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做戲_訓夫有方:小哥哥逆天寵_思兔閱讀 

第十一章做戲(1 / 1)

“怎麼,有了婆家妹妹反而開始對我這個做姐姐的恭順起來了?”她話中的譏諷任人都聽的出來。

王趙氏心中明白,能解眼下之困的人隻有自己在將軍府的姐姐,所以她不敢貿然開口還擊,垂下頭便自當對方說什麼是什麼了。

回想當年二人在府中待字閨中的時候,那可是誰都沒讓誰好過過,後來林趙氏嫁入將軍府,這才有了王趙氏和其母幾年喘息的時間。多年不見,誰知她丈夫在路上拉誰不好,偏將這位大姐拉上台了。

見王趙氏不知聲,林趙氏站起身走到了她的麵前說道:“況且這件事情我沒想幫你們,所以還請事後你二人將話和外麵的人解釋清楚。”

說完,林趙氏便要走了,王趙氏趙素一把拉住了她,“長姐!”

她想著,索性直接跪在了地上,“眼下布莊出了事情,我夫妻二人實在周轉不來,一時無法解困,還請長姐看在我們父親的麵子上,幫幫我。”

“周轉不來。”林趙氏笑了一聲,當年還在府中時,趙素便是這般楚楚可憐的模樣給她找了不少的沒必要的麻煩,誰知出了府還是這樣哭哭唧唧的樣子,她將手甩開,回頭看著自己這位可憐的妹妹,“你既知會過這樣的日子,當初何苦還要非下嫁至此呢!”

趙素沒說話,隻是坐在地上哭泣。

眼下戲足了,還欠些火候,正如林淺姝所說那般,燙手的山芋不是人人都接得的。

林趙氏佯裝成一副為趙素不值的模樣,細細想過才答:“我不能幫你。”

這話說著,竟真的有幾分愧疚攀至她的眉間,抬眸一刻,林趙氏正見自己妹妹一副不解的模樣看向自己。

她蹲下身,“好妹妹,你也知道,將軍府的榮辱不是我一介夫人可以我真的幫不了你,趁著現在外麵的人散了,趕快去借錢賠給人家吧。”話說完,她要走。

身後趙素卻哭喊了起來,“可誰還願意借我們錢啊!”

王海的出身不高,在趙素嫁過來之後,她閨中的密友便早早的因為門第的原因和她斷了往來。至於後來在王海家附近結識的那些,大多貧乏,有的還不如王海,她又能問誰借?

“姐姐不是一直想要這家布莊?”想到這些,趙素提道,“若長姐願意助我夫妻二人脫困妹妹願意以布莊為謝禮,送給長姐。”

聽到這話的一刻,林趙氏有那麼一刻,險些就安耐不住了。她嘲著笑了一聲,“你是真當你家布莊是誰都要的香餑餑啊。”

回頭看向地上的趙素,她上手將人扶起來,“去讓王海找老宅裡的人借,你是父親最喜歡的女兒,他總不會袖手旁觀不幫你的。”

趙素鬆開了林趙氏的手,臉上儘是苦澀,“從拿著這布莊的第一年開始,便因為虧空總會回去拿錢,眼下老宅的人誰還願借給我們。”

從第一年便開始虧空,這事兒林趙氏想都不敢想。若真如趙素所說一般,那偌大京城,隻怕能借的,她都借了。

林趙氏愣神之際,趙素拉住了她的胳膊,“長姐,求您助我們,就這一次。”

她並未立刻回答,隻是沉了一口氣才說,“我能借你們的錢也不多,隻是算了。”

那一刻,林趙氏像是心軟了,她看著趙素,“你讓王海去取吧,但切記這些都是給我寶兒的嫁妝,事了之後,你夫妻二人必須還我!”

見林趙氏鬆口了,趙素那是一頓感恩戴德的謝啊。

王海將東西取走時,管家按照林趙氏的吩咐,讓對方立了字據。他們隻覺得林趙氏是心甘情願的幫自己,卻不曾想,陰謀才剛剛開始。

不過林淺姝算無遺漏的能耐真的是讓林趙氏刮目相看,之前隻覺得她是在吹牛拖延時間,可經過今天的事情後,林趙氏基本有八成的把握,不失體麵的把店收回來。

也正是這番精準無誤的算計,越發讓趙氏覺得,即便是為了自己女兒的未來,這丫頭也不能留著。

林淺姝在林趙氏帶著人離開後,也就起身離開了。跪了兩個半時辰,她膝蓋基本已經不能直立了。手捂著兩個膝蓋,她不知沒腰走了多久,才到自己的小破院子。

“小姐!”看到林淺姝的一刻,書墨急忙跑了上去,“這是怎麼了!”

房外的動靜,驚到了在屋內養傷的人。聽到聲響的一刻,沈宴君本想起身去看的,但誰知擦上藥後,他全身發軟,好像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了。

“沒事。”林淺姝徑直的去了沈宴君的房間。

她看著沈宴君的模樣,“你怎麼越發虛弱了?”

沈宴君輕笑一聲,“沒事。”

書墨一時頓住了,她看著二人,忽然覺得他們可真像。似是害怕林淺姝擔心,沈宴君一鼓作氣,直接坐起了身。

“事情都解決了?”他偏頭看著床邊的人。

“嗯。”林淺姝應道,“如今,隻要你不想走,便不會有人能趕你走。”

“你何時才能記住,口頭承諾不可輕易相信。”他話音飄渺,那一刻好似用儘了所有的力氣。可也是那一刻,林淺姝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

她眼眸間微有詫異,而後才略顯遲疑的勾起唇角言道:“放心吧,我有的是辦法能保全你。”

聽到這話,沈宴君當即便笑了,他的笑聲好像在反問林淺姝:你看我信嗎?

沈宴君無意看到了林淺姝腿上的塵土,不知怎麼,他竟本能的探手想要去看。

隻是還不等如何,便先被林淺姝躲開了,“書墨,去看看藥有沒有煎好。”

“哦哦是!”書墨不是傻子,見林淺姝和沈宴君隻見有些不對勁,她便急忙跑出去不再看了。

林淺姝扶起沈宴君的肩膀,“你怎麼回事兒,昨天給你上藥的時候還一副得體的模樣,怎的”

他抬眸向林淺姝看來一眼,而後還不等林淺姝話說完時,整個人便直接倒了下來,那一刻,林淺姝整個人都傻了。



最新小说: 從港綜開始浪跡諸天 黃金瞳 本道祖文成武德 鬥破:我和美杜莎女王共生了 香江新豪門 諸天:開局九陽神功 我的未來日記不可能是絕筆 華娛激蕩年代 神級大魔頭 牧場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