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我恨老天,為什麼不劈死那群人渣_成神從土地公開始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武俠修真 > 成神從土地公開始 > 第146章 我恨老天,為什麼不劈死那群人渣

第146章 我恨老天,為什麼不劈死那群人渣(1 / 2)

張肖武拳打腳踢,打累了,把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劉能拽起來,讓他去下雷管。

劉能磨磨蹭蹭,戰戰兢兢,在張肖武指示下,把雷管放進炮眼。

花花瞅了兩眼,覺得沒意思,離開此處,準備在其他地方轉轉。

“怎麼感覺不對勁呢。”

“按道理來說,這地方,怎麼都有被害死之人的亡魂。”

“轉悠半天,咋都看不到呢?”

盤龍沙石廠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花花東奔西跑,也轉悠了幾公裡。

但是就是沒有看到被害死之人的亡魂。

“難道那個女人,騙了小廟祝?”

這個想法剛升起來,花花就覺得不對。

沙石廠除了那些精神麻木的人之外。

其他人凶神惡煞樣子,手上肯定帶著血。

指不定身上有幾條人命背著。

這點花花絕對不會看走眼。

但是這被害死的人的亡魂去了呢?

真是奇了怪了?

花花又忍不住圍著沙石廠轉了一圈。

還是沒找到被害死的人的亡魂。

“真是邪了門了。”

“我一個貓妖,竟然看不到鬼?”

花花不信邪,又在沙石廠左右轉了十幾圈,轉到最後,自己渴的受不了,這才來到盤龍沙石廠另一側靠近九龍河的地方休息。

看著寬闊清澈的九龍河,花花伸出舌頭舔舔鼻子,沒敢伸出頭喝水。

九龍河看著乾淨,可上遊排汙的人可不少。

水看著乾淨,裡麵不知道多少細菌。

花花才不敢喝這裡麵的水。

不能喝,聞聞水上的水汽,花花的口乾舌燥也漸漸消失。

看著眼前九龍河,還有河邊樹木,花花心裡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十天前,它接了郭騰命令,帶著播放《太上救苦經》《往生咒》的複讀機,在河道一側播放超度經文。

後來下遊地方太遠太長,它嫌累,就順了其他人家的藍牙音響,沿著河道放《太上救苦經》《往生咒》,超度亡魂。

“那些被害死的人,彆被我當做水中亡魂給超度了吧?”

“這要是都超度了,我去哪給小廟祝找罪證啊!”

看著眼前稍顯湍急河麵,花花急了。

這些可都是關鍵的人證啊。

它給超度了,還沒給他們報仇。

那算不上助紂為孽,為虎作倀?

一時間,花花站在河邊,急的喵嗚叫喚。

“土地公保佑,可被讓我把那些被害死的人都超度了啊。”

喵嗚叫喚幾聲,花花沿著盤龍沙石廠外的河道,開始搜尋那些沒有被超度的被害死亡魂。

萬幸,花花在人為建起的河壩附近,找到一個蹲在河麵上,眼睛死死盯著遠處的亡魂。

看起來死的挺淒慘。

頭上滿是鮮血不說,胳膊腿腳都被打折。

眼中的恨意,讓花花知道,他有報仇的心。

“嘿,小子,想報仇不。”

花花對著眼前亡魂喊了一句。

亡魂不為所動,眼睛依舊死死盯著河壩上巡視的幾人。

河邊水不怎麼湍急,花花抬起腳,對坐在樹下河麵上的亡魂灑水。

異樣的動作,打動眼前恨意流露出眼睛的亡魂。

他轉身扭頭,卻什麼也沒看到。

“小子,想不想報仇。”

就在他準備再把腦袋轉回去的時候,花花揭下胸口位置的隱身符,

“貓?”

眼前亡魂充滿恨意的眼睛,換了其他神色。

“是貓妖,小夥子。”

“吾乃安樂鎮土地廟土地廟座下貓妖,村鎮巡守,花花。”

“為土地公行走,懲惡揚善,幫扶他人。”

“小夥子,你叫什麼,有什麼冤情,還請向我道出來。”

“能給你解決了的,現在就給你解決了。”

花花站起身子,右前爪搭在自己胸上,對眼前亡魂說出一段話。

“嘩嘩。”

九龍河水打在水壩上的聲音。

“嘎嘎。”

烏鴉在遠處樹林裡的叫聲。

“嗯嗯啊啊。”

遠處河壩上人看小電影的聲音。

多重聲音交織在一起,讓花花在亡魂麵前顯得有些尷尬。

“如果不你想說的話,那你就在這蹲著吧。”

“我自己去找那些願意給我解釋的亡魂。”

花花把隱身符重新貼到肚子上,隱去自己身上蹤跡,準備離開。

花花不是郭騰那樣有耐心和彆人交涉的人。

它有自己的想法。

既然你不想跟我聊聊,那就拜拜,我去找能跟我聊的“人”。

“等,等。”

長久的沉默,似乎影響到靈魂。

亡魂說出的話並不順暢。

等等兩個字,也卡了一下。

“我叫,孫陽。”

看來不僅是說話不怎麼順暢,就連記憶,也有些模湖。

說出自己姓名的時候,孫陽停頓了好半天。

他在思索自己叫什麼,又怎麼變成了這樣。

“孫陽,說出你自身情況,土地公老爺,不會放過這些為惡之人。”

“即便法律不處理他們,土地公也會出手要了他們性命。”

花花的觀念。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殺人償命,也是天經地義。

法律要是不懲治這些壞人,那花花就代土地公,把這些蟲豸,給碾個粉碎。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哪能容你們時間之惡,危害百姓。

似乎為花花一身正氣所驚動。

孫陽掙紮著坐起身,蜷起腳,跪向花花。

“請土地公,為我報仇!”

“嗚嗚嗚嗚。”

孫陽亡魂,淚流滿麵,腦袋重重一磕,磕在水麵之上,蕩出點點波紋。

雙手在水麵扣掏,將水像泥土那樣,死死挖在手裡。

“莫哭。”

“你說出你受到屈辱,還有怎麼被殺的,一一把情況說出來。”

“土地公收到情況,定會給你討個公道。”

花花把孫陽抬起來,讓他說出自己情況。

得到花花保證,孫陽也說出自己一係列情況。

他是隆昌縣城本地人,大學畢業後,在大城市混的不是太好。

就回到隆昌縣,想想在家裡尋求做某些生意。

看到隆昌縣城打牌的人很多。

孫陽自己尋思一下,弄了一個棋牌室,自己收個茶水錢。

一個月盈利的錢,也和大城市累死累活跟太監的人一樣,掙得差不多。

可好景不長,沒過幾天,棋牌室就出現情況。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