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進大元州雲象城_三千道機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武俠修真 > 三千道機 > 第一五九章 進大元州雲象城

第一五九章 進大元州雲象城(1 / 1)

李修點了點頭,道:“第二,既然姬元皇帝無法做到根本的統一和天下為公,那麼,他有什麼理由挑選我這樣一個外來人族?說句不好聽的話,我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螻蟻,出生地是遙遠的星域,挑選我還不如挑選馬天生,黑衣女聖他們,你說對吧?”

李若乘道:“李修,你怎麼就知道馬天生和黑衣女聖他們不是姬元皇帝的人選呢?他們都是遠古或者上古雄霸一方星域,稱尊做祖的老怪,要在這個末法時代來西楚大域爭一線生機,他們偏不去和彆人有交集,如今更是憑你幾句話,就與你聯盟了,這豈非本身就匪夷所思?”

李修道:“嗬,你這話說到點子上來了,這和我剛才所說的第一個疑慮,是一個問題。姬元皇帝選人,為什麼要選外族人,甚至其中還有一個馬天生。這不但於理不合,邏輯上也根本對不上邊。除非,魔族在未來是沒有前途的,而且是完全沒有前途的那種,不然姬元皇帝此舉根本說不過去,畢竟哪怕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可能將機緣造化送給外族人,這已經不是一句天下為公能夠解釋。”

“是啊!”李若乘也歎了口氣,毫無頭緒,道:“畢竟彆的不說,他還有那麼多子嗣!”

李修道:“此行入京,實在冒險,但避無可避,騎虎難下!如果不去古秦郡,繼續來闖關,那麼,我們就要反其道而行之,皇帝不是想要我揚名嗎?那我就亮瞎他的雙眼,如果他還有什麼疑慮,那麼,我這樣做,就能打消他的疑慮,看他能給我一個什麼樣的名分。如果他居心不軌,想要利用我去達到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我也隻能認命,臨場機變,儘量保命了。畢竟,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我,完全沒有必要這麼麻煩,所以整體來說,我還有一線生機!”

李若乘的眼眸一動,道:“李修,你剛剛說我們,是什麼意思?”

李修道:“名利對我來說如浮雲,既然此番避無可避,非要給我名分,那我就帶著大家一起揚名立萬,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讓大家成長的機會!”

李若乘笑了,看著李修,她感到很滿意。

“你能這麼想,那真是太好了,一直以來你都在保護彆人,也在保護我,如果這次你能給大家一個機會,我想,他們是很樂意來闖關的,哪怕前麵是地獄,也要打入十八層,非得將閻羅王都給揪出來,拔光他的胡子不可!”

李修聞言,不由苦笑,看到李若乘這難得的俏皮,李修心裡也很感動。

“何況,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這個‘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命享用,敢不敢來,就看今朝!這是一場考驗!”李若乘道。

李修點了點頭,沒有反對。人也的確隻有在困境中,才能見人心!

“走吧,先去和軒轅龍、馬宏他們會和!”李修道。

微小千世界遁入虛空芥子,快速消失在飛鳳城。

大元洲,雲象城。

雲象城是飛鳳城在大觀年間北王時期的四大衛城之一,也是如今虎、象、鹿、豹四城僅存的一座衛城,地處飛鳳城西南三百裡處,是如今的大元洲數一數二的繁華市府,不比州城大元城差多少。

這大元洲,魚蛇混雜,大元洲的修仙界主要以邪門歪道為主,是不樂國開元後,姬元皇帝給邪門歪道劃分的封地。可以說,整個西楚大域,除了三國領土之外的一些不毛之地之外,三國國土境內最為混亂、毫無秩序的地方,大元洲要說第一,沒哪個地方敢說第二。

大元洲是一個非常混亂的群雄割據的一個縮小版圖,過去四十年,據說大元洲的曆任郡守,在任時間最久的也僅僅八年,最短的隻有三天,不是自願辭官,就是被暗殺。有意思的是,朝廷對此居然並沒有嚴懲嚴治,放之任之。

直到十年前,有一位新郡守上任之後,才終於讓大元洲有了點秩序,厲害的是,那位郡守和上北郡郡守馬天誠一樣,都是凡人之軀的武人出身。

“這大元洲的氣流整個都是烏煙瘴氣,比三城十八寨更為不堪!”李修說道。

李若乘道:“據說這片土地幾乎沒有士族,即便是土生土長的士族,也早已在這幾十年搬遷了光了,卻留下了很多的隱士。”

“嗯,隱士可能的確有不少,實際上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畢竟大元洲的資源比上北郡和北蒼郡都要豐厚,不管是士族還是本土的修仙宗門,雖說總部搬遷出去,卻並沒有放棄大元洲這塊蛋糕。”李修道:“這也是末法時代中,原本的洞天福地都失去了靈性,修仙界十有八九的中小宗派都散落民間的緣故,各大山頭反倒隻有一些奉道的老人在看家,這是大勢所趨!”李修道,“既然我們來了,那我們正好把手頭上的一些用不上的東西都拿去拍賣,拍賣這一行業,大元洲這塊混亂地可是吃香得緊,十郡九州絕對是名列前茅的,估計這座雲象城中會有大型拍賣的地方!”

李若乘點了點頭,知道李修把很多靈石和一些用得上的戰器都留給了龐古,剩下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實際上李修手裡的戰利品真不少,不管是以前在瀚辰書院後山滅殺外族,還是在東平府一戰,李修雖說都在戰後相對公平地和眾家分贓,但流入李修的口袋的東西,依然非常可觀。

第一批當然是讓實驗小區各個負責人先挑選,挑剩的基本上都留給了龐古,自己留下的有用的東西極少,都是些不實用的東西,但未必不珍貴。

除了寶貝之外,戰利品中最多的當然還是血食。其中不缺度災期的強者的血食,甚至還有聚散無常級彆的血食,這些東西非常實用,如果拿去拍賣,同樣可以拍出好價錢。

但李修不準備拍賣血食。

這玩意給朵朵用一個獨立而密封的空間儲存起來,是可以長久地保鮮的,如果時代的趨勢沒有因為姬元皇帝伐天出現什麼大的變數,未來血食取代靈石,注定是一個非常時期的過渡期,李修不可能不提前打算。

雲象城城郊同樣非常熱鬨,往來的強者和客商幾乎從早到晚都是絡繹不絕。

軒轅龍和馬宏等人在城郊的一家很不起眼的客棧裡投宿,都是經過錯骨變形和易容,甚至一定程度的改變基因密碼,完完全全地變成另外的人。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並且修為境界要高出他們很多,是很難發現他們的身份的。畢竟,無論是軒轅龍等人,還是姬琅留下的那八大三災強者,都是大道金丹的巔峰境界,尤其是馬宏和軒轅龍、胡雪虎等人,掌握著隱族的獨門靈變,比一般的三災強者要強很多,其中為首的當然是馬宏這個新晉巨頭,其次才是軒轅龍,胡雪虎、嵩陽鵬和南宮鶴,之後才是八大三災魔族強者。

用李修的劃分等階來說,隱族的靈變法門,雖說走偏了,但也是千變萬化的路子,比尋常的大道金丹巔峰的手段更強和更多變,僅次於李修最終確定的聚散無常的那重境界。但千變萬化實際上依然還是在修金丹,所以算不得一重等階,隻能算是一種大道金丹的變化法門。

饒是如此,這個組合走出去,那也絕對能力壓大元洲裡的數一數二的大仙門,除非是到了古秦郡那樣的上郡,像八仙門,七殺宗,有聚散無常級彆的強者坐鎮,可能還不止一位,又另當彆論。

所以,這個組合如果深入魔國腹地,那也依然危機重重。

他們早就在雲象城閒逛了六七天,每天都會更換住宿的地方,打探消息的同時,倒也沒有引起彆人的注意。

不過,這天,他們剛剛才在郊區換了一家客棧投宿,就有人找上門來。

此時正是正午時分,軒轅龍和馬宏、嵩陽鵬、南宮鶴、胡雪虎幾個都聚在一個房間裡,在門口和四壁貼了隔音陣法,商量著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李修到底是怎麼想的,讓我們帶著那八個魔族三災的高手在身邊,辦起事來束手束腳,很不方便!”南宮鶴說道。

“這說明他們都是李修可信之人!”馬宏說道。

“李修和龐古想要把瀚辰書院打造成一座人族的標杆性質的高等學府,這我們都知道,可他們又在改革學製,力推什麼有教無類的根本方針,這不是互相矛盾麼?”南宮鶴十分納悶和不解。

馬宏一時也說不上來。

軒轅龍道:“矛盾可以慢慢解決,我看也不妨礙有教無類的根本方針的推行,如今上北郡修仙界齊心協力,眾誌成城,這個根本方針隻不過還是一句口號,畢竟,打造一座高等學府困難重重,固步自封,並不符合當下的形勢!”

南宮鶴道:“這樣一來,恐怕反而會將一部分有心交好我們的人拒之門外,要知道種族的矛盾不是那麼好解決的。反過來說,不搞這個有教無類,辦一座純粹的人族學府的難度就要小很多,以後不好說,至少目前我們借著掃平東平府的威信,統一上北郡的人族修仙界,聯合北蒼郡,再進一步蕩平大元洲的邪魔外道,我們就有了兩郡一州的實力。”

“你彆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現在是不樂國,不是大觀國!就算是大觀國,我們出師無名,以暴力統一兩郡一州的修仙界,也會遭到朝廷的鎮壓和毒打,何況是如今魔族當道!”軒轅龍說沒好氣的說道。



最新小说: 亂世書 絕世凶僧!橫衝直撞 海賊之魚人榮光 新風領地 仙籠 NBA最強隊友 重生日常修仙 滅運圖錄 我有一卷善惡天書 夢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