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_我的夫人會抓鬼_思兔閱讀 

第六十四章(1 / 1)

四皇子的提議深得文武百官的讚賞,也讓秦翰墨對四皇子另眼相看,他與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讓四處流浪在各州縣的難民返鄉開挖水渠,由朝廷出糧出錢,解決難民開挖水渠時的溫飽問題。

無人不相信,隻要告示一發放下下去,四處流浪在各州各縣的難民會很快會回到家鄉,若不是遇到天災沒飯吃,誰想四處流浪眼巴巴看著朝廷發放下的糧食。

告示下發不到半個月所有難民回到南州成內等候。

秦翰墨在下發告示前一天就快馬加鞭前往南州旱災區,這次陪同的還有四皇子,四皇子因難民安頓上深受文武百官讚賞,所有大臣都極力推薦讓他協助秦翰墨開挖水渠一事。

開挖水渠一開始進展很順利,人多力量大不是說說而已,上萬難民才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就將林縣與矛縣的第一條水渠開挖成功。

讓人匪夷所思的事發生了,從林縣河流開閘放水一切都還順利,河水順著水渠快速流向矛縣。

隻是讓人異想不到事,河水才剛到矛縣地界,自然而然就蒸發了,滾滾河流瞬間乾枯,流多少乾多少。

嚇的所有老百姓,向蒼天告罪,也不知是不是他們得罪了神靈,所以故此讓雨神開罪與他們,不讓他們地區有一滴水可飲用。

隨後幾天南州城又散播對秦翰墨不利的謠言。

也不知是從哪裡跑出來的老道士在南州城裡四處妖言惑眾,說什麼……原本沒幾天老天爺就會降下楊枝甘露解救受苦受難黎明百姓,隻因朝廷某位皇家子嗣想要取得功勳謀取私利,開挖水渠打擾了山神清修惹的山神震怒,跑到了天庭告禦狀,天帝讓雨神懲罰南州城十年不得下一滴雨。

老道士才散播謠言完,南州城林縣河流一夜之間瞬間乾枯,田野裡的稻穀從而也枯萎。

禦史與文武百官聯合上書彈劾秦翰墨開挖水渠得罪神明,希望陛下押送秦翰墨回京向老天爺請罪。

文德帝再次雙手插腰站在大殿上聯合幾位心腹大臣與其他的文武百官爭辯。

爭辯的結果是在給秦翰墨三個月的時間若是在出現一個縣城有較嚴重的旱災情況就立馬回京請罪。

紀葵接到秦翰墨讓暗衛護送來的信件中以猜出,是什麼原因導致一個縣城一夜之間河水乾枯,滴水未留。

她看完信件後就對外謊稱自個舊病複發,需要儘心修養,無暇管理事物,府中一切事物暫時由純側妃帶勞打理。

王府西院,紀葵推開王文鶯的書房門向她伸手。

王文鶯頭也不抬的打著算盤,開口道“多少?”

紀葵“不多,十萬兩。”

王文鶯停下手中的工作抬頭,一雙杏眼睜的老大,發出來的聲音也不知提高了幾個調“什麼?”

紀葵以為自己先前沒說清楚又從新說了一遍“十萬兩。”

王文鶯頓時就板著臉說道“沒有。”

紀葵說道“放屁,整個王府現目前就屬你最有錢,我跟你說這錢可不是我自己要用的,我可是拿錢去請人救你男人的小命。”

說實話她現在非常後悔和王文鶯結交成閨蜜。

這家夥簡直和貔貅一樣,隻進不出,一開始還因為她的報仇之恩對她有禮相待,隨後相處熟了,小妮子開始蹬鼻子上臉了,才陪她逛了一次街後,就開始克扣她的零花錢,嚴禁賬房私自預支銀錢給她不說,就連她結婚時文德帝可憐她是個孤女賜給她的嫁妝,六個莊子,十六份田契,十八個鬨市街的商鋪,也通通被她和三七聯手騙走了。

美其名曰,她不想三七和未出世的小郡主以後有一個窮光蛋的娘親。

更不想她以後被詩書上記載是一個敗家子皇後。

紀葵恨不得一頭撞在棉花牆上一了百了算了。

她隻不過是有現代大多女性的通病,喜歡買,買,買,買而已。



最新小说: 穿成炮灰後我和反派大佬BE了 訓夫有方:小哥哥逆天寵 職業從直播開始 師尊虐他億點點 抱刀行 穿越仙界之門 煉天成聖 死亡實習生 風流萬歲爺 健身以後,我天下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