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最後話彆_一顧芳華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都市言情 > 一顧芳華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最後話彆

第七百四十二章 最後話彆(1 / 1)

顧芳華低下頭,兩串淚珠滾滾而下,濺在衣裳上,很快暈出一朵濕漉漉的花。

燕容淩輕歎道:“今日你親自下廚,我還沒有好好嘗嘗。也不知道,下次能吃到你親手做的菜,會是什麼時候。”

顧芳華擦擦眼角,抬起頭來,黑琉璃般的眼睛,散發出莫名的光芒。幽幽發亮,卻又灼熱如火光。

“也好,我欠你良多,能彌補一些算一些。”

至此之後,兩人相對無言,隻各自默默用著膳食,直至桌上的菜去了一半,才慢慢擱下筷子。

“明珠,我好久沒有這樣好的胃口,要是能日日吃到你做的膳食,我死而無憾。”

顧芳華手一抖,定了定心神,最終素手執壺,替燕容淩倒了杯酒,然後自己也將酒杯添上,舉杯遙敬燕容淩。

燕容淩欣然和顧芳華對飲,笑道:“不知怎麼回事,好像又回到那年花朝節。明珠,你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和燕少洵生分,轉而重新同我交好。你可知,當時我有多歡喜。”

“我隻是做了黃粱一夢,夢中的燕少洵醜陋不堪,誤我終身,所以想避而遠之。”

顧芳華輕輕道來,也不隱瞞,聽得燕容淩心中一動,有了幾多猜測。最終,種種想法,化為一聲長歎。

“那時我還以為,是燕少洵同宮女之間不清不楚,被你知道,所以你才對他因愛生恨,從此遠離。”

“哦?原來還有這事兒。但的確是夢醒之後,我就下定決心,這一生不會再嫁入皇室。無論是哪位皇子,我都避之不及。”

燕容淩心中一滯,略帶些期盼道:“可是從花朝節之後,你就對我很是上心,處處為我籌謀。”

“是啊,我隻是想找一座靠山,能夠平安富貴的過這一生。”

顧芳華淡淡說來,更清楚明白,毫不掩飾。譏誚道:“當初燕少洵是我深惡痛絕的,而九哥燕祈喧,卻是薑皇後的獨子。薑家兩姐妹,都同我有舊怨,我不願意他上位之後,我要屈居薑雅萱和薑雅儷之下。所以我隻能選擇親近你,希望你上位之後,能夠念這些舊情,保我平安。”

說罷,顧芳華又自嘲道:“不過我機關算儘又如何,終究無法真心換真心,皇家哪有真情?”

燕容淩沉默不語,有些事他知道是一回事,可顧芳華將其中利害得失,這樣放在桌麵上攤開來講,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不想接受。

他不願意那些美好變成預謀,不願意那些溫情化作籌碼。

原本燕容淩篤定,自己在顧芳華心中,能夠有一席之地,是一個特彆的存在。可如今聽顧芳華開口,徒剩算計。

燕容淩深吸一口氣,儘力微笑道:“無論是真情還是假意,都抹不去歲月中,你留下的那些痕跡。明珠,何苦要把自己說得麵目可憎?”

“燕容淩,不是我要將這些溫情的麵紗扯開,露出醜陋的算計。而是當初你設計,害得蕭遙生死不明之時,我就不該原諒於你。他是我的夫君,是我下半生的依靠,卻被你毀了。”

顧芳華這樣一說,燕容淩可受不住,他眼睛微紅急道:“明珠!我也可以做你下半生的依靠,你怎麼不給我一個機會?”

“我都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過你,我不會嫁入皇家。因為你姓燕,所以就已經是在我的選擇之外。當初不是蕭遙,也許就是葉十三,或者其他人,總歸不會姓燕。”

事到如今,顧芳華毫無顧忌,將這些壓在心底的話,全盤托出。也不去看現在燕容淩的臉色,有多難看。

燕容淩有些頭疼的揉一揉太陽穴,苦笑道:“那照你這樣說,從開始我就輸了。”

顧芳華再次執壺,又將兩人酒杯裡的酒斟滿。

“一轉眼這麼多年就過了,當初花朝節上的人,現在所剩也不多。祖父去了,太後外祖母去了,燕少洵去了,薑皇後去了,皇帝舅舅也去了。你我終歸都要化作塵土,執著那些情愛,又有什麼意思?”

燕容淩沉吟片刻後,仰頭飲下杯中酒,淡然道:“雁過留聲,水過留痕,人一生不論長短,總要有些念想。”

“是嗎,那蕭遙何其無辜?就因為我要擺脫皇宮,不甘心做皇室媳婦的命運,所以我選擇了他,就是將他帶上死路?”

顧芳華聲調平平,燕容淩卻從她平緩的話語中,聽出了隱藏的不滿。

燕容淩挑眉輕笑道:“他既然能夠娶了你,這就是天下最大的幸事,當然也要付出一些代價。我以為,這代價他應該成婚前就知道?”

“是啊,他知道,但他還是踏進了這個漩渦,是我對不起他。”

顧芳華還不知道蕭遙高調回朝,已經被軟禁在侯府。隻道他如今還東躲西藏,想儘辦法期待同自己相聚。

隻可惜,當顧芳華再次踏進這皇宮,就知道她出不去了。

所以她隻能夠想儘辦法,看能不能為蕭遙和兒子,掙出一條生路,哪怕是用自己的命為代價。

燕容淩有些煩悶,忍不住將心中遊轉了千百回的想法,脫口而出。

不甘道:“明珠,隻要蕭遙死了,你改名換姓入宮也好,即便是你就以顧芳華的身份入宮,我也能讓你做皇後母儀天下。今後我們的孩子,會執掌這大周江山,我保你一世尊榮。”

顧芳華看著燕容淩,她知道他說得是真話。

可是,燕容淩有這樣的決心,而自己卻沒有這樣的衝動了。自己隻想嫁個疼愛自己的丈夫,遠離朝堂和那吃人的皇宮,關起門來過日子。

更何況蕭遙失蹤之後,顧芳華對他有愧疚、有思念,更有愛。

眼看兩人再說下去,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顧芳華嘴角扯出一個笑容,一切終於要結束了。

顧芳華深吸一口氣,穩住有些顫抖的雙手,右手拿起白玉壺,左手將燕容淩的酒杯端起來。

緩緩將白玉壺中的梨花白,注入左手酒杯中,然後借著雲袖的遮擋,無名指在酒水中快速劃過。隻見清亮的梨花白,淡淡融入一些粉末,轉瞬不見。



最新小说: 斬紅塵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歸夜刀 穿書後我在古代組女團 逍遙小世子 巴山蜀水幸福長 星瀚之變 頂級棄少番外篇亂世之爭 修煉從搶資源開始 神豪:從單身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