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雪狐兄弟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十一章:雪狐兄弟

第十一章:雪狐兄弟(1 / 2)

“你該不會還沒有放棄複活她的想法吧?我的師父。”

九悠還沒有消化遲遇說的上一句話,遲遇就再次語出驚人。儘管早就猜測過愫憂君的過去,但被遲遇這麼直白、隨意地說出來,九悠隻覺得他是在挑釁。

他為什麼對待師父的態度如此漫不經心,毫無尊重之感?而且在他眼裡,愫憂君好像是他的仇人,欠了他的債。

愫憂君嘴唇動了動,沒說出話來,雙眼空洞無神。看得九悠直著急:師父啊師父,你可彆在這關頭走神了,對麵這兩個看起來明顯不是善茬啊!

並且,在此期間,她和愫憂君尋找的落跑學生莆承出現了,隻不過他是站在遲遇那邊的,並且對遲遇的態度極為恭敬,因而看向九悠的眼神並不友善。

“哥哥,被他們發現了,怎麼辦?”莆承冷冷地問遲遇,“要不殺了他們吧。”

九悠一頭霧水。莆承不是才輸給她嗎?為什麼忽然口出狂言,覺得自己可以殺掉她和愫憂君?

莆承和遲遇的真身同為雪狐,說明他們同族。可是冥界的雪狐一族有這麼厲害嗎?出現在這片樹林,又是是因為什麼樣的目的……

愫憂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還沒有清醒過來,並且逐漸搖頭,自言自語。九悠隻聽見他說什麼“葵兒”,“我的錯”之類的話,零零碎碎,斷句混亂。

原以為一起進森林可以讓愫憂君罩著她,但是沒想到,和上次去碧玉湖一樣,似乎單獨和愫憂君待在一起,意外更多。

怎麼會有這麼不靠譜的師父啊!

九悠偷偷用傳音蝶給沉淵傳話,盼著讓他帶救兵過來。

但遲遇和莆承顯然不會乖乖等著,在九悠搞小動作的時候,二人逐步逼近。

“師父他老人家既然能找到這麼特彆的亡靈,肯定有其作用。如果我綁她回去,潛心研究……是不是就能發現的師父的秘密呢?”

遲遇沒有正麵回答莆承,走到九悠身邊,不屑地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愫憂君,才抓住九悠的下巴,抬起來後,仔細端詳。

“她跟葵兒長得一點都不像。”他下了結論。

九悠腹誹:要是像的話,愫憂君早在第一次見麵時,就說出來了。

遲遇鬆手,命令莆承把九悠帶走。九悠連連招手,“我跟著你們就是了,你們彆動我。”

說完,她憤憤地看了一眼“戀愛腦”師父,靈機一動,大喊一聲,“葵兒,你怎麼來了!”

在場的三個男子齊齊回頭,包括愫憂君。

見愫憂君居然是能被喚醒的,她恨自己沒有早點用這招。正要讓愫憂君護她,卻不想,遲遇的反應比她快多了,發現被騙之後,在愫憂君出手前,就化身原形,將她馱進了土穴中。莆承緊隨其後。

愫憂君連忙追上去,跳進土穴。麵對分叉路口,他選擇了腳印看起來更新鮮的右手邊,卻是不知,往這一邊跑的,隻有莆承。

***

“哐!”

九悠被遲遇無情丟到地麵上,她狼狽地翻了個身,坐在地上喘氣。

闊風扇早就變小鑽進了九悠懷裡,這山洞裡似乎被施了法,或者布置了某種結界,讓九悠渾身困頓,僅有的靈力也無法釋放。

如果她把冥地冊掏出來,她不光無法釋放靈力,送自己回去,冥地冊還大概率會被兩兄弟搶走,得不償失。

幽冥君說望月宗創辦了許多年,不知道遲遇是愫憂君的第幾代弟子,實力如何。單看闊風扇的反應,應該不弱。

土穴中彆有洞天,像人的住所一樣,有房間和看起來就很舒服的大床,唯一的四方桌上,還放了酒壺和酒杯。

遲遇變回人身後,沒有因為極速跑動而氣喘籲籲,反而是悠哉悠哉地坐在桌前喝起了酒。

莆承在不久後過來與遲遇會合,並且得意地告訴遲遇,“我把老頭引到蛇洞去了。那條老蛇修煉了幾千年,即將成妖。被老頭打斷的話,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教訓老頭,夠拖他一段時間了。”

“乾得漂亮,我的好弟弟!”遲遇又乾了一杯酒,笑眯眯地誇獎到。

九悠幽幽地望著兄弟二人:兩個逆徒。愫憂君真是師門不幸,識徒不清。

莆承被誇獎後,揚著下巴走到九悠麵前,一邊拍她的臉,一邊說,“你跑啊,怎麼不跑了?你到處飛,不想讓我追上的神氣勁兒呢?”

九悠閉上眼睛,握緊拳頭。在救兵來之前,不激怒敵人就是保護自己。

遲遇及時製止:“先彆打她,我還沒想到老頭收她為徒的原因。”

九悠聽了,直接道,“不用想,我直接告訴你吧。我之所以會拜愫憂君為師,是因為我的另一個師父,叫幽冥君的,他還有另外五個徒弟要教,我年紀太小了,才來愫憂君的望月宗學點基本知識。”

“哦?你說的是那個冥帝都看重的老頭,和後土娘娘也交好的幽冥君?”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