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師父、弟子_道士夜仗劍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武俠修真 > 道士夜仗劍 > 40:師父、弟子

40:師父、弟子(1 / 2)

“快,快,把這個藥搗碎,還有這個,拿新鮮的冷泉水來為觀主清洗!”

火靈觀之中,一隻大刺蝟指揮著一隻稍小的刺蝟,還有三個童子團團轉。

“先把這個喂給觀主喝下。”白三刺說完。

鄧定一把搶過碗,將一個丹藥揉碎,並用水衝開,然後用湯勺喝入觀主的嘴裡。

觀主躺在那裡一動不動,頭發有些地方已經完全燒沒了,隻有一塊塊燒傷的皮肉鮮紅。

“師父,來喝藥!”鄧定輕聲的說著,觀主沉默的喝著藥。

他的身上很多地方燒傷,被白三刺指揮著三人搗藥敷上了藥,一團忙活之後,東方泛白,天將要亮。

三個童子,加兩隻刺蝟安靜了下來,大家都沒有說話,這裡沒有人知道怎麼去安慰觀主。

白小刺和白三刺會在這裡,是因為白小刺來找樓近辰的,然而卻看觀主被火燒,於是跑回去喊來自己的三姨,若非如此,恐怕這火靈觀的三個小弟子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辦。

此時他們仍然有著深深的恐懼和不知所措。

他們都在等著樓近辰回來,不知不覺間,樓近辰竟已經是火靈觀的主心骨。

而此時樓近辰卻是在季夫子那裡。

他將自己遇上事告訴季夫子。

季夫子看著他,便給他說了秘靈教的事,說道:“秘靈教在泅水城一帶早就有活動,十多年前,馬頭坡的事,應當就是白皮生做的,他用馬頭坡一村的獻祭,祭煉了他的這一件可吊人性命的法器。”

季夫子將那一棍灰色的繩子還給樓近辰,說道:“可惜,他這法器選材並不怎麼好,後續的祭煉也不得法。”

說到這裡,他又看著樓近辰,說道:“你被這東西纏上了,居然還能夠掙脫,看來你觀想法與其他的煉氣士還是有區彆的。”

樓近辰笑道:“同樣的事物,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想法,同樣的太陽,自然有不同的想象。”

“不錯,同一門法,不同的人修出來的東西常常會有很大的不同。”季夫子說道。

“秘靈教的事,不必你管,你還是快點回去吧,昨天晚上,有五臟神教的巡察使到火靈觀中,將你觀主的‘心鬼’給收走了。”

樓近辰一愣,轉身便出了季氏學堂,他沒有問自己夫子為什麼知道沒有阻止,因為夫子說了是五臟神教的巡察使這個身份,雖然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身份代表著什麼,但是卻知道有這個身份在,這就是五臟神教內部的事。

季夫子是外人,肯定是不好插手的。

季夫子看著樓近辰離開,心想著:“秘靈教的人居然可以請動五臟神教的人,雖不知道他們用什麼方式請動,但五臟神教向來不喜教外的人插手他們教中之事,倒是讓燕觀主受了連累。”

他心中想著這些,轉身來屋內,那裡的桌子上麵擺著一個箱子,他將箱子打開,裡麵有黑布包裹著東西,他小心的將黑布打開,裡麵是一麵鏡子。

鏡麵像一汪黑水,不倒影任何的東西,季夫子小心的打量著,拿出放在桌子上麵。他知道這大概是一麵與人聯係的鏡子通靈寶鏡,隻是他還沒有摸清楚怎麼用。

……

樓近辰沒有在路上走,而是在天上飛,大步踏空,人如大雁一般,從天空落在院中。

一入這院中,他便聞到了虛空之中仍然未散去的一股火焰灼燒的氣味。

來到觀主的房間之中,第一眼就看到三個沉默的坐在那裡的師弟、師妹,他們看到樓近辰進來,瞬間站了起來。

然後他又看到兩隻刺蝟,舉著雙腳向自己打招呼,但是他腳步沒有停留,快速的來到床邊,看到觀主狼狽的樣子,頭發胡須都燒的沒幾根了,身上到處都是燒傷。

他心中瞬間湧起一股強烈的怒火。

壓著心中怒火,朝對白三刺表示感謝,因為其中的傷都被敷上了藥,肯定是白三刺的醫術,又問白三刺,觀主傷勢怎麼樣。

“妾身覺得,觀主的傷應是沒有多大的問題,但是……”白三刺後麵的話,樓近辰已經猜到了,因為他從季夫子那裡知道,觀主的心鬼被收了。

“樓近辰,你回來了。”這時觀主突然出聲了,其他的人連忙圍上來,因為這還是觀主受傷後第一次開口說話。

樓近辰聽到了觀主聲音之中的一絲無助,他突然發現,平日寡言少語,有幾分高人風範的觀主,其實是一個孤單無助的老頭。



最新小说: 祖國人降臨,還好我是毀滅日超人 武神空間 全師門就我一個廢柴 從融合手機開始的進化之路 大明:開局把係統借給洪武帝 某美漫的氪星人 瞎眼三年,我的學生都成了大聖 LOL:迦娜女神的召喚師 開局爆出熟練度麵板 師姐,你們離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