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發簪3_退圈後我成了國家寶藏守護人_思兔閱讀 

第 55 章 發簪3(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蘇方從沒奢望過這一次直播就能讓h國的人消停下來。

正如他所料,淩晨兩點,樸教授再次在外網發了個短視頻進行聲明,視頻中他放出了一張古畫的照片,畫中一名女子端坐在上,耳後明顯戴著兩個發簪“這是近期剛剛出土的一副官家女子畫像,我們判斷,這應該是兩千多年前古朝鮮時期孝仁德王後,可以看到在在我們的孝仁德王後頭上,就戴著四隻金簪這可是距今兩千多年的古畫,足以證明我們h國悠久的曆史”

樸教授義憤填膺道“我不知道華夏的發簪什麼時候起源,怎麼發展,我隻知道我們h國有自己的發簪文化,隻因自己有著相似的文化就禁止他國宣揚這類文化,這是典型的大國主義,令人不齒”

視頻下,許多h國人深夜未眠,紛紛跑到視頻下方出聲這位樸教授加油助威,並表達了國家文化被彆人侮辱輕視的心痛。

他們不僅轉發了樸教授的視頻,還跑到蘇方的視頻下點踩評論,評論要麼是冷嘲熱諷要麼極儘心痛之言。

更有甚者,將兩者視頻剪輯到一起,蘇方說一句,樸教授就回一句,儼然一副打臉的樣子,視頻底下一片哈哈聲,轉發量很快就過了百萬。

這一夜,他們在外網上極儘狂歡,聲稱要讓全世界看到華夏人的高高在上目中無人。

“師父,今天我想請個假。”

一大早,蘇振清剛走出房門就見蘇方朝他衝了過來,當頭就是一句“請假”。

“怎麼了這是”蘇振清剛睡醒的腦子反應了一會兒,看著蘇方一臉憤憤不滿,心裡有了猜測,“是那個樸教授回複你了”

蘇方點點頭,冷笑一聲“我給大家解釋申遺,他非要跳出來說發源,我和他論發源,他現在倒跟我說起你有你的發源我也有我的發源,指責我行事霸道,那我可真就要好好和他論到底了。”

蘇振清沉默著,看著蘇方沒有說話,眼神一時有些複雜。

安靜了好一會兒,蘇方隱隱覺得有些不對,這才認真打量了蘇振清一眼“師父你難道覺得我做的不對嗎”

蘇振清含笑搖了搖頭“不,你做的很對,師父支持你。”他仰起頭,似乎在思考,“剛好昨天那副貼落已經修複好了,今天估摸著也就是帶著新接手的文物去做一圈檢查,不是什麼麻煩事,組裡挺清閒的,去吧,你的假我批了。”

蘇振清拍了拍蘇方的肩“去做你想做的事,隻一點,保護好自己。”

“師父放心”

蘇方揚起笑臉轉身就準備往外跑去,剛跑了兩步就被沈應舟攔了下來。

“去哪我送你。”

蘇方擺擺手“不用,我就是去國圖查些資料,彆耽誤你上班。”

一邊說著,一邊朝著門外跑了出去。

“誒,早飯還沒吃呢”林疏玥連忙跑出餐廳高聲喊著。

蘇方頭也不回地答道“不吃了,我路上買點兒。”

“這孩子,”林疏玥無奈地笑了笑。

正準備回餐廳,卻見蘇振清站在臥室門外注視著蘇方離開的方向,似是在出神,麵有愁容。

林疏玥緩步走了過去,輕聲問道“怎麼了”她順著蘇振清的目光看向院子外,“不過是爭論個曆史起源,學術界這樣的事還少嗎不會有事的。”

“我知道,我隻是”蘇振清歎了口氣,皺起眉頭有些糾結,“我隻是想著,這孩子的性子純真天資也高,有一腔少年熱血,他本可以萬眾矚目,隻是現在被我這樣拘在故宮小小一個書畫組裡,我我是不是耽誤他了”

林疏玥微微一愣,看向院外的目光不禁多了幾分沉重的憂愁。

“師父師娘恐怕是想多了,”一旁聽到他們對話的沈應舟輕笑了聲,說,“如果被軟軟知道你們這樣想,恐怕他會氣的撅起嘴,任你哄上三天也不依不饒。”

“而且還會記在心裡,時不時就拿出來寒蟬你們一下。”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起了床的蘇柘倚著門,臉上帶著看好戲的壞笑。

聽兩人這麼一說,蘇振清猛然從思緒中回了神,不禁打了個寒戰“哎呦,不說了不說了,我告訴你們,你們什麼都沒聽到啊,什麼都沒聽到走走走,吃飯去。”

一邊說著,一邊推著忍不住笑的林疏玥回餐廳。

蘇柘跟在後頭跳著“那可不行,我現在記性正好著呢,或者老爸你給我買個新的筆記本吧,我一高興注意力就轉移了,轉移了才能忘啊”

“小兔崽子,你這是敲詐”蘇振清怒罵。

這邊鬨得歡騰,那邊蘇方卻是清淨得很。

圖書館裡本就安靜,而國圖的古籍館,人流量更是比其他館少上不少,安靜地真是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

蘇方戴著耳機,反複看著手機裡樸教授的視頻,並暫停截圖仔細觀察他放出那副古畫照片。

“頭頂一個金釵發冠,四根金簪橫簪於兩側副笄六珈對了,這個樸教授說過這個畫是兩千年前的”

蘇方放下手機,對著古籍館的檢索機器開始查找起漢朝時期與古h國相關的史料。

副笄六珈源於周代的“六笄”“六珈”,是當時女子盛裝的典型代表,而漢代服飾製度沿襲舊製,後漢書輿服誌中對笄的佩戴曾有明確記錄,其中就有“副笄六珈”。



最新小说: 離婚後與前夫重生回高中 穿越之翻雲覆雨 靈嬰 詭幢 開局一群老祖 短篇午夜劇場 爺奶惡毒,分家後我全家暴富 戲紅顏 男傭正傳 傻白甜將軍他撩本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