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兩個師父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六章:兩個師父

第六章:兩個師父(2 / 2)

“這算一座湖嗎?”

“是叫碧玉湖沒錯,因其表麵幾乎毫無波瀾而得名。湖底因連通冥界靈脈,靈力充沛。以後等幽冥君開始給你治腿,你可以來這裡遊玩,湖水對你有益。”

“那我能今天就泡泡腳嗎?”

“當然可以。”

愫憂君出於避嫌的緣故,轉身離開。

九悠飄到湖麵上方,卻看見了水麵上有細細密密的水波紋。

剛才愫憂君不是說水麵平靜嗎?難道是她過來後帶起的風驚擾了水麵?

九悠想問問愫憂君這是怎麼回事,一回頭卻不見他的人影。

她想飄到湖邊脫襪子,但闊風扇一動不動。

“大哥,你怎麼了?動一動哇。”九悠在扇骨上摸了又摸,沒有反應。

正要呼救時,她忽然聽見水裡有奇怪的響動。也就一回頭看湖水的功夫,她就不受控製般,躍入湖中。

***

“所以我讓你們輪流接送小六兒,你們沒一個人聽我的話?是不是今日如果我沒撞見望月宗的小精靈,都不知道下學已經一個時辰了,小六兒還沒有回來?”

明言堂主位上,幽冥君罕見地吹胡子瞪眼,大發雷霆。

五個師兄弟低頭站在大廳之中,心思各異,沒有人先開口說話。

幽冥君直接點名:“老大,你說,今天送小六兒去望月宗後,發生了什麼?”

金成仔細回想:“沒什麼奇怪的現象……我帶她進了望月宗懷言堂,沒聊多久愫憂君就來了。按理說,接下來她都應該在愫憂君身邊啊,怎麼會跑丟呢?”

“跑?她連站立都不能,還能跑?”

“不是那個跑。不過師父,我想著,今天是我送小六兒去上學,那下學應該換人的。我是老大,去接下學的自然就輪到老二了呀。”

背鍋人輪到了鬆柏。

鬆柏不慌不忙地說:“小師妹依賴老三是有目共睹的,我以為今天第一天上學,老三會搶著去接小師妹呢。”

沉淵思索的問題是,九悠在愫憂君眼皮子底下消失很難。唯一的可能是二人短暫分開,而愫憂君被彆的事轉移了注意力,至今未歸。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九悠消失,而愫憂君卻不曾派人帶話過來。

最差的可能性,是愫憂君和九悠同時出事了。不過這點不太可能,聽說愫憂君在冥界難有敵手,就算被九悠牽絆,也不至於無聲無息。

沉淵說出了自己的見解後,才回答了鬆柏的問題,“師父,沉淵並非為了推卸責任。隻不過小師妹上學期間,大師兄著我一同切磋法術,因此我拜托了五師弟去接她。”

業堒早就知道這個圈會輪到自己身上,隻得硬著頭皮告訴所有人他沒能去接九悠的原因,“那不是我今天在山上看到一個紅彤彤的果子,就想嘗嘗味道,好吃的話就多摘一些大家一起吃嘛……誰知道那玩意兒吃了拉肚子啊,害得我今天都沒辦法修煉,有氣無力的。”

說完,他還把嘴撅得老高,竭力表達都是紅果子的錯,接過鬆柏遞給他的調理腸胃的藥丸後,他才終於在幽冥君的擰眉注視下,說到了重點,“所以我就拜托四師兄去接小師妹了。”說完,把藥丸服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熾陽身上。

熾陽覺得自己做真是倒黴。回長珂院換了身衣服後,剛好遇到滿臉難言之隱的業堒。業堒當時正著急,看見他就囑咐他不要忘了去接九悠。

他隨口答應,想著反正沉淵或者金成會去接,怎麼著也不至於真的輪到他,就沒放在心上,穿梭在山裡遊玩。

誰知道那小丫頭片子真的一刻都離不開人,真的消失了?那愫憂君怕是個草包吧,連個小孩兒都護不住?

熾陽煩悶地抓了把頭發,苦惱道,“我給忘了。師父,您罰我吧!”

幽冥君正要說,肯定得罰你,但是當務之急是先找九悠,就見外麵一道通紅的影子迅速飛了進來,直衝幽冥君。

幽冥君伸手接住,定睛一看,原來是闊風扇。

闊風扇回來了,那主人呢?

眾人還來不及反應之時,闊風扇再次以離弦之勢飛了出去,幽冥君提氣跟在後麵飛出明言堂,金成緊隨其後。

剩下四個還不會飛的,追出了大廳以後,已經不見二人蹤影。

***

九悠一直是一隻旱鴨子,洗澡的時候,站在花灑底下衝水都極為困難。

都說旱鴨子淹不死,因為會避開有水的地方。九悠在今天之前,都是這麼以為的。

但是真的沉入湖底時,她忽然睜開了雙眼。

原來水底是這樣的嗎?

水草和小魚在她麵前晃蕩,比她自由多了。愫憂君說,水裡通冥界靈脈,那麼水裡的動植物,吸收了足夠的靈力以後,會不會變成魚妖、草妖,還是魚鬼草鬼呢?

愫憂君到底去了哪裡?

闊風扇還在湖麵上嗎?

九悠閉上眼睛。

等待救援。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