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到底誰給你的自信算計吾妻!_和離後,禁欲殘王每天都想破戒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和離後,禁欲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 第七百章到底誰給你的自信算計吾妻!

第七百章到底誰給你的自信算計吾妻!(1 / 1)

安瀾郡主一喜,正要附和,卻聽離淵接著道:“前一個說自己命格極貴之人,已經被下了死牢,應該就在這幾日處斬,不知道韋小姐的結局會是如何。”

離淵的話,讓安瀾郡主的表情瞬間龜裂,她再好的養氣功夫此刻也破了功。

他委屈地朝太上皇和西榕帝看了一眼,咬唇道:“淵太子,我自問一直用心招待二位,沒有做得罪你的事情,您,您這話實在過分了!”

離淵冷笑,“我的話過分,也及不上你所做的分毫,吾不知,到底誰給你的自信算計吾妻!”

安瀾郡主完全沒想到離淵會這般不顧情麵的當場質問於她,難道他不害怕西榕不再與大奉聯盟,斷了向大奉輸送寒鐵?

他本就是個過繼過來的皇子,大奉皇帝若是知道他為了一個女人致使和談失敗,定會廢了他的!

這個時候,安瀾郡主才算是打消了將女兒嫁給離淵的念頭,她還真是沒料到大奉太子是個情種,對一個完全沒有助力的妻子這麼維護!

雖然已經決定放棄這個單於兒女情長的女婿,但她心裡賭的慌,還是希望離淵會因今日之事而後悔,於是,她含淚朝太上皇行了一禮,委屈道:

“皇伯伯,這件事安瀾真的是無心的,安瀾讓覓兒來獻舞,一是想為諸位助興,二也是覓兒想念皇伯伯了,絕無淵太子和太子妃想得那般不堪!

淵太子若是有什麼不滿,大可直說,他們這般詆毀安瀾不要緊,可這事若是傳出去,外人要如何想覓兒,如何想咱們西榕皇室啊!”

太上皇抿了一口酒,又摸了摸花白的胡須,慢悠悠地道:“你的意思是想孤給你討一個說法?”

“這……”

安瀾郡主本以為太上皇會借勢敲打淵太子一二,哪想到他竟會問出這樣的話。

還不待她想好說辭,太上皇看向了花芊芊,嚴肅地道:“芊丫頭,你怎麼能這樣想?”

安瀾郡主聽到太上皇不悅的口氣,頓時忘了之前的尷尬,瞬間竊喜起來,完全忽略了太上皇對大奉太子妃的稱呼。

她正等著太上皇為她做主,讓淵太子低頭道歉,卻聽太上皇繼續道:

“孤怎麼會隨便遣一個丫頭去伺候你,她們還不夠格!”

太上皇的話音一落,安瀾郡主的刷地白了,他的意思是覓兒連給花芊芊做婢女的資格都沒有?

她一臉不解地看向太上皇,怎麼也想不明白太上皇為何如此抬舉大奉這個無權無勢的太子妃。

“皇伯伯……”

“你住口!”

太上皇陰沉著臉看向安瀾郡主,“自以為是的東西,你到底哪來的自信,覺得你胡作非為,孤還會為了你,為難傷害芊丫頭?”

安瀾郡主從未見過如此疾言厲色的太上皇,在她印象裡,太上皇對她一直是和顏悅色的,很是疼惜。

因為桑家的事,朝廷上下進行了一次洗牌,皇兄命她接待外使,她以為,她跨上政治舞台的時代來了,她隻是用了最尋常的手段來爭取一些利益,為何太上皇會責問於她?

她所做的一切,不光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西榕啊!

“皇伯伯,這是一場誤會,安瀾真的……”

“莫要喚孤皇伯伯!孤,不需要你這般心思狡詐,還自以為是的侄女。”

太上皇再次喝斷了安瀾郡主的話,朝門口侍立的鐵甲衛打了個手勢,那鐵甲衛領命,沒多久就押過來一名男子。

那男子表麵看上去並沒有韋大人這麼狼狽,可鐵甲衛微微一抬手,就把那人嚇得魂兒都飛了。

“饒命饒命,大人饒命,我說,我全都說!”

不待鐵甲衛說話,那男子就指著安瀾郡主道:“是安瀾郡主,是她命奴才監視太子妃,奴才看到太子妃被衙門的人抓去,就給安瀾郡主送了信兒,後麵的事奴才一無所知,奴才隻是聽命行事啊!”

“哪裡來的大膽狂徒,你在胡說什麼?你……你為何要挑撥我西榕與大奉的關係,我何時叫你去監視太子妃了!”

安瀾郡主反應極快,心裡雖然又驚又怒,但還是在看到來人後,第一時間就想出了應對的借口。

可她的話顯然沒有說服在場的所有人,西榕帝冷聲道:“安瀾,朕本想給你留些顏麵的,你若知錯,給淵太子和芊芊道了欠,朕可能會給你討個人情,從輕發落,可你確是死不悔改,那就怨不得朕了!”

此時,安瀾郡主才知道西榕帝一直隱忍不發,是故意等到現在,要給淵太子一個交代。

她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了,聽皇兄的意思,是要責罰她了,可她做錯了什麼?大奉太子妃不是好端端坐在這裡麼!?

她朝西榕帝的方向快走了幾步,跪在西榕帝的腳邊含淚低聲道:“皇……皇兄……大奉和西榕若無親事上的羈絆,這盟約如何穩妥?臣妹這麼做都是為了西榕啊!”

“為了西榕?真是可笑至極!朕若是沒記錯,朕早就警告過你,莫要打聯姻的主意,你為何還要擅作主張!?你莫不是以為朕糊塗了,要替朕做決定,要像北周的太和夫人那樣,做西榕的攝政王,然後慢慢取代朕!”

西榕帝越說越怒,最後忍不住抄起了一個茶杯,狠狠朝安瀾郡主砸了過去。

安瀾郡主瞬間被砸得頭破血流,這一刻,她終於感覺到了來自天子的怒意,也終於感覺到了一絲懼怕。

“皇兄,臣妹沒有僭越的意思,臣妹隻是覺得這樣做對兩國都好,也許臣妹用了點手段,可臣妹沒有傷害到什麼人,更沒有要忤逆皇兄啊!”

“沒有傷害到什麼人?”

坐在西榕帝不遠處的太上皇將安瀾郡主的話聽得是一清二楚,這件事的首尾他已經聽卓犽說清楚了,得知芊丫頭被押入清道處,二郎差點因為得不到救治而喪命,他的眼神就越發陰沉。

他雖然沒有與靈韻的這幾個孩子見過麵,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對幾個孩子的感情,更彆說芊丫頭救過犽兒,救過西榕帝,更救過他的命!

若真要說哪個人是極樂之神派來西榕的福星,也隻會是芊丫頭!



最新小说: 亂世書 絕世凶僧!橫衝直撞 海賊之魚人榮光 新風領地 仙籠 NBA最強隊友 重生日常修仙 滅運圖錄 我有一卷善惡天書 夢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