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錄_退圈後我成了國家寶藏守護人_思兔閱讀 

罷錄(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錄製結束,尹溪第一個朝導演飛奔了過去。

蘇方被老師傅拉著聊了兩句,當他和老師傅告了彆走向導演時,聽到了尹溪有些崩潰的聲音

“必須要重錄一次我不接受這個結果這和我們說好的不一樣我可以加錢,再錄一次”

導演有些無奈“人家是湖筆傳承人,完全是為了宣傳傳統文化才同意參加錄製的,給冠軍的那支筆還是人家主動免費贈送的,錢人家不在乎。”

“導演,”尹溪忍下怒氣,“我給你投資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說的。”

導演弱了氣勢,笑著安撫“你彆著急啊,咱們是錄播,後期還要剪輯”

蘇方嗤笑一聲,繞過粗大的柱子走了過去“喲,在商量劇本呐,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占用你們一分不,十秒鐘的時間做個通知,我不錄了,再見。”

導演和尹溪都沒反應過來,愣愣地看著蘇方瀟灑地轉身,走出五米開外了才回過神來喊道“蘇方,你什麼意思啊你要去哪兒”

蘇方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小爺我不陪你們玩了,回家。”

說完,也不管導演組呼喚,徑直出了門,隨手打了輛車前往湖州高鐵站,乘上了回家的高鐵。

當他站在熟悉的朱紅色大門前的時候,已經是夜裡九點。

夜空中飄著雪,他靠著冰冷的磚牆,突然感到鼻尖一陣酸澀,眼前的景色也開始變得模糊。

他抬起手,顫抖著按下了牆上的門鈴。

很快,門鈴上傳來了蘇柘的聲音“方你回來了咋不進來啊”

蘇方看了看大門上設計精致的隱藏式指紋鎖,撇了撇嘴“沒力氣了,出來接我。”

四合院一共三進院,一進院客廳,二進院臥房,三進院工作室。

回個屋還得繞過影壁牆走過一進院,可他現在真的是一步路也不想走了。

他靠在牆上等了一會兒,很快,大門就被打開了。

“方,你咋啦不舒服嗎我去,你的臉好紅啊,發燒了你看看你這穿的,也太薄了吧,你回來不看天氣預報的呀咱家這都落雪兩天了你”

按理說家人的關懷理應讓他感到一陣暖意,隻是見蘇柘絮叨半天不見要停的樣子,蘇方漸漸就隻覺得頭疼。

蘇柘比蘇方還要小一歲,卻是家裡的大師兄,因為他從出生起就在這了,而蘇方和沈應舟都是在蘇柘三歲時才入的門。

也不知是不是這大師兄的名頭讓蘇柘多了幾分責任感,小小年紀不知怎的養出了這麼一副絮叨的性子,嘴碎的厲害。

“行了,年紀不大怎麼這麼囉嗦,扶我進去休息,我沒力氣了。”蘇方伸出手,示意蘇柘來扶。

搭著蘇柘的手剛準備跨門而入,就見一人朝他走了過來。

“師兄”蘇方喃喃喚道。

沈應舟匆匆趕來,就見蘇方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暈,眼神有些渙散。

“哪兒不舒服”

沈應舟快步走到蘇方身邊,脫下外衣披在蘇方的身上,然後伸手探了探他額頭的溫度。

蘇方沒有回答,隻是默不作聲地盯著沈應舟看了好一會兒,而後搭著蘇柘的手用力握緊。

“扶穩我。”

蘇柘沒有反應過來,隻是下意識按照蘇方說的扶穩了他,然後就看到蘇方抬起一腳,朝著沈應舟踹了過去。

這一腳結結實實地落在了沈應舟的小腿上,在那昂貴的私人訂製西裝褲上留下了一個明晃晃的鞋印。

“”蘇柘張大了嘴,瞪著眼睛看了看鞋印,又看了看蘇方。

蘇方癟了癟嘴,看上去似乎還有些不滿。

畢竟發著燒,力道輕了不過到底是踢中了這踏實的感覺,舒坦

“方”蘇柘小心翼翼地開口,“哥又咋惹你了”

蘇方斜了蘇柘一眼,滿是幽怨。

明明都是師弟

他和沈應舟是同一年入的蘇家,沈應舟早兩個月,成了二師兄,而蘇方則成了最小的師弟。

那年,沈應舟十一歲,蘇方四歲,而蘇柘三歲。

可麵對同樣年長的兩位師弟,蘇柘從小就學會了雙標。

一個從小到大直呼其名,要不是被打了好多次,怕是到現在還叫的小名,另一個老老實實叫“哥”,半點便宜不敢占,主打的就是一個見人下菜。

也對,誰讓沈應舟從小就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更彆說長大了天天穿著私人訂製戴著百達翡麗,一副社會精英的派頭,見個麵還得被問一嘴預約了沒

想到這,蘇方氣不打一處來。

雖說家裡人要見沈應舟肯定用不著預約,但在他離開蘇家去親生父母尹家前,被沈應舟鴿了不下三次,總算見著麵了也超不過半小時,就這麼被冷落了將近一個月

正是因為沈應舟的冷落,蘇方氣極之下沒多猶豫就同意了去尹家玩一陣,同意參加綜藝有部分原因也是想到沈應舟或許能通過電視看到他想起他,結果卻惹來了一身的麻煩。

真是越想越氣

蘇方鼓起腮幫子,思索著是不是要再來一腳。

“省著點力氣以後再揍,”沈應舟一眼就看出了蘇方心裡的想法,“先進屋。”

他上前一步,一把橫抱起了蘇方,大步朝著院內走去。

蘇方老老實實窩在他懷裡,甚至緊著沈應舟蹭了蹭,像是在汲取他身上傳來的暖意。



最新小说: 都市之喜劇大師 現代修仙現狀 悵恨皇妃 穿成公主後帶著全城百姓開荒種地 藏在課桌下的心事 穿越之天才相公 主母日常 浪龍戲鳳 主播未婚妻 霸道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