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逆向幻境_我有五個精靈師兄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我有五個精靈師兄 > 第三十章:逆向幻境

第三十章:逆向幻境(1 / 2)

這是九悠自從幻境裡出來以後,第一次正麵和沉淵討論幻境裡發生的事。

沉淵視角的幻境和九悠不一樣。九悠是做夢,沉淵卻是作為第三人,看到九悠的夢境裡,自己和她發生了什麼。

對九悠來說,仿佛是身臨其境地體驗了和成年沉淵虐戀了三個月。她對於這個版本的沉淵明明心存質疑,卻選擇了牢牢地鎖在心裡,認真經曆一切。

而對沉淵來說,就好比他看到長大後的自己,做了一些奇怪又合理的舉動。

對長大後的九悠這樣那樣,算奇怪的;

成為除魔將軍痛斬大魔王,算合理的;

設局讓九悠擔驚受怕,算奇怪的;

因為失去九悠而絕望,算合理的。

所以他在不知道玄武身份之前,懷疑過玄武的身份,會不會是什麼老謀深算的世外高神,以給年輕一杯的精靈們製造感情喜劇悲劇為樂。

後來玄武告知他的,和他猜測的八九不離十。他內心深處,就沒把幻境當一回事。

畢竟對他來說,幻境太過於出格,不是他現在該想的事。如果水神玄武高興,那他的使命也達到了。

但九悠跟他不一樣,九悠會反複咀嚼回味,還會保留期待。

他見不得她希望落空的眼神,但他目前無法滿足她的期待。

這大概就是二人產生矛盾的根源吧。

所以九悠主動提及這個問題時,他儘可能小心繞過九悠在意的點,轉而認真分析她說的問題。

“展現在你麵前的是秋冬兩季,你選的秋天讓你和我告彆,我踏上了除魔之路,後來經過你的協助,我成功除掉了魔王。這期間,我們經曆了從秋天到冬天的過程。”

九悠早已從他肩上下來,轉而坐在闊風扇上,二人平視。沉淵接住九悠熾熱的目光,知道自己分析得沒錯,於是提出一個大膽猜測,“如果從秋走到冬為時間順序,那麼,如果你一開始選擇的是冬,故事會以逆序發展,還是會仍然保持順序,接著到春天呢?”

九悠幾乎要拍手叫好,因為沉淵分析的,也是她所想的。

身邊的湦湦見九悠的動作好玩,忍不住學了一下。九悠摸摸湦湦的頭,繼續說,“如果讓我來猜,我選逆序。”

她閉上眼,仿佛回到了幻境之中。她一腳踩進深及小腿的積雪之中,還沒走到通往外界的大門前,就聽到了一牆之隔的外麵,爆發出歡聲笑語。

她迫不及待地打開門,看到的是滿大街的人也好,妖也罷,還有各種精靈,都紅光滿麵地議論著,他們的除魔將軍,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成功除魔後凱旋而歸。

“咱就是說,咱們永遠可以相信除魔將軍。因為自古至今,能擁有這個稱號的,都不會是普通神仙。”

“對頭!我們最怕的就是惡魔了,因為魔界的存在,我們連最基本的活著,都要小心翼翼,看魔界臉色。這下好了,魔王沒了,魔界就沒了!”

“不過我聽說,魔王在大戰咱們將軍之前,曾經給自己做了個傀儡幼子,不知男女,卻留存了他身上的一部分力量。照這麼看來,魔王應該是想靠這個孽子,起死回生?”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隻要我們永遠有除魔將軍守護,我們就永遠不會怕什麼孽子,更彆說還是做成傀儡的。”

九悠沿路腳步輕盈地小跑向前,直到她終於跟上了凱旋的隊伍。再回頭時,她走出來的那處宅子果然不見了,因為故事走向改變了。

她悄悄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到可以讓她麵對沉淵的位置,等到騎著靈馬的沉淵走到她麵前時,衝他招了招手。

這一個沉淵沒有受她幫助,更沒有一開始撿她回家的設定。因而沉淵看向她的目光極為陌生,在察覺隻是一個柔弱得出奇的普通小精靈之後,他漠然移開了目光。

高頭大馬從九悠身前經過,九悠並沒有氣惱,轉而化作金粉螢蟲,悄然停在沉淵肩頭。

沉淵自然不會察覺不到生靈的接近,但是對方氣若遊絲,他犯不著跟將死之人動手。

於是九悠順利地來到了將軍府,和之前九悠住過的那個不一樣,卻是同樣的一幢豪華府邸。

沉淵下馬走進府中,靈仆紛紛叩拜。有專人跟在沉淵身後給靈仆們發獎勵,沉淵就這樣在一片讚頌聲中,孤獨地回到自己的院子,坐在院子中心的石桌旁。

——發呆。

魔王都沒了,他徹底沒事乾了。前期的所有精心準備,和如計劃執行後,收獲的結果,一切都順理成章。

順利到讓他覺得空虛。

九悠想明白了他的心態,就用金粉在他麵前,拚出了幾行字:

“想痛快嗎?”

“想刺激嗎?”

“想要打破空虛嗎?”

“那你還在等什麼?”

“還不趕緊——”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