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_退圈後我成了國家寶藏守護人_思兔閱讀 

哥哥(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半個小時後,調查組來到了節目組的所在地湖畔聽風。

湖畔聽風是尹鴻才的公司鴻鑫地產新開發的一處彆墅區,位於千鶴湖畔,以傳統中式風格為賣點,宣稱住中式庭院,揚家族底蘊。

而綜藝一起旅行吧的收官之戰就定在了彭城,湖畔聽風是他們這期節目的住處。

說起來,這還是尹溪的建議。

自從上次章國霖去了趟尹家,言語中透露出了蘇方就是辭憂的信息,尹溪就覺得家裡的氛圍窒息得可怕。

他想解釋盜用那張畫並不是他的本意,他也是回家後才發現畫拿錯了的,可那時已經被拍照發發給了章老師,他不得不順勢而為。

但沒有人想聽他的解釋。

父親擺了擺手示意這件事就算過去,然後在他剛鬆一口氣時問起錄節目時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蘇方突然退賽,母親則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撥打蘇方的電話,就連一向把蘇方當空氣的大哥都開始尋找各種方法試圖聯係上蘇方,並開始挑選遲來的見麵禮。

可沒有人能聯係得上蘇方,所有人都被拉黑了,請人去查也查不出個結果。

眼看著父母哥哥對蘇方的不滿之意又起,尹溪找了個機會在直播中展現自己的情緒不高以及分心,隨後在粉絲的追問下表示自己在家裡犯了個錯,說自己的國畫水平實在一般,對不起父母的期待,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地說了一通,像極了情緒崩潰下的胡言亂語,還側頭避著攝像頭掉了兩滴眼淚,隨後便不讓粉絲追問,強顏歡笑繼續“積極”營業。

粉絲看了心疼,紛紛安慰,並在微博上鴻鑫地產對著尹溪大誇特誇,還有粉絲用行動對尹溪表示支持,定了鴻鑫地產旗下的裝修團隊。

更甚者,直接買了套房。

粉絲們的行為確實有效,尹鴻才主動提起拜師失敗的事,對尹溪柔聲勸慰,並表示會再給他請一位名師,鄭婉親自下廚給尹溪做了他最愛吃的菜,表達她的寵愛,而尹驍,在一次下班後給他帶回了付玉齋的糕點,這糕點隻能現場排隊買,沒有外賣。

尹家似乎又恢複了以往的樣子,除了時不時提起蘇方的名字。

這讓尹溪意識到,還不夠,他還需要證明自己擁有更大的價值,足以超越蘇方的價值。

於是,他向尹鴻才建議,讓“一起旅行吧”節目組的收官來彭城,入住湖畔聽風樣板房,利用綜藝對這片剛開發的小區進行宣傳。

尹鴻才從前對娛樂圈沒什麼好感,總覺得戲子就是戲子,上不得台麵,可自從尹溪火了以後確實給公司帶來了一些可觀的實質性收益,這讓尹鴻才慢慢改變了想法。

對於商人來說,有利可圖便是價值所在。

而朝元仙仗圖自拍回來後,就被放置在湖畔聽風的樣板房,本來也是為了選個良辰吉日在那舉辦一場捐贈儀式,同時正式宣布湖畔聽風開盤。

尹鴻才原想著先把畫收起來,但尹溪說把畫掛在這,等播出的時候自然有眼尖的觀眾發現並搜索相關消息,先引起一波討論,等話題度快降了再放出捐贈消息再次將話題引爆,這樣可以做到討論度的持久性。

稍作猶豫後,尹鴻才同意了,隻是再三叮囑不要讓任何人碰這幅畫,千萬小心。

可意外總是在各種小心中悄然而至。

遊戲中,為了消滅線索,一名藝人拿起香案上用來點香的打火機點燃了寫著線索的紙條。

誰知有紙條點燃後化成帶著火星的飛灰,落在了掛在香案後的朝元仙仗圖上,雖然及時被攝像大哥發現,有人匆忙間拿起了手邊的茶水澆了上去,火星被及時撲滅,但不可避免的在上麵留下了星星點點的破洞和水漬。

看著殘破的朝元仙仗圖,尹溪的腦子一片空白,隨後怒罵出聲“你們做了什麼知不知道這幅畫的價值,就算把整個節目組賣了都賠不起”

不隻是賠不賠得起的問題,重點是再過不久這幅畫就要捐贈給博物館,現在畫毀了,拿什麼來捐

“你們給我好好想想怎麼跟我父親解釋吧”

聽到這話,導演也有些慌了神,連忙道“這就是個意外尹溪,尹總是你爸爸,你幫著說兩句好話說不定這事就過去了,再說這事,你也有責任不是我們”

“我有責任”尹溪氣憤且震驚地看向導演,“我免費給你錄製的地點這還有錯了”

“這、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那時候消滅線索的建議是你提出來的啊,咱們的攝影機可都錄著呢”

眼看著尹溪的神色越發憤怒,導演連忙道“現在不是咱們內訌的時候,重要的是怎麼解決問題對了,我聽說有些文物修複師可以把受損的書畫恢複到完全看不出損毀過的樣子,要不咱們找一個,悄悄把畫給修好了,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這確實是個辦法,可上哪去找技術高嘴又嚴的修複師

尹溪的腦海中飛快地閃過一個名字,他連忙拿起手機,微微顫抖著手打開了通訊錄,撥通了一個熟悉的電話。

聽到對麵傳來回應,尹溪軟著嗓音帶著哭腔求救“喂,向文哥,我遇上麻煩了,你能來幫幫我嗎”

沈向文,沈氏集團彭城分公司的總經理,尹溪的青梅竹馬。

如果不是因為消息被傳了出去,或許他真的能請來個修複師把這幅畫加急修好,悄無聲息地把事情處理了。

可就在沈向文剛趕到節目組時,消息已經網上已經傳開了。

泄露消息的是節目組裡和動手燒線索的藝人同組的素人搭檔,據說是因為錄製時藝人時常對她呼來喝去,甚至有過一些騷擾行為,而導演對此視而不見。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總之,想要悄悄把畫修好的方案還沒開始就廢了。

“向文哥,我爸怎麼說他是不是生我氣了”

尹溪已經不敢接尹鴻才的電話了,隻好讓沈向文接了然後轉達消息。

“他說會儘快趕回來,大概明天晚上到家,但下午調查組的人就會來。”

“向文哥”尹溪有些慌亂地拽住了沈向文的衣角,微微仰起頭看向沈向文。

沈向文很享受尹溪這樣依賴的模樣,伸手揉了揉尹溪的腦袋“沒事,有我在。”

沈向文並不覺得這事有什麼難解決的,他曾見過一副破爛不堪的畫被修回了原貌,這幅畫不過是燒了幾個洞,大不了賠點錢找人修一下就是,花個幾百萬足夠了。

他的自信感染了所有人,以至於站在門外等調查組的時間有點久時,甚至有人忍不住輕聲埋怨了兩句。

“明明可以修好的東西,為什麼要鬨這麼大動靜啊。”

聲音雖然小,但還是被尹溪聽見了。

尹溪扭頭撇了出聲的人一眼,見那人不敢再出聲才回過頭,拉起沈向文的手晃了晃“有些人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要不是有向文哥在,就算把整個節目組賠了這事都解決不了。”



最新小说: 江南孤雁 為祖國之崛起而穿書 禦獸之聖靈 人在女尊戰國,目標:大秦帝太後 HP我在霍格沃茲混的風生水起 年青至尊 回到爸媽十七歲 穿成公主後,和敵國皇帝熱戀了 鹹恒紀:恒變無極 綜瓊瑤,渣男有什麼好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