淒涼死去。”

顧芳華喃喃自語,說的都是實情,卻惹來燕容淩輕笑。

“明珠,你放心,哪怕我死了,也能護住你。”

燕容淩篤定的話語,讓雲初淨一怔,她突然想起來很多上一世她忽略的事情。

燕祈喧狠毒無情,公然殺了薑皇後和燕祈喧,流放顧家,害死了鐘家。為什麼遲遲不殺,梨落殿裡的燕容淩?

而且他不願封自己做皇後,大可以一杯毒酒或者三尺白綾賜死。為什麼要在幽禁兩年之後,才在封後大典那一日,悄悄讓人燒死自己?

顧芳華張口欲言,想問,可話到嘴邊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燕容淩卻不知道,瞬間她心裡轉過的千般念頭,隻輕輕道:“明珠,相信我,我一定能護得住你。”

顧芳華將疑慮放回心頭,笑道:“好啊,我就等著容淩哥哥能青雲直上,到時候榮登大寶。我就可以靠著容淩哥哥,作威作福一輩子。”

燕容淩寵溺的笑笑:“好啊!我讓你靠一輩子。”

湖心亭裡,兩人相對一笑,各自心裡有各自的盤算。都是為了對方,也許目標一致,也許終將分離。

坤寧宮裡,此時卻是怒氣衝天,燕祈喧剛走進去,就聽見“嘩啦啦”一連串脆響。

“你們都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去惹顧明珠做什麼?本宮在宮裡小心翼翼,殫精竭慮,容易嗎?就遇上你們這一群拖後腿的,害本宮今兒在太後、皇上麵前丟人,氣死本宮了!”

薑皇後一通怒罵後,看了燕祈喧走進來,這才勉強收起怒容。

溫和一笑,然後蹙眉道:“小九,今兒你也在,你有沒有發現顧家和鐘家,有聯合起來為燕容淩的意思?”

“母後想多了,今兒本來沒有薑家事,明珠表妹都準備起駕回宮,是薑勇無事生非,才惹出麻煩。至於六哥,今日之事和他無關,顧老侯爺是為明珠而來。”

燕祈喧沒覺得,什麼鐘家和顧家聯手,隻覺得是薑家無事惹事。毀明珠表妹清譽,真當顧家和太後死的不成?

薑雅萱抬起頭,怯生生道:“姑姑,九表哥,這都是顧明珠的陰謀,為的就是打擊陳留王府和我們侯府。”

薑皇後若有所思,燕祈喧卻不耐煩道:“萱表妹,那些中傷明珠表妹的流言究竟從何來,你心知肚明。既然父皇說了讓你禁足,你最近還是待在家裡,修身養性得好。”

燕祈喧毫不留情的說話,讓薑雅萱傷心不已,哭泣辯解道:“九表哥,不是我。”

看著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薑雅萱,燕祈喧卻想起顧芳華精心修飾後,仍難掩紅腫的眼角。

兩相對比,更覺得顧芳華率直可愛,薑雅萱虛偽做作。

“好了,要哭你回去哭,老是在母後的宮裡哭什麼哭?也不怕晦氣!”

燕祈喧絲毫不管難堪的薑雅萱,走近薑皇後道:“母後,今兒顧老太傅進宮,父皇一定會和他商議朝中大事。你彆想著去為薑勇求情,二十廷杖,死不了。”

地上跪著的薑勇,垂著頭的眼底閃過陰鷲。

薑皇後本來正有此意,又聽兒子這樣一說,一時有點躊躇不決。

“小九,要是本宮不去求情,薑勇就會被杖責,他畢竟是你舅舅的長子。我這個做姑姑的,總不能見死不救?”

燕祈喧一掃平日的跋扈,冷靜道:“母後,薑勇是舅舅庶長子,不是武平侯府世子,他被杖責,還丟不了武平侯府和母後的人。”

薑皇後聽了進去,大周重嫡輕庶,的確沒必要為一個庶子出頭。

燕祈喧又看了眼跪著的薑家姐妹道:“今日長樂的郡主之位都褫奪了,這是父皇在表示不滿。最近讓舅舅們都彆再進言請父皇立太子,否則會適得其反。”

薑皇後看燕祈喧分析得頭頭是道,也冷靜下來,這些都是小事,小九的太子之位才是大事。

“好了,瑤期,送她們出去,領薑勇去領罰,交代一下慎刑司的人,下手不要太重。”

瑤期領命,上前行禮道:“是,娘娘。薑少爺,薑小姐,請跟奴婢來。”

等其他人都退下,燕祈喧這才隨意找了張椅子落座,吩咐道:“瑤夢,我要壺竹葉青,再上點糕點,我都有點餓了。”

薑皇後一掃剛才的怒氣,慈愛笑道:“小九,看今兒的情況,你父皇絕對不可能再把明珠許給你。你覺得平國公家的段小姐如何?”



最新小说: 斬紅塵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歸夜刀 穿書後我在古代組女團 逍遙小世子 巴山蜀水幸福長 星瀚之變 頂級棄少番外篇亂世之爭 修煉從搶資源開始 神豪:從單身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