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突發情況_異世錄之戰爭歲月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都市言情 > 異世錄之戰爭歲月 > 第三十六章 突發情況

第三十六章 突發情況(1 / 1)

b/b時值冬季,內陸的冬天是乾燥的,好些日子沒見雨,一旦又降溫,估計就是雪。釉婗起床後看向窗外,瑟瑟的街道,陣陣的冷風,好在內陸是乾冷,咱呆的東部,一直都是濕冷,夾雜的雨的雪,空氣中異常的冷,回到內陸這邊到處都是供暖設備,不出門倒是影響不大。這室內和室外是兩個世界,昨天還是陽光普照,今兒又平添了幾分蕭條。

趁著釉婗去洗漱,我趕忙拾落了下這亂糟糟的床,怕是軍校的後遺症,見不到不整潔。隨後播了通電話給二哥,卻才不在服務區,估計能不在異世,也不著多想。這樣看來在異世也沒了啥依靠,一時不知尋誰,可以解乏。

釉婗洗漱好了,我也收拾了下自己儀表,裹上點厚衣物便下去吃點自助早餐,不說旁的,咱這生物鐘已經定型了,早起早睡,一天三頓少不了,在軍校怕咱發育不良,那食堂管理的是有板有眼的,不論男女,都要嚴格按照營養餐來,還不給剩,說真話,剩下飯都覺著丟人,故而把個個養的都格外的壯,好在平日消耗也大,都發育的在各自該有都地方。

自助餐廳確實琳琅滿目,釉婗喜歡吃些的東西我也順著拿,見到些稀奇的也是拿著先,一套拿好,能驚呆了路人,說真這自助早餐放常人來看卻才也就是填個溫暖,到我倆這兒怕是想吃回住宿費。不得不說早餐的牛奶燕麥粥不錯,貪喝了兩碗,那打飯的姐姐能是看到我這帥模子,也顧不得形象,以為我是什麼偶像練習生呢,就差忝我身上了。好在咱沒戴上墨鏡口罩,不然可真有點那模樣。

吃完早餐,確定家裡沒人,旁處也沒落,釉婗提議去看看西部的軍區大院,看看有沒有熟人,其實這邊的軍區大院已經荒廢了,放十年前,國家軍隊中堅力量集中,現在分化在各個城鎮,各個區域都有,總軍區都是新生力量,那些乾部級的早都分派彆處了,軍區院子也就荒廢了,而今再去看看也就是尋個思念。

打的到這處老院子,周遭都是要拆,很多用了能有三十年的高層也是拆遷規劃之一,這一片都要拆除了,軍區大院還有個老人在看守,釉婗倒是認識這人,已經是退役多年的老乾部了,懷舊,這些年一直在這老地方,尋找著點點滴滴的記憶,在半廢墟的樓洞裡,回首下往事,不時的有些想撿回記憶的遠行人回來,便可一道敘敘舊。

那大爺恐能是老眼昏花了,順著釉婗這條線,一下記得些什麼,說我是不是那冷家兒子,小劍,一股腦的說了好多釉婗幾個孩子幼年時候的故事,這院子破敗卻在這回憶中平添了些許生機。我也不是掃興的人,見那丫頭愛聽,我也權當是那人口中的冷小劍了。

摸索著的樓道是記憶,人奇怪的便是縱使時隔多年,一旦回到那久彆之地,一瞬間便能爆發出若乾記憶火花,很快的釉婗找到了當年她家居住的老房子,不得不說國家分配的已經很人性化了,一個兩室的小房,廚房在走道裡,延伸不遠處是公用的洗漱台,三樓和四樓分彆是男廁和女廁,有點軍校宿舍的意思,但這又是更多的是給了這些長期駐紮的老軍人的一個小家,格外溫馨。屋內的陳設早已破敗,許是釉婗他們搬離後又有旁人入住了一段時間,抹去的隻是曾經居住的痕跡罷了,但一樣能看見的是牆上一個個雙麵膠和洋釘的痕跡還在,恐怕能是那受到嘉獎的獎狀或是錦旗一類的痕跡,說不上是釉婗的還是他爸爸的,也不做考究。

驀然的一聲巨響,天空好似被什麼劃開一道口子,光,一直照射到我們各自的眼裡,久久不能反應過來,待燈光消散,熱鬨的是防空警報拉響了,這幾十年,國家一直致力於建設防空設施,在老爺子帶領下我們在軍區大院負三層的人防停車坪坐下來了。老人家曉得出大問題了,但又不敢多說什麼,久久坐定,此刻陸續的又有些閒散的路人摸索著進了這就近的防空洞。防空警報一直在鳴叫,在這負三層依稀可以聽得切實。

西部出了大岔子,反動軍隊已經開始行動了,目標是內陸區域,人口基數較少的地方先行打擊,實現區域管製後設立基地,這是我腦海裡勾勒的情況。但曆史上確實在西部起源的國家也是較多,給到一定時間的養精蓄銳,確實可以顛覆一個龐大的國家&nbp;。

地下室,一點信號也沒有,防空警報一直不解除,咱也不敢貿然上去看看什麼情況。警報響了能有個把鐘頭,之後又斷斷續續的來了幾聲。之後便沒了動靜,這地下的幾個人也還是不敢上去看看,我心裡有數,安排好釉婗在這兒等我,我先行上去看看。釉婗有點擔心我,我給她一個安心的手勢,咱確實不怕,能弄傷我的導彈還沒發明出來呢!爬上去一看,啥也沒發生,就是空氣中彌漫著灼燒單和鎂粉燃燒後的濃煙罷了,小心的推測,恐怕是國家害怕突然的空襲,給到人民一次自我的緊急訓練,順便看看防空洞的社區運用能力,是一次完全沒有通知的緊急行動,可以說真的嚇死個人兒奧。

回到防空洞,把一眾人帶到空曠地,這會兒濃煙已經快要散儘,就這樣街道上也是無一人在,其實不用統計數據出來,各個乾道的防空設施都是完美的,就這組織能力,這社區就乾的究極漂亮。

在地下等解除防空的訊息,看了下時間已經過去了快要6個小時,這段時間,咱也沒閒著,這防空洞其實也就是以前的車庫,這裡不乏留有很多緊急物資,供給給來不及拾落的避難者,各種軍用口糧,末日物資啥的倒是齊備,可能這邊也快要拆遷了,所以留的不多,但是多少還是有的。打開一個裡麵是有幾包飲用水的,確實有段時間沒用上水了,這地下供給不了飲用水,這物資裡麵的倒是能解一時之需。

地下二層是有健身器材和遊泳館的,但是這邊居民需求少了,所以已經荒廢了一段時間了。可以說在這中世紀,人民的生活日益富足,精神世界也能得到滿足,陳列室也零散的還有幾本書籍,可想而知,這地下本也是人們消遣的地方。

終究有點受不了地下的壓抑感,地下的應急電源配上低功耗的節能燈,說實在的比較昏暗,現在就想警報解除,恢複自由。但事情偏偏事與願違,防空警報再次拉響,起初以為是演習還在繼續,但想來沒必要,伴隨著轟鳴聲,可想而知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戰役開始了!

轟鳴一直持續到淩晨,地下的幾人也是沒敢合眼,或者此處根本睡不著,大地都在顫抖,敵軍的火力很猛,雖然不知道上麵究竟發生了什麼,但這次演習的好處還是有的,估計平民沒有什麼傷亡,但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政府剛發布了防空警報,這邊敵軍就趁機來戰,好似有了什麼消息來源似的。

現在不容我多想,其實我們在沒有武裝時,就是需要待命,目前要做的就是保證自身安全是第一位。

早上6點,再沒有響起任何一聲爆炸,我得再上去看看,釉婗有點擔心,但不上去不行,目前需要做到的就是能得知外界訊息,看看究竟發什麼了。

不出所料,訊號中斷,就是到了地麵也是無信號,估計是發訊基站被攻擊了,那麼現在隻能用天線了,接受訊號,看下電台還能不能收到。找了半天才看見路邊有一掛老式的麵包車,上去打開收音機,將天線拉的老長,可算斷斷續續收到了點訊息,語音播報裡,明確指出西部已經淪陷,目前是將中部民眾的財產安全做好保障的同時,往東部或者緊急避難所遷移。但這背井離鄉的滋味怕是難能有人願意去做,人民終究會留在自己的家,上麵的號召也是在鼓舞人心,但實施起來確實收效甚微。

目前東部戰區已經在部署反製手段了,百萬軍隊都在集結,準備一舉奪回西部,我環顧四周,城市有點破落感,但沒有被摧毀,到處彌漫著硝煙,可惜我這兩天進了很多食,暫時沒法穿梭,先回地下,安撫下各人情緒。好容易消停了會兒,各人都睡下了,我趁機上去,想回住所看看,能不能拿些應需品。

街道上已經零散有些人在走了,可想而知的是些負重前行的當家人,我一路狂奔,雖然不能穿梭,但這力氣還是有的,這次作戰確實是有登陸戰的,空襲在昨天夜裡應該就結束了,之後的便是登陸作戰,兩軍對峙了能有六個小時便把西部主力打退,可想敵人的能力果斷不容小覷。

越往住處,越能感覺到破敗感,空襲炸毀了太多建築,釉婗家是住的近郊,那邊地處空曠,受到襲擊的可能性也增大,高樓建築的打擊對於後期的修複增加難度,所以減少了部分打擊。路上隨處可以見到肢體殘骸,短短幾小時,奪走了太多生命,戰損太大了,我軍怕是吃了太大的虧,故而不得不先撤出西部。

總算到了釉婗家,一枚炸彈筆直的插在二樓的陽光房,但是沒爆炸,恐怕是撞擊力不夠,空包了。進到裡屋就聽到連線的座機一直在發出聲音。這會兒打座機過來的人,還能有誰,我抓緊接了下,對麵通訊員說接通了,那邊傳來了個聲音怎麼那孩子在家呀,我分明的聽到的是聲渾厚的嗓音,等那邊叫了聲婗兒,我方才曉得是釉婗爸爸那邊打來的。這次西部淪陷,但軍校早早放假,不由得讓人不擔心哦。我趕忙說到我是北風銘,釉婗現在在防空洞。

那人方才放下一點點心,座機的訊號還好,這個走的是內部線路,一時還不易被扯斷,我彙報了下目前西部的大體情況,那人隻想知道姑娘安全與否,伴隨著的是婦女的絮叨聲,可想而知,釉婗媽果然是在軍區,這下好了,自己姑娘在淪陷區,讓這做長輩的能不憂心嘛。

大體知道了情況,釉婗爸叫我不要再上來了,準備好物資,在防空洞老實呆著,等軍隊反撲回來,我滿口答應,驀的信號斷了,估計是敵軍在收拾戰場時,成功破壞了軍區的內部線路。也不容我多想,外麵嘈雜起來,操著一口奇怪的語言,我聽不太懂,從行李拿出人聲直譯機器,對方說的話方才能聽個真切。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