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膽小的愛麗絲_深海餘燼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遊戲競技 > 深海餘燼 > 第五十七章 膽小的愛麗絲

第五十七章 膽小的愛麗絲(1 / 1)

船長的話如同清冷的夜風,穿過了越發昏暗的樓梯,愛麗絲下意識地抱了抱胳膊,更近地跟在鄧肯身後,而隨著越發向下,她也終於看到了船長所說的“燈光是黑色的”是什麼意思。

下層船艙裡確實是有燈光的——至少從結構與布局上,她所看到的艙室也有著和上麵一樣的支撐柱,支撐柱上則掛著不會熄滅的油燈,那些油燈正在燃燒,可是燃燒的燈焰反而導致油燈附近呈現出比遠處更加昏暗的狀態。

是的,距離油燈越近的地方,光芒越暗,油燈本身甚至幾乎被籠罩在一片陰影中,隻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些許輪廓,而離油燈遠一點的地方,光芒反而漸增——船艙最角落的地方,亮度甚至接近上層的船艙。

之前在樓梯上看這下麵感覺異常昏暗,正是因為這下麵的樓梯兩側掛著兩盞燈——從視覺效果看,就仿佛是這些燈在主動釋放出黑暗,中和、湮滅掉了船艙中本就有的光明一般。

愛麗絲瞪著眼睛看著整體上都處於昏暗狀態的船艙,良久才念叨起來:“這……這合理麼這……”

“你一個不合理的人偶在這裡跟我說要講合理性?”鄧肯看了明顯緊張起來的愛麗絲一眼,“無垠海的海平麵下,事情合理本身才是最不合理的地方。”

他這麼說的時候表情頗為淡然,仿佛這邪門的情況早已是他見慣了的小風小浪,但實際上他心裡反應跟愛麗絲一模一樣——連肩膀上的亡靈形態鴿子都突然拍著翅膀說出了心聲:“像話嗎像話嗎像話嗎……”

鄧肯無視了肩膀上鴿子的聒噪,而是仔細觀察著這個自己從未踏足過的船艙,同時調整著手中提燈的角度,嘗試在光影變化中洞悉這裡的環境。

在失鄉號的水線以下……船艙中的燈光是“反相”的。

燈具仿佛並未散發光芒,反而在吸收空間中原有的光線,就仿佛……某種“世界鏡像”。

然而鄧肯手中的提燈所釋放出的靈體輝光卻在遵循正常的光照規律:提燈周圍很明亮,越往遠處越昏暗。

這背後有什麼原理麼?這僅僅是無垠海的影響,還是混雜了失鄉號本身的特性?船艙中本身的“明亮環境”是真的麼?如果那些“吸收光線”的油燈被熄滅,這裡會變成個明亮的地方?

有那麼一瞬間,鄧肯心中竟真的冒出了這個大膽的想法,他真的在思考熄滅這一層的油燈會有什麼現象發生,然而下一瞬間,他便硬生生地掐住了這個明顯不對勁的念頭。

他不能熄滅這裡的燈光——哪怕看上去是這些燈光導致了整個艙室一片昏暗,它們在這裡點亮也一定是有理由的!

他突然想到一點,在普蘭德城邦,自己得到的情報是“燃燒的火焰可以驅散詭異危險”——在這句表述中,產生作用的其實是“火焰”本身,而不是火焰散發出的光,這是不是說明在特定的情況下,這個世界上的光與暗就是會出現“反相”,而在這種反相條件下,唯一值得相信的隻有“火焰”本身?

這是否也間接說明了為什麼“電燈”散發出的光芒沒有驅魔的效果——因為那僅僅是光,它缺乏“火焰”這一要素。

“船長?”愛麗絲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人偶小姐的聲音帶著緊張和關心,“這裡有什麼異常麼?”

“沒有異常。”鄧肯表情不變,淡淡答道,同時慢慢邁步向前走去。

那些“吸收光線”的油燈在兩旁的支撐柱上靜靜燃燒著,還有一些散亂的繩索堆放在立柱周圍,當鄧肯從它們中間走過去的時候,懸掛在立柱上的油燈便發出輕微的劈啪聲,地上的繩索則慢慢蠕動著向後退去,為船長讓路。

不知為何,鄧肯心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句話:

光影是深海帶來的假象,在不再可信的海平麵下,隻有火焰本身仍然忠誠地守衛著失鄉號的財富。

他看向那些靜靜燃燒的燈火,微微點了點頭,仿佛是在表示認可與感謝。

於是下一秒,整個船艙中所有的油燈以肉眼可見的幅度變得旺盛起來,一個個玻璃燈罩下麵是猛躥起來的火苗。

整個船艙更暗了……

鄧肯:“……”

他突然有點後悔誇早了,應該等自己準備返回的時候再給這些油燈打雞血的。

愛麗絲跟了上來,這人偶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她看到了堆積在船艙角落的大木桶和一些板條箱,還有一些封閉起來的房間和通往不知何處的走廊,小聲嘀咕著:“這裡似乎也是倉庫……這難道曾經是一艘貨船麼?”

“如果是貨船,貨物可不會放在這麼深的地方——有一種概念叫搬運成本,”鄧肯搖搖頭,隨口說道,“這些都是遠洋補給,是供失鄉號本身在長期遠航的過程中消耗的。”

愛麗絲眨眨眼:“遠洋補給?”

鄧肯沒有吭聲,而是上前檢查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一些貨物。

一部分木桶裡麵是某種油脂,深褐色且質感黏稠,卻沒有太強烈的味道,可能是某種燃料,但顯然已經在這裡堆放了很久很久——鄧肯甚至懷疑這些燃料是在失鄉號變成幽靈船之前的“存貨”,它們原本可能是用於照明、驅邪的,但在這艘船變成幽靈船之後,貨艙裡的很多東西都像這樣派不上用場了。

在另一部分木桶中,鄧肯則看到了熟悉的東西。

年紀比他還大的奶酪,能夠開山裂石的鹹肉。

鄧肯默默把蓋子重新封好。

在這一層,大部分地方都堆積著物資儲備,儘管其中相當一部分看上去在如今的幽靈船上已經派不上用場,但足以證明他此前對失鄉號的判斷:

這艘船,至少在建造之初是為了某種遠洋探險而準備的,它能攜帶大量的補給,且各個補給貨倉之間還有嚴密的安全措施,以防止火災蔓延或蟲害、鼠害損耗給養。

再聯想到這艘船上層還有大量火炮以及規模不小的彈藥庫,他幾乎可以猜到這艘船在最初曾經承載著怎樣一個雄心勃勃的探索夢想——那是最遙遠的航路,最危險的旅程,要麵對最凶險的環境以及最險惡的敵人,而這樣的探索之旅,還需要整整一船忠誠優秀的水手,以及一個堅定不移的船長才能完成。

然而現在,這個可能存在過的探索計劃已經隨風而逝,雄心勃勃的失鄉號變成了無垠海上最令人恐怖的天災,水手們也不見了蹤影,唯有一位幽靈船長,仍然掌控著這艘失去目標的幽靈船。

他與愛麗絲繼續向前走去,在越過幾個彼此獨立的貨倉之後進入了一條走廊,如果這一層的結構和上層對應,那麼通往更下層的樓梯應該就在走廊的深處。

“我感覺……越來越陰森了……”人偶小姐抱著胳膊,一邊謹慎地四周觀望一邊小聲說道,“您有沒有聽到風聲?船艙裡怎麼會有風聲?”

“我聽到了,不必緊張,是正常情況,”鄧肯隨口說道,緊接著又瞥了這人偶一眼,“你的膽子怎麼這麼小?你至少也有異常099這個名號不是麼?”

一邊說著,他同時也想到了之前從妮娜那裡得到的情報——在這個世界上,有不少“異常”與“異象”的名錄是對民間開放的,這些名錄有助於人們規避日常可能遇到的危險或及時識彆某些異常失控的征兆,但這個名錄並不完整,對民間開放的隻有“因威脅受控或性質特殊而距離一般民眾較近”的那部分異常與異象,普通人生活中壓根沒機會碰上的異常與異象則顯然不在其中。

他曾嘗試從妮娜口中打聽異常099的事情,但那女孩壓根沒在課本上見到過這個編號。

這說明愛麗絲這個“詛咒人偶”要麼是有著特殊的秘密,以至於被當局和教會封鎖了消息,要麼……就是她危險性過高,以至於始終被嚴密地隔離在文明社會之外,因而完全不會和普通人產生交互。

不管是哪個原因,都足以讓這位人偶小姐在鄧肯眼中多出一絲神秘性。

可這個謎團重重的人偶在聽到鄧肯的話之後卻隻是縮了縮脖子,一臉緊張:“又不是有編號膽子就能大的,我是異常099,又不是膽子099……”

鄧肯歎了口氣,心裡尋思著眼前這貨怕不是這世界上最丟人的異常了,也真虧之前押送她的那些水手們能緊張成那樣……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