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除魔之戰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二十一章:除魔之戰

第二十一章:除魔之戰(1 / 2)

出發的這天下起了大雪,如同九悠第一天開門後見到的雪一般大。

漫天飛舞的雪花之中,九悠穿著厚厚的棉襖,披著足以包裹全身的鬥篷。僅靠這一身行頭自然不夠,因為她連魔界怎麼去都不知道。

好在管家知道她要去找將軍後,沒說彆的,隻是送了她一匹靈馬。

他說,靈馬認主也認路,還通人性,它知道九悠想去找沉淵,定會如她所願,將她帶到沉淵麵前。

靈馬在雪地裡奔騰,噠噠的馬蹄聲整整持續了三天沒有停。等到九悠終於看見戰場之時,靈馬停下了奔跑,轉為走向沉淵駐紮的營地。

營地空無一人,而遠處卻有呐喊之聲傳來,這和九悠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因為如果沉淵有危險,他身為主帥,沒有他的號令,手下如何上場殺敵?

聽說他這次率領的是有豐富除魔經驗的天兵,當中大多數精英都是他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自然凡事會以他為先。

靈馬馱著九悠,循聲走到硝煙彌漫的戰場,隻見天兵正在半空中發射弓箭,而魔界的嘍嘍們且戰且退,依靠天然下凹的地形,一邊格擋天兵的空中襲擊,一邊找機會還手。

九悠在嶙峋的魔界荒山之上,找到了一處狹窄的山洞,從中探出頭來,尋找沉淵的身影。

觀察了許久,九悠才意識到,現下階段,雙方都在消耗對方的體力,主將並未露麵。

天兵占據天然優勢,輪換攻擊,輪換休息,隻聽坑裡的魔界嘍嘍們慘叫不斷。

雙方應該不至於日日都是如此吧?如果持續下去,魔界必敗,魔王不至於就這樣乖乖受死吧?

果然,在九悠的念頭冒出來後沒多久,傳說中的魔王終於出現了。

首領出場時的效果果然不一樣,原本嘍嘍們就死的死,傷的傷,魔王出現時,幾乎是踩在所有嘍嘍們的頭上,周身燃起熊熊烈火,引得嘍嘍們叫苦不迭。

所以這就是魔嗎?汲取彆人的力量,用以提升自己?哪怕犧牲的是自己人,也毫不在意?

魔王長著複雜如珊瑚花紋般的犄角,麵上長了須,身後更是拖著一條長長的魚尾。與其說它是虛無縹緲的魔物,不如說它是代表所有邪惡與不祥的精怪。

九悠恍然大悟為何魔界的山全都光禿禿的,沒有任何生氣,想必是被魔王克製,有用的靈力都會被魔王吸個乾淨。

所以當魔界的兵就等於當炮灰:一方麵為魔王吸收力量拖延時間,起肉盾的作用,消耗敵方;一方麵是用生命喂養和壯大魔王,集所有小魔物的力量於魔王一身,對抗強敵。

伴隨著魔王的出現,天兵的陣型也有所改變。隨著天兵排成整齊的兩列之後,沉淵終於出現了。

他斜躺在白雲之上,看起來挺不正經的。擱真正的沉淵身上,九悠真的無法想象沉淵做出如此……妖嬈的動作。

不知道幻境裡為什麼要如此安排沉淵,讓他變得如此玩世不恭。九悠不相信這是沉淵的本性,總覺得沉淵儘職儘責,在完成神秘力量給他的劇本。

這個角色有多顛覆呢?甚至讓沉淵在敵方主帥出現之後,悠然自得地吃起了葡萄。還在餘光暼到魔王逐漸靠近之時,不給任何反應。

他真的有傷在身。九悠判斷。

因為沉淵吃的不是普通葡萄,是一種用來止血的仙果。在將軍府時,九悠曾見他把仙果賞賜給一名受重傷的天將,她再見到那位天將時,原本看起來就快死掉的天將已然活蹦亂跳了。

沉淵耐心跟她解釋過,葡萄用來止血、治外傷最最為有效,堪比起死回生之術。那日她的臉頰被銀杏葉劃傷,他吻在上口上的同時,就喂了她一顆。

細小的傷口配不上如此靈藥,陡然消失無蹤。而她當時又羞又怒,竟然動了手。

——被給了一顆甜果,卻主動動手打了送果的人。

但眼下九悠眼中的沉淵,應該不是隻有外傷,說不定內傷更為嚴重。而他這麼做,應該是想挫挫魔王的銳氣,延緩魔王的攻勢。如果不是魔王出現,想必他也不會來到人前,而是在後方休整了。

魔王果然被他唬住,停在半空了一段時間,卻沒有說話。

沉淵又把一顆葡萄丟進嘴裡,頂著魔王窩火的目光站起身來。他依然穿著紅底金紋的衣服,隻不過換成了更加乾練的束袖武服,行動看起來看起來並無異樣,毫無遲疑。

九悠想到他讓信鴿傳的話是“勿念”,也就是說,他是抱著可能回不去的想法上的戰場。

他做這個決定的時候沒有想過她,隻把結果通知了她,卻沒有問問,她是不是同意。

是不是在他眼裡,她就是個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女孩,不管有什麼事,就算告訴了她,也沒有用?

九悠的目光牢牢鎖定在沉淵身上,片刻過後,她想,她已經猜到了神秘人的意圖。

首先,這個幻境是她本人意念的投射。

她穿越後成了五歲的小女孩,受製於過於弱小的軀殼,她身邊幾乎離不開人,否則就會隨時處在危險的境地之中。

因此她的內心迫切地想要長大,想要變強,想要保護自己,保護沉淵,包括改變其他師兄們的命運。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