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兩個師父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六章:兩個師父

第六章:兩個師父(1 / 2)

不知道以後需要搪塞人的機會多不多。

反正眼前就有一個。

金成走了以後,九悠見到了第二個師父。

她本以為愫憂君是一個和師父一樣的老頭,沒想到他居然看起來非常年輕,隻不過麵色蒼白了些。發髻隨意,碎發淩亂地蓋住了臉,看起來因為憂慮極重,而十分憔悴。

他說話時斷句有些怪異:“是你小精靈,新來的徒弟。我是師父,愫憂。”

想了想,他又說,“幽冥君你師父,我也你師父。都是師父。”

“好的,師父。”

愫憂君點點頭,將說話時卷成一卷的書鋪開。九悠驚奇地看向書麵,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張巨大的、有字有圖的平麵說明書。

他施法連個抬手動作都沒有,不到眨眼的時間裡就完成了。

好厲害。九悠偷偷抬眼看他。

“冥界地圖要知道;六界分布要知道;精靈使命要知道……”

愫憂君說到這裡時,九悠渾身一僵。愫憂君暼了她一眼,停下了話語。

“這三樣先學。”

“好。”

九悠接過愫憂君遞給她的冥界地圖,剛打開翻到第一頁,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風力,吹得她睜不開眼睛。

不過閉眼睜眼間,她就發覺自己來到了最開始去過的地方。

——沉淵口中的陰陽路。

隻不過二人所在的地方不是地麵上,而是半空中,從嵌入場景之中,變成浮於場景之上。

換個視角看,故作玄虛的卻從不會打開的房門,沒有她初到之時那般陰森可怖。

進入“教學模式”後,愫憂君說話正常了許多。

“這裡是陽間和陰間交彙的地方,子時鬼門關大開,就能看見鬼差遣送新收的亡魂。如果你一個人的話,最好不要來。厲鬼凶惡,鬼差無情,沒人能保你。”

九悠心說:已經曆險過了。算是九死一生了吧。

愫憂君背手緩緩橫穿過陰陽路,來到了奈何橋邊。

這裡也是涇渭分明,奈何橋之外像是南北極一樣冰冷,奈何橋之內卻是人來人往——或者說鬼來鬼往,燈火通明。

沿路二人可以看見諸多刑具,大抵會用來懲罰生前作惡多端的惡鬼。

“此處無事也可避開。”

愫憂君說完,九悠眼前的景象就又變了,來到了望幽山上。

“我和幽冥君都出身望幽山,我已不知幾許年未出冥界,他倒是常年忙得不見人影。因你之事和我遞話,我翻了多年日誌,才想起上次見麵是何時。”

“是何時?”

“很久很久以前……”愫憂君說這句話時,表情逐漸迷茫起來,似是陷入了回憶之中。

九悠靜靜地等待他回神,整理了下衣服,想著,以後的衣服都應該長一些為好,蓋住闊風扇和腿,看起來就更像憑空漂浮了。

腳不沾地往往是遊戲世界裡高級角色的專屬,她竟然也享受了這種待遇。

要是以後也能擁有大殺四方的能力就好了,好歹她以前在虛擬的遊戲世界裡,是常拿全局最佳的節奏帶動者。

“師父,鬼和冥界精靈都是可以修仙的,對嗎?”見愫憂君“醒”過來了,九悠連忙遞過話頭。

“當然,這不正是你和師兄們努力的目標。天上有日月星三辰,地上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大概是幽冥君萬年孤寂所致,又或者受了仙界成立三辰宗的啟發,幽冥君居然也成立了五行宗。”

“也就是說,仙界也有分彆代表日、月,星的三個精靈,和我們一樣,學習修仙?”

“大抵……不過如此。”

愫憂君又精神恍惚起來,九悠趕緊閉嘴。

一路上,愫憂君的精神總是反反複複。九悠隻得趁他魂還在的時候,趕緊問幾個問題。

神界之主天帝因為理論上和冥帝平等,無法乾預冥帝做事。冥界隻有冥帝一人獨大,冥後多年未現身,不知所蹤。

五精靈的使命確實是為冥界奉獻,上一次冥界內戰,五精靈合體,發揮出巨大的威力,為冥界的和平作出了貢獻。

但是內戰過後,不同的聲音逐漸增多。可能是為了平衡的考慮,幽冥君自創了五行宗,收養和教習新一代五精靈。

怎麼跟韭菜一樣,割一茬還能再長一茬?有這麼厲害的本事,彆的地方想侵犯冥界,都該提前掂量掂量吧?

九悠對裡的戰鬥描寫都是粗粗略過,時隔幾年後回想,更是毫無印象。

二人漂浮至望幽山上的一處水潭,九悠原本遠遠望去,還以為是一塊巨大的玉。

愫憂君抓住九悠的肩膀輕輕一躍,落地之後闊風扇靜靜地當好坐騎,九悠視野變換過後,幾乎沒有眩暈的時間,就穩穩落地了。



最新小说: 穿成炮灰後我和反派大佬BE了 訓夫有方:小哥哥逆天寵 職業從直播開始 師尊虐他億點點 抱刀行 穿越仙界之門 煉天成聖 死亡實習生 風流萬歲爺 健身以後,我天下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