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夜鶯精靈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二章:夜鶯精靈

第二章:夜鶯精靈(1 / 2)

沉淵抱起姚九悠時沒有多想,純屬模仿以前在人間遊曆時,經常看到的人間父母的動作。抱起她之後,才發現她是雙腿不良於行的殘疾。

但她明亮的大眼睛在黑暗中依然能夠迸發出光芒萬丈仰頭看他時,就好像她根本不是匍匐在他腳下的姿態,也不是披頭散發滿麵塵土的樣子,而是和他平等地位一般。她也不是要求助於他,而是找到了同伴。

讓他不由得對她產生了好奇,是怎樣的來曆,才會造就這樣的氣勢。

***

姚九悠短暫和沉淵對視時,一道煞風景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哪兒來的小女孩兒啊,怎麼臉上身上都臟兮兮的?”

姚九悠聽了,連忙伸手抹了一把臉。抹完臉上的汗以後,她才想起她的手剛才好像是她的“代步工具”。

所以她這是把剛才一路上摸爬滾打粘在手上的臟東西,全給抹到自己臉上了?

她差點兒沒被自己給惡心吐了。

身為一個衛生習慣良好的人,這樣做簡直是不可饒恕。

她再看看自己身上,原本麵料不差的紅色小長袍已經麵目全非,上麵全是灰色黑色的汙濁。

她沒看到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等看到了之後直接不敢動了,怕自己一動,衣服上麵的灰塵就會全部飄散在空氣中,再被她吸進身體裡……

要窒息了。

姚九悠痛苦地閉了閉眼。

“喂,小不點兒,叫聲哥哥來聽聽,我可以考慮幫你弄乾淨哦。”

或許是因為姚九悠沉默的時間太長了,那個話癆又不甘寂寞地找起了話題。

姚九悠緩緩轉頭看向聲音來源,那是一個身穿棕色長袍的少年,和抱她的少年一樣,看起來年紀極輕,怕是隻有十歲出頭。

他長得也算眉清目秀、五官周正,但是在姚九悠看過去時,他笑意盈盈的臉上表情過多,顯得憨厚有餘而聰慧不足。

她剛才居然還寄希望於他,想讓他解救自己?

瘋了吧……

還是這個不說話的看起來靠譜一些,雖然不知道具體年歲幾何,但是他起碼明白行動大於語言,能第一時間就給予她幫助。

姚九悠無聲地把目光轉回到抱她的少年身上,卻見少年衝她挑了下眉後繼續麵無表情。

好像是在說:彆理他。

姚九悠深以為然。

兩個人就這樣心有靈犀地達成了相遇以來的第一次共識。

這讓作為旁觀者的業堒不樂意了。

大的這樣就算了,小的還是這樣?欺負人啊。

他滿臉不爽地質問二人,“你們倆什麼意思?第一次見麵而已,怎麼能這麼動情地對視?”

不等二人回答,他立刻自己接自己的話,“該不會你們是什麼失散多年的兄妹吧?哈哈,我可沒少看陽間話本子!”

陽間?

姚九悠的耳朵迅速捕捉到了重點。

她剛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明白自己應該是穿越了。雖然是古代背景,遇到的也是古代人,但是剛才出現的疑似是鬼的東西,和這樣陰森詭異的背景,結合話癆少年說的陽間……

陽間的反義詞不就是……陰間?

或者,她其實是在做夢?

姚九悠剛想到這個可能性,就立馬否定了。

不可能啊,誰做夢能夢到這麼真實清晰的陌生人的臉?

她摸了摸沉淵的臉。有點涼涼的,但是軟軟的,滑滑的,捏一捏,彈性也好,不是水腫臉。同時她發現,自己身上的汙濁和沾到沉淵身上的,不知何時,已經全部消失了。

她的手乾乾淨淨,連帶的,也沒有弄臟沉淵的臉。

姚九悠想到自己無知覺沒有痛感的腿,再看看仿佛無事發生過,卻明顯提醒她,有人施過法的手,陷入沉思。

而業堒見姚九悠一直沒說話,產生了疑問,“你該不會是不能說話吧?你不能走路,也不能說話,難不成你……”

話還沒說完,姚九悠就“啪嘰”一聲把小肉手拍在他的臉上。

“疼嗎?”

“你——”

業堒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正要發作,卻聽一陣“狂風”襲來,頭頂沒有人影,卻憑空出現了兩個人對話的聲音。

隻聽其中一道聲音透著笑意:“快看呐,下麵有個男的被他女兒甩了一巴掌!嘖嘖嘖。”

回答他的聲音不耐煩道:“你還有心情管彆人?看招!”

說罷,聲音逐漸隨風飄遠,四周再度恢複了平靜。

業堒摸著毫無痛覺的臉頰,看向身邊二人,不可置信地問,“我剛才是被嘲笑了嗎?”

姚九悠和沉淵“沉痛”地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嘶……不對啊,”業堒狐疑道,“這麼說來,我還多了個便宜女兒?”

他作勢要把姚九悠從沉淵手上接過來:“乖女兒,快讓爹抱抱。”



最新小说: 穿成炮灰後我和反派大佬BE了 訓夫有方:小哥哥逆天寵 職業從直播開始 師尊虐他億點點 抱刀行 穿越仙界之門 煉天成聖 死亡實習生 風流萬歲爺 健身以後,我天下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