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喜歡_和降穀成為搭檔後_思兔閱讀 

第 49 章 喜歡(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你有沒有覺得你對東雲的控製欲太強了”

安室透聽到這句話的第一反應是反駁“哈有嗎”

諸伏景光沒有說話,隻是用自己的眼神回答了這個問題。

“那隻是我做給組織看的。”安室透辯解。

諸伏景光湖藍的眼注視著安室透,透著隱隱無奈“真的全部是做給組織看的嗎”

“你在排斥其他人靠近東雲,將東雲納入保護範圍內不讓他離開。”

安室透剛想反駁就被打斷。

“我指的不止是諸星大。”諸伏景光一眼看出自家幼馴染想說的話。

“東雲的情況不能再被組織的人發現異樣了。而且”安室透皺著眉不認同諸伏景光的說法,“我並沒有不讓他離開,東雲隻要提出,我並不會乾涉。”

諸伏景光歎氣,頗為頭疼地扶著腦袋,有些咬牙切齒“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安室透不解。

諸伏景光雙手按上安室透的肩膀,雙眼直視著那雙充滿迷茫的紫灰雙眸“他在心甘情願地被你控製著。”

安室透眉頭越皺越緊,他腦中率先做出的反應是覺得荒謬,但諸伏景光下一句話讓他愣在原地。

“zero,你真的認為一個好人,就能讓他聽從你所有的命令嗎”諸伏景光問道。

“而你,在做給組織看的時候,沒有用上真心嗎”

安室透怔然看著諸伏景光,一時間啞口無言。

他鬆開安室透的肩膀,眉間輕蹙“你覺得組織對東雲洗腦控製鬆動的判定依據是什麼”

“叛逃或者對組織報複”安室透下意識回複。

諸伏景光的眼神終於帶上幾分欣慰,他循循善誘,問道“東雲現在的精神狀態是什麼情況你最清楚,那你告訴我,他現在為什麼不跑他為什麼還在聽你一個組織成員的話”

說到這裡諸伏景光都沒忍住無奈地笑了“僅僅是因為你是個好人嗎”

諸伏景光說到這裡停了下來,看著陷入沉思的幼馴染決定先讓他消化一下。

過了會,諸伏景光輕飄飄地扔下一個重磅炸彈。

“他在看著你,不自覺地、下意識地去看你。”

“欸誰”安室透現在腦中一團漿糊,隻覺得比剛才猜組織的意圖還要迷茫。

諸伏景光抱胸無言看他。

這是他今天忽然意識到的,在他每次目光掃到東雲時,二次有兩次在看著zero。

安室透其實也知道諸伏景光口中的他是誰,剛才也隻是下意識問而已。

早就對東雲的目光免疫的他自然沒有意識到這件事。

此時安室透說話都磕巴了起來“什、什麼時候”

諸伏景光半月眼“你在臉紅什麼”

“什麼臉紅”剛才僅僅隻有耳後通紅的安室透瞬間臉全部紅了。

諸伏景光看著自家幼馴染,此刻腦中才真正浮現出一段話完蛋了。

“他空閒的時候。”諸伏景光言簡意賅。

東雲基本不會去關注組織的任務,所以他空閒的時間很多。

“你是說,東雲他”安室透嘴唇動了動,最後那幾個字還是沒說出來。

諸伏景光歎氣道“我也不確定,但更重要的是你的想法。”

“zero,你喜歡他嗎”

安室透的臉都快紅透了,他慌忙道“等等等為、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諸伏景光眨眼“如果你不喜歡他,你要克製你對東雲的控製欲,你對他的保護已經滲入他的生活,已經超過了朋友的地步了。”

“東雲現在的狀態,要麼就是喜歡你,要麼就是混淆了你的過度關心和控製。”

諸伏景光最後總結“所以,你喜歡他嗎”

安室透臉上的熱意漸漸散去,他看著諸伏景光,一臉怔然。

他張了張嘴,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

半晌,他從喉中憋出一個字音“不”

“那就及時止損吧,zero。”諸伏景光說,“你毫無邊界的行為最終會讓東雲誤解的。”

安室透呆愣地看著他,眼睛漸漸失去焦距。

一時間他想起了許多,腦中閃現過無數,想去抓住時卻如流水般自指間溜走。

諸伏景光等了一會,見安室透還沒緩過神來,自覺沒有和安室透說什麼,便順著陽台回到自己房間。

他站在窗邊,歎了口氣,又揉了揉眉心。

為什麼自己沒談過戀愛還要為幼馴染解答戀愛問題

諸伏景光直接將剛才的對話歸結於戀愛問答。

至於zero說他不喜歡的事情。諸伏景光笑了笑,無論是不是喜歡,哪怕在戀人之間這個控製欲也過分了。

而樓上,安室透根本不知道諸伏景光什麼時候離開的。

他一直呆坐在床上,在一開始的毫無頭緒後,再回想起諸伏景光剛剛的話,之前和東雲的相處逐漸清晰。

曾經被他發現的、或是未曾在意的全部都想了起來。

安室透呼吸有點困難。

喜歡

東雲又做夢了。

他又夢到了那個黑色短發的女性,她身前是一大片的漂亮花枝。

她輕輕哼唱著不成調的小曲,一手拿著剪刀利落地剪短枝乾。

母親。

東雲記得上次係統告訴他這個女性的身份。

“東雲。”他聽到女人用溫柔的嗓音對他說“晚安,是為了能說早安,路上小心是為了能說歡迎回家,反過來也一樣哦。”



最新小说: 千金法寶沒新意 遇煞大賠本 夫君,彆委屈了! 英雄氣短 癡心烙 嗆火紅顏 人家還想要 歡迎來到詭夢世界 邪帝的寵兒 唐末大軍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