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墜湖迷雲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七章:墜湖迷雲

第七章:墜湖迷雲(1 / 2)

說到底,怪自己。九悠想。

如果不是最近身體虛要休息,就不會趴在桌上睡覺,就不會穿書,就不會求助於人,就不會被送來返璞歸真地上幼兒園,就不會因為站不起來的雙腿要治,就不會……

所以為什麼她看見水就想跳啊?

這都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設定啊?

九悠恢複意識以後,無數稀碎的回憶湧入腦海。

“她的眼珠在動!你們快看,她肯定馬上就會醒了!”

業堒的聲音忽然在耳邊爆炸般響起,嚇得九悠渾身一哆嗦。

“師父,你看她在發抖呢,肯定特彆冷,要不我放火給她烤烤?”

熾陽剛作勢要放火,幽冥君趕緊打斷他,“就你控製靈力的能力,彆說小六兒了,小心整個院子都跟著你遭殃!”

“知道了。”

熾陽不服氣的聲音逐漸遠去,九悠就勢睜眼,一切好像恰到好處。她所在的應該是瀛華院裡她的房間,清新淡雅的布置充滿修仙之人的高深氣質。

她身上也換了件乾爽的新衣服,應該是那些神出鬼沒、卻招手即來的靈仆幫她換的吧?靈仆有男有女,看不出年紀,不知道她的房間裡會有幾個。

而她看到的第一個人,不是業堒,熾陽和幽冥君。

是沉淵。

他坐在床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著她。

見她醒來,沉淵明顯鬆了口氣。他從懷裡掏出一隻粉色的蝴蝶,戴在九悠頭上。

九悠摸了摸,剛才沒看清,原來不是活的蝴蝶,是翅膀摸起來像紗布一樣的發卡。

“這是什麼?”

“傳音蝶,因擅長偽裝成蝴蝶而命名。以後你去上課,我聽到動靜不對的話,會去尋你。”

“這樣啊。”

九悠在沉淵的幫助下坐起身來,借助業堒遞過來的鏡子照了照。

“真好看。我是說蝴蝶。”

幽冥君連忙問到:“小六兒,有沒有覺得哪裡還不舒服的。”

九悠活動了下身子,各個部位沒有明顯的痛覺,就說,“應該沒什麼事了,師父。”

金成跟沉淵切磋為虛,試探沉淵和九悠的說法為實。在得到幾乎一致的經曆描述後,已然放下了對九悠的懷疑。

當下他對九悠自責道:“說來說去還是怪我。我不該飛太快讓你不記得路,也不該送你去了望月宗後不負責接你回來,還不該不問問彆人去接你沒……反正你怪我吧,大師兄任你打。”

說完,他捏住九悠的拳頭,在自己身上亂捶。

“不至於吧……”

九悠努力收手,沉淵從旁幫助。

業堒正叉腰看著熱鬨,忽然見一道白影闖入屋內。業堒正要阻攔,卻被幽冥君嗬斥,“還不快見過愫憂君。”

幽冥君的語氣明顯帶著怒氣,從發現九悠失蹤後氣就沒下去。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是九悠那個不負責任的新師父來了,連忙行禮。

不過他看起來也太年輕了吧?跟幽冥君看起來像隔了好幾百輩人一般。

愫憂君走到床邊,見九悠眨巴著一雙杏眼望著他,心生愧疚。他這些年來過得渾渾噩噩,素來忘性大,方才是因瑣事牽絆離開後,居然忘了九悠獨自待在碧玉湖。

“是我不好,害你墜湖。你儘管提要求,我一定滿足你!”愫憂君因為緊張,說話差點結巴起來。

眾人聽了,心思各異。小師妹的新師父看起來沒架子,還自稱“我”,做錯事了還會道歉呢。

見幾個徒弟或多或少都把對比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幽冥君剛要發話讓他們把心思收一收,卻聽九悠稚嫩的童音響起:

“不就是淋了一場大嗎?什麼是墜湖呀。”

業堒聽了,直接暴起,“你這孩子是不是喝水喝傻了?什麼下雨,冥界——”

話沒說完,他就被金成捂住了嘴。

冥界沒有日夜之分,四季不會更替,在場的人除了九悠,都是知曉這一點的。

因而,她拙劣的,用來讓愫憂君寬心的謊言,顯得極為真誠。

她隻不過不想讓自己為難而已。愫憂君大為感動,暗歎幽冥君托付給了自己一個好徒弟。他向幽冥君點頭示意。二人多年不見,這次打從剛見麵起,幽冥君就沒給他好臉色。

但九悠明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給自己造成心理負擔,愫憂君沉吟良久,終是決定,“我見你對我上課用的冥地冊很是喜愛,我把它送給你,作為入學禮物,你可願接受?”

九悠還沒回答接不接受,幽冥君先從鼻子裡“哼”了一聲,好像在說:算你識相。



最新小说: 從港綜開始浪跡諸天 黃金瞳 本道祖文成武德 鬥破:我和美杜莎女王共生了 香江新豪門 諸天:開局九陽神功 我的未來日記不可能是絕筆 華娛激蕩年代 神級大魔頭 牧場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