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來龍去脈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二十二章:來龍去脈

第二十二章:來龍去脈(2 / 2)

當時沉淵恨不得向身後的天兵宣布,這個可愛的姑娘是他的,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

然而他克製住了,表麵上裝作漫不經心,卻聽了她的話,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戰鬥之後,帶她回了他和她的家。

剛回家時氛圍良好,窗外的大雪也阻止不了屋內逐漸上升的溫度。直到他忽然起了玩心,想暈倒嚇她一跳,卻在裝作昏迷之後,聽她在焦急地叫他卻叫不醒之後,試圖用金粉螢蟲來修補他原本身上受的傷。

事情的走向逐漸不明朗起來,因為沉淵的傷口很深,不說是強弩之末,身體憊虛是確鑿無疑的。

九悠為了給沉淵的傷口止血,幾乎耗儘了自身靈力。沉淵正是在這是才曉得,原來他的姑娘居然是金粉螢蟲精靈。

傳說中,金粉螢蟲朝生暮死,如果想要活得長久,除了對光與火繞道而行之外,還要有強大的意誌力。

沉淵初見九悠之時,她大抵才化為人形,因而氣息極弱,仿佛下一刻就要魂飛魄散。他幫她渡了靈力,延緩了她的衰亡,自以為儘了他之所能,此後如何,得看她如何自救。

然而沒想到的是,大概是他身上清冷的氣息讓她安定,她居然不想離開,而他鬼使神差地,覺得帶她回府也不是不可以。

府中管家是與沉淵相伴多年的龍血樹靈,對他帶回來的不速之客頻頻側目,結果是被他瞪了回去。所以府中的眾多靈仆都知道他對一個姑娘不一般,甚至在某天聽到姑娘的院子裡傳出清脆的一聲響,而後他們的主子頂著一邊臉頰的指痕笑容滿麵地出來後,也不敢質疑什麼。

然而現下,沉淵在感受到傷口逐漸愈合之時,九悠卻逐漸陷入昏迷之中。

他觀她情況,似是受了內傷。可他在發現她的到來之後,就沒讓她離開過視線之內,她究竟是何時受的傷?

開戰之前他就聽說,魔王詭計多端,不光擅長偽裝自己,殘害彆人,還會攝人心魄。他有意地將隱身後的九悠藏在魔王的視野之外,難道他還是沒能防住?

這不就等於是他害了九悠?

僅剩下的金粉螢蟲悲愴地漂浮在空中,照亮了一片角落。就好像管家說,九悠每天晚上睡覺時,總會在一個角落點亮蠟燭,天生對於明與暗的洞察力,能讓任何人在踏進她的寢具以後,能以最快的速度被她察覺。

保護自己,也等沉淵。

***

沉淵心慌不已,匆匆暼了一眼幻境後,坐在地上打坐調息。

幻境中的悲劇是他難以接受的結局,儘管他清楚地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他仍然想要儘快回到九悠身邊。

因為他無法想象,從悲劇中醒來過後,九悠要如何麵對他。她會不會認為,她根本是無足輕重的人物,是他隨時可以放棄的人?

玄武悄悄將約定好的禮物放進了沉淵的懷裡,並無溫度的禮物如同燃燒的碳火般,幾乎要灼傷了他的皮膚。

為了一樣九悠可能會喜歡的禮物,而讓九悠受到心靈上的折磨,是他不對,是他自以為是了。

循著幽冥君和愫憂君在湦湦潭外的引導,沉淵終於順利回魂。

醒來之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沉浸在幻境中的九悠喚醒。

九悠醒來時,一時沒有轉過彎來。

幻境裡的將軍府,就算是下雪的陰天,光線也比“天空”場麵黑黢黢的冥界要亮。

看到沉淵的臉以後,她剛想撲進他懷裡,就發覺了不聽使喚的雙腿,和以前一樣。

她驟然醒悟過來,麵對沉淵擔憂的目光,儘管內心風起雲湧,脫口而出的卻是一句——

“我沒事。”

“沒事就好。”沉淵強裝鎮定。

他並不是善於偽裝的人,相反,他擅長的是模仿。這一點九悠再清楚不過,因而她第一時間就看透了他。

“彆說謊,三師兄。”

九悠忽然換了個稱呼,拆穿了沉淵的麵具。

沉淵沒在人間見過如此場景,因而他不知道如何麵對。

院外嘈雜的聲音傳來,屋內二人同時看向門口,迅速湧進來的六個人填滿了室內素來寬敞的空間。

愫憂君剛進來就說“我總覺得龍血樹會有提示,果然問詢過後,我和你們師父得知,湦湦潭來了一隻上古神獸。想到沉淵水係精靈的身份,我們就猜測出了來龍去脈……”

說到這裡時,即使遲鈍如愫憂君,也察覺到到了坐在床上的兩個人之間,詭異的氛圍。

向來不會看眼色,還憋不住話的業堒最後一個發現不對勁,直接就問九悠,“小丫頭,你倆咋了?”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