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_五條君當蝙蝠崽也是最強[綜英美]_思兔閱讀 

第 27 章(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batan。”迪克一棒子敲昏了搶劫犯之後到底有點不放心,敲擊了耳邊的聯絡器呼喚了遠在蝙蝠洞穴待機狀態的蝙蝠俠。

“白鴉說他有事臨時往另外一個地方去了。”迪克跳上了高處,白潔光亮的哥譚醫院高高聳立,金屬的鐵棍反射著陽光。

一切都顯得風平浪靜,但是詭異的地方就是在於,太過了。

兩地相隔不遠,按理來說哥譚醫院那邊此刻應該能聽見動靜發生一點騷亂才顯得正常,但是,目光所及之處,沒有任何一個人跑出來圍觀。

這對於任何一個看熱鬨不嫌事大並且持有武器的哥譚人來說都不正常。

蝙蝠俠聽著迪克彙報的情況,眉頭一皺,“你們先將搶劫犯給壓製住。”

爆炸,搶劫在哥譚從來不是一件新鮮事,各大醫院應該都有成熟的緊急應對方式,但是當他翻開了緊急聯絡中心的通訊錄卻發現了始終沒有哥譚醫院的線路接入。

哪怕他打電話進去也始終處於失聯狀態。

哥譚醫院徹底斷線了。

在這一片騷亂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聯絡到哥譚醫院,所有救護車隻能暫時送往其他醫療診所。

“夜翼,你們那邊有哥譚醫院的醫務人員嗎”

“並沒有。”夜翼的語氣猛地沉了下去,“哥譚醫院所屬的救護車一直都沒有出現。”

紅頭罩在底下朝他搖頭,現場依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聯係到哥譚醫院,就連裡麵的病人也全都聯係不了,全部處於失聯狀態。

一陣匆匆腳步聲從耳邊傳來,剛剛從昏睡中掙紮起來立馬穿好製服的提姆站在他身邊,朝著他點點頭,將蝙蝠電腦直接接管過來,而達米安一早就穿好了羅賓製服等候在蝙蝠車的旁邊,見著蝙蝠俠來才利索地一躍而進。

刺耳的發動機聲音在蝙蝠洞內回響,隨著一聲轟鳴,極具優秀動能的蝙蝠車擦過洞口疾馳而去,身後留下一道長長的白痕,目的地直奔哥譚醫院。

“你總不可能會出事吧,白鴉。”提姆坐在電腦前喃喃自語,凝視著一旁的生命體征監視器,表示著白鴉字樣的波紋除了略有加快,其他暫時看不出任何異狀。

哥譚醫院中心。

五條悟佇立於整個建築物的正上方,站立於半空之間,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整個醫院。

與外界所看到的寧靜表象不同,整個醫院內部已經陷入了極致的混亂。

在發現手機通訊罷工,而自己甚至離不開這畝方寸之地後,人們的心態開始陷入了混亂惶恐。

心態稍微好點的就老老實實呆在了病房之中,緊緊鎖著大門,不敢讓任何一個人進入。而情緒稍微激動點的哥譚市民則舉起了對著帳開啟了瘋狂的攻擊,子彈不要錢似的往外撒。

但是一陣槍響之後,不僅僅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反而彈射的彈丸將更多無辜地群眾擊倒。

眼下最為冷靜的反而是忙到腳底冒煙的醫護人員。

他們沒有任何時間為自己擔憂,接連不斷出現的傷患幾乎強占了他們所有的思維。

而引起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位於停屍間的一隻特級咒靈。

屍體,停屍間,承載無數人負麵情緒的房子,後悔,憎惡,遺憾,可惜,怨念,停留在停屍房內無人認領的屍體,被開槍莫名波及到的屍體,他們所形成的怨念無論在哪個世界都是如此強烈。

對生的渴望對死的厭惡,對於一個怪物來說都是稀疏平常的情緒。

那個類人型的生物正在不斷咆哮著,徘徊著,焦慮著,喊著死亡。

這一隻普通的特級咒靈有辦法降下帳嗎五條悟皺著眉頭又些許疑惑,更重要的是,就憑哥譚這種地方,有這個咒力濃度可以誕生一個特級咒靈嗎

但是多說無益,簡單思考之下,五條悟決定先把一眾普通人支開。

眼下他體內的咒力能量水平並不算高,雖說應付一隻特級咒靈是信手拈來的極其簡單的事宜,但是沒有了對咒力的細微操作,他的所有打出的傷害都可能被反彈打傷到在場的普通人身上。

這些造成的傷害,不出所料會在一瞬間將所有人化為血肉。

並且,這種處於對生的渴望的咒靈會格外的貪生怕死,為了活命可能會四處逃竄,這對於在這個到處是人的密閉空間來說極其不便。

他又不能直接把帳解除,帳解除,人跑了,咒靈也會跟著一起跑,在人群的遮掩下反而更加便於它的行動。

而咒靈本身並不能暴露在普通人的視野底下,反而會因為負麵情緒而增長他的能力。

想到這,五條悟極其不滿的嘖了一聲,咒力一直在有規律地產生波動,特彆是他在中東沙漠上莫名昏厥之後。

但是始終沒有徹底解鎖,就像是隔著水的一層透明薄膜,看得見,摸得著,但是始終不能真正釋放出來。

他有預感,要是所有咒力能解放出來,這等咒靈不過就是揮手之間的事情。

白鴉緩緩降落在院子中央,十分囂張地站在了一個拿著瘋狂打擊的光頭頭上。

隻能說,真不愧是哥譚嗎

就連在醫院看診的普通市民都隨身攜帶半自動。

眼下這人可以說是十分堅持不懈拿著在這邊突突突,流彈打傷他人也絲毫不在意,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來觸他矛頭。

珍惜生命,是每個哥譚人的自備素養。

“這槍設備不錯啊。”五條悟蹲在那個光頭上麵,哪怕姿勢彆扭也始終不願意下來,他站在晃悠的光頭上不高興地嘟囔了幾聲,隨後伸長胳膊,試圖這人手裡的槍硬生生搶了過來。

手在劇烈掙紮,緊緊握持著槍管的手始終不願意放鬆,摁在扳機上的手微微運作試圖將這個搶他槍的人當場消滅。

沒有作用。

在無人看見的視野範圍,五條悟將子彈死死捏在自己的手心裡,攥成了一堆廢鐵。

底下之人強烈的拉扯並沒有多少影響到

五條悟的動作,所有的掙紮對於他來說不過跟一隻跳蚤一樣。

有點瘙癢,但是並無大礙。

無視腳下之人的瘋狂亂動,五條悟拿著槍管仔細觀察了一番,“這槍看上去你用了挺久的了,想必肯定用膩了吧,那我不如替你給它改改造型”

詭異的輕響。

堅硬金屬在他手上就仿佛是一個能夠任意扭曲的橡皮泥,五條悟掂量了幾下,十分愉快地將其扭轉歪曲。

槍管傳來了爆炸的聲響。

底下的光頭冷笑,他雖然看不見是何等人站在自己頭上,但這聲音就是很明顯的炸膛的動靜,他估摸著頭上這小子的手會被炸的不輕。

一小粒鐵屑碎片掉落了下來。

但是並沒有看見任何的血液滴落,也沒有聽見所謂的悶哼慘叫聲。

正相反,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滯了下來,呆呆地看著他頭上的那個男人。

怎麼了

光頭心裡猛然產生了對於強大力量的深深惶恐不安。

“我有點想吃中國的甜麻花了。”帶著笑意的聲響從頭頂傳來,一陣令人牙酸的鋼鐵扭動聲劇烈地響徹在整個庭院之內。

長長的槍管被擰成了麻花的形狀,火藥在槍管中劇烈爆炸的猛烈轟鳴,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死死摁在了白鴉自己的手中。

看著底下光頭頭冒冷汗,嘴上還在不停地罵罵咧咧,五條悟稍微有些苦惱,“你不喜歡這個形狀嗎”

“那怎麼辦啊”少年懶散拉長的聲線使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

五條悟滿意地看見了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願意聽他講話,果然大蝙蝠的恐怖震懾療法就是管用且快速。

小女孩的哭聲卻在突然間響起。

淒厲尖銳,女性天生偏高的聲線在驚恐之下刺耳至極,哪怕母親跪坐在地上用手拚命地遮住女孩子的嘴巴也無濟於事,女人驚恐的視線朝他望了過來。

好像有一點太過了。

五條悟有些苦惱,他隻是像讓人暫時老實地聽他講話,然後順從地躲在隨便哪一處安全的地點,靜靜等待他把咒靈給祓除,最後他們都能皆大歡喜地愉快回家享受人生。

他又不是什麼所謂的反派,不需要普通人對他產生恐懼的心態。

這對於義警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萬一反感恐懼情緒太過,反而會對他們的夜巡產生不利影響。

明明他那麼帥,那麼可愛,怎麼能那麼怕他呢

五條悟手抵著自己的下巴,像是在苦惱沉思。

萬一他們向大蝙蝠告狀,他又得喪失好幾個星期的小甜餅了。

本來阿福一走,留下的點心就不算多,大蝙蝠一說,他的份額就會被大小兩隻紅鳥快速分走。

這可是一件令人無比傷心的事。

正想著,五條悟突然看見了小女孩頭上彆著的蝴蝶結,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他從光頭的頭上跳了下來,拍拍自己的衣服,拂去了

灰塵。

男人一下子軟了腿腳,踉蹌地跌倒在了地上,卻是沒有找準位置,眼看著整個人都要往一旁的小石頭上一摔,手臂就被白鴉眼疾手快地輕輕一拉,有了支撐點,好好地坐了下來。

男人落了一背虛汗。

還沒來得及說聲謝謝,就被白鴉打斷了。

五條悟蓋了張毛巾到他頭上,語氣略帶嫌棄。

“哪怕是光頭也要好好洗頭啊帥氣的白鴉站在上麵都有點打滑。”五條悟拍拍手,“萬一其他人從上麵摔下來怎麼辦”

滿嘴理直氣壯,讓光頭又好氣又好笑,除了白鴉,還沒有人敢物理意義地站在他頭上過。

或者說,誰那麼無聊,非要站在頭頂

五條悟才不管後麵人對他的逼逼叨叨,他漫步走向那個小女孩,有了這出鬨劇,女孩母親的情緒稍微冷靜了一點,最起碼看他不像個變態殺人狂了。

他那麼好看,怎麼能是變態呢

白鴉拍了拍那位母親的肩膀,示意她安心,隨後耐心地蹲在了女孩麵前,腦子裡迅速回想大蝙蝠交給他的哄娃大計。

蝙蝠夜巡碰上的小孩子不計其數,自從又一次五條悟成功將一個原本還在強忍著哭聲的男孩弄得哇哇大哭,差點把他們計劃搞砸之後,布魯斯就專門鑽進書房呆了整整一天,特地整理出了哄娃一百大計。

“看好,背完,不然沒收你的小甜餅”極具威脅力,且極具嘲諷力。

五條悟至今不明白為什麼他一個盤靚條順的大帥哥,腰細腿長,雖然屁股沒有迪克翹,言好聲美大胸肌會沒有蝙蝠俠有親和力。

果然還是兜帽阻擋了他臉的發揮。

不然絕對上到80老太,下到幾歲小孩都癡迷於他的俊臉。

“蝙蝠俠可是隻露了一個下巴的。”傑森毫不客氣地戳了戳這位極度自戀的白鴉,“有時候甚至都懶得剃胡子。”

能將小孩給哄哭的原因有且隻有五條悟這張嘴實在太欠了。

該說不說,滿嘴都是能分分鐘進18禁暴力血腥的內容,還偏偏用奇怪的語氣講出來。

所謂有對比就有差距。

蝙蝠俠鳥媽媽的稱號真是名不虛傳。

五條悟邊從腦子裡扒拉著相關知識,一邊將自己的聲音儘可能放輕緩,蒼白寬大的手掌安靜地放在了小女孩麵前。

“你叫什麼”少年的語音清朗乾淨,完全沒有了剛才驚悚的滲人感。

見著人溫和地下蹲在她麵前,女孩子的哭聲一下子猛停了一下,一邊抽搐一邊回答,“媽媽,叫我,an。”

怯生生的話語。

“你喜歡蝴蝶結嗎”五條悟指了指女孩子的頭飾,粉嫩的蝴蝶結夾在金色的許秀發之間顯得格外耀眼。

“我,喜歡,這是媽媽,給我的。”女孩的話語斷斷續續,聽著像有一點口吃的問題,但是五條悟沒有一點不耐煩,他安靜地蹲在女孩麵前,像她展示了這把扭曲的槍。

“我把它扭成蝴蝶結送給你,怎麼樣”白鴉歪了歪頭,“你可以把它擺在床頭,或者帶去學校,所有人都會很羨慕你的。”

一個金屬質感的蝴蝶結,由堅硬的充滿著硝煙味的槍管造成,無論如何對第一眼看見它的人來說總會造成一點視覺衝擊。

特彆是上麵很明顯的手作痕跡。

對於那群欺負她的人來說應該是很好的威懾作用,六眼看著女孩身上的青紫痕跡,並沒有說出多餘的話語。

見著女孩不說話,隻是牢牢地抓住了母親的衣服,白鴉又再次補充道“不會有任何危險的。”

女孩這才微微點了點頭,用著期待的眼神看著白鴉。

五條悟輕笑出聲,這般炫酷的禮物,應該沒有誰會拒絕。

槍管在手上任意揉捏著,白鴉邊低頭詢問小女孩便整理著手上的槍管痕跡。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心情恢複平緩,靜悄悄地圍了上來好奇打量白鴉手上仿佛柔軟至極的物體。

蝴蝶結並不複雜,但是五條悟還是稍微加工了一下,添上了一點花紋圖案,最後想了想在這特彆的蝴蝶結上增加了特殊的白鴉標記,還有他的獨屬咒力,就當這是他不小心惹哭了人的小禮物吧。

看著女孩子接過之後好奇打量,五條悟才重新站起了身子,腳尖一踩,站在了一旁的路燈之上。

不知名的邪風吹得鬥篷呼呼作響,五條看了眼始終被困在停屍間的咒靈,眉眼彎彎,他俯身做著手勢,“這裡等會可能會有點吵鬨。”

“為了你們的命著想,最好不要靠近哦”

“最好也不要對視。”咒靈是通過對視來察覺目標的,萬一還有什麼漏網之魚被他們吸引去了就不好了。

“好啦,好啦,熱鬨看夠了吧”清脆的拍掌聲,“我記得醫院應該是有一個地下防空洞的,能麻煩你們去那邊嗎”

“由這位護士小姐帶路。”白鴉拎過來了一個一臉懵的護士。

“麻煩你通知其他人去防空洞躲著。”五條悟剛要走,就被護士拉住了。

“等會動靜會很大嗎”護士麵色凝重。

“安心啦,無敵的白鴉先生會保護你們的。”本想著安撫情緒卻得知了意外的消息。

“我們可以走。”護士一臉為難,“但是手術室裡麵還有正在做手術的醫生,短時間內他們不能移動。”

“還有幾名,有多久”

“兩位器官移植患者,兩個手術室,一個剩餘一小時,另外一個還有最起碼三小時。”護士咽了口口水,“這些手術都不能貿然停止,器官一旦趕不上時間,會失去使用價值。”

“他們都是危重病人,不能再等了。”

嘖。

五條悟摁下心思,沒有說什麼,隻是讓護士先把能走的人全部支開,他另外再想方法。

咒力的微操不能跟上實際,這是束縛帶來的效果,而眼下居然在這種時候給他出岔子。

“白鴉,我們有沒

有能幫到的地方。”等待人流走散,兩個男人的身影才真正顯露出來。

aaadquo你需要那兩個手術室不受波及吧來。看最新章節。完整章節,那我一定可以幫忙。”其中一個男人自信地拿手指了指自己。

“哦,當然。”五條悟綻放了一個碩大的笑容,“隻要你堅持住。”

十分鐘前,帳外。

接到蝙蝠俠正往這邊趕消息的紅頭罩一把將搶劫犯踩在了自己腳下,另外一個朝著遠處逃跑的則是一槍一個橡膠子彈,都在呻吟中倒地。

紅頭罩無意間抬起頭卻猛然發現了自己的位置有明顯的不對勁。

他們追著人已經遠離了哥譚醫院了。

此刻他們正在一處不知名的小巷子內部。

而腳下的搶劫犯仍然在持之以恒地往外邊爬,試圖再走的遠些,再遠些。

哪怕他們再怎麼遲鈍都能反應過來,這群人在試圖將他們帶離哥譚醫院。

這是一場圈套。



最新小说: 蒼穹神劍 穿越之影後的農家日常 超神學院之困天獵獸 激情歲月 最後那隻手 龍尊出世 我開始就無敵 黑色勳章 邪惡之翼 上錯床,愛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