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弩炮(3)_蟻的世界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遊戲競技 > 蟻的世界 > 第84章 弩炮(3)

第84章 弩炮(3)(1 / 1)

雨水隻斷斷續續的下了一天,傍晚和上半夜還在下,下半夜已經停止。但厚重的雲層一時間還未散開,潮濕的空氣也直到第二天都沒有消散。

[沼澤城]經受住了雨水的洗禮,徹底乾透的螞蟻混凝土無懼大雨的衝刷,見證了螞蟻建築的精良。

由於空氣異常潮濕,雨後的次日,寄生螞蟻和戰獸們也沒有出現,而螞蟻們也很少外出,基本宅在室內工作。

其實就算當天有敵人來襲,主角也沒法用弩炮過過癮了。因為雨水和濕氣的緣故,兩具弩炮的關鍵部件——扭力彈簧組都受潮了,性能大受影響。

主角不得不親自動手,費力拆下扭力彈簧組的蝗蟲後腿筋腱,帶回巢**,在離火堆有段距離的地方慢慢烘乾。

弩炮的其他部件倒不怎麼受潮濕影響,繼續堆在灌木下,披著幾張昆蟲皮防水——這裡地勢高,又有灌木遮風擋雨。

等到蝗蟲後腿筋腱被徹底烘乾,主角試了試力度覺得沒有問題,而戶外潮氣已經散的七七八八後,主角才又把弩炮重新拚裝完畢。

這兩天,在室內無活可乾的螞蟻們,也正好全力加工出了十二支弩炮用的巨箭。

這天夜裡,主角把兩具弩炮分彆布置在蟻塚頂部和礁石平台上,除了部分被灌木、蟻塚、水草遮蔽的區域,基本上能夠覆蓋住[沼澤城]周邊的全部射界。

每具弩炮邊擺放了六根巨箭,還有數以百計的石彈堆成一座小山。主角還命令兩個小隊分彆在弩炮旁待命,既可以協助裝彈藥,也負責在有萬一情況時保護弩炮,或搬運弩炮撤退。

總之,這些弩炮是萬萬損失不起的,下一批弩炮起碼也得等下一次船隊來才能得到補充。而主角也讓飛騎士帶了新的設計信息包給科研組,讓她們製作弩炮上協助定位瞄準的零件。

——我是分割線——

第二天,天色放晴,一大早太陽就光顧了陰沉兩天的大地。

空氣中濕氣褪去,陽光和藍天構成了一幅絕美的圖畫,這是藝術家們最富靈感的天氣,也是昆蟲們喜歡的天氣。

主角昨晚睡了個好覺,養精蓄銳,今天一大早就起來看了看天色,看見日出後,他已經預感到了敵人今天會出現,早早催促著部隊進入戰位。

與此同時,主角自己也先到了蟻塚頂部的弩炮處,躍躍欲試。

而在一大早,因為陰雨天耽擱一直沒有返航的核桃船艦隊,也運送蘭博圖和其軍團,以及還幸存的傷兵返航了。第四軍團還留下了兩百名健康的老兵,作為其他軍團戰損的補充。

現在,主角手裡又有了兩個齊裝滿員的軍團,以及兩具弩炮,一定儲備的物資,再度恢複了元氣。

很快,天邊不負眾望的再度出現了大批飛行寄生戰獸的影子,陸地上和水麵上還暫時看不見,不過顯然也有大批敵人正在趕來。

也許是因為兩天陰雨天,寄生獸們也憋壞了,今天僅僅是空中出現的寄生戰獸就足有上百隻,不過最具威脅的寄生蜻蜓隻有十多隻,大部分還是缺乏殺傷力的小型寄生戰獸。

一如既往的,寄生獸們在對岸聚集後,開始向[沼澤城]發起了進攻。

飛行的寄生戰獸永遠是最先抵達的,寄生蜻蜓們肆無忌憚的趴到防空網上,開始一門心思的啃咬起網繩,過去幾天的經驗告訴它們,地上的螞蟻很難傷害到自己,所以它們完全沒有防備。

當然.,它們的經驗也告訴它們這些網繩極難咬斷,但寄生蜻蜓們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

一些寄生蒼蠅、小體型的寄生蜂、寄生蚊穿過了防空網的孔洞,但這些寄生戰獸沒有什麼能夠傷害到螞蟻們的武器,它們隻是在防空網內飛來飛去,時不時掉落幾條絲線寄生菌,試圖感染地麵上的螞蟻。

但在地麵守軍嚴陣以待的情況下,這些絲線寄生菌很輕易就被消滅了。

一些獵鐮猛蟻戰士還不斷起跳,抓住那些飛行的寄生獸就將之拖到地上,然後殺死。

在敵人的飛行寄生戰獸靠近時,主角就有機會射擊,但他對於遠距離射擊的精度沒有什麼信心,畢竟天空那麼大,一百多隻飛行寄生獸往空中一撒,密度很低。

等到寄生戰獸們抵達防空網後,主角絲毫沒有理會那些沒有威脅的小蟲子,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十幾隻趴在網上的寄生蜻蜓身上。

他並沒有進入“天神下凡”狀態,平時的力量已經足以操縱弩炮了。

主角首先瞄準的是距離自己比較近的一隻寄生蜻蜓,之所以沒有選擇最近的那隻,是因為最近那隻幾乎趴在他頭頂,弩炮的仰角達不到這個程度(玩過WOT的朋友們都知道萬惡的仰角、俯角不夠時是多麼氣人)。

對準寄生蜻蜓後,主角自己拉滿了弓弦,一旁的幾隻螞蟻合力將一支巨箭擺進了彈槽裡。

主角瞄的準準的,輕輕把扳機木栓抽了出來,雖然還是輕微帶得弩炮主梁一晃,但由於寄生蜻蜓距離很近,巨箭並沒有射空。

隻見一道肉眼幾乎難以看見的殘影飛去,被擊中的寄生蜻蜓身軀一震,被巨大的衝擊力撞離了防空網,直到半空中才落回網上。

巨箭從寄生蜻蜓的胸部下方直接貫穿,從背後翅根處穿出,巨大的衝擊力使得其背部創口附近的絲線寄生菌都爆裂了。

這隻不幸被射中的寄生蜻蜓受創頗重,但昆蟲的生命力極其強悍,一時間還沒有死,還在試圖扇動翅膀掙紮著。

但體內大量肌肉和神經被巨箭射斷,這隻寄生蜻蜓的翅膀已經無法協調的扇動,它一邊掙紮一邊沿著傾斜的防空網的坡度向下滾去,直到伸出體外的巨箭和節肢勾住了幾根網繩才不再滾動。

這隻寄生蜻蜓又掙紮了幾下,方才不甘的死去。

在那隻倒黴的寄生蜻蜓被擊中的瞬間,其他寄生蜻蜓就如炸了鍋一般同時驚起,飛到了空中,也顧不上啃咬防空網了。

但是,它們根本不明白自己是遭到了什麼武器的攻擊。



最新小说: 武俠世界裡最後一個仙人 燒火神婆 我真的想回歸啊 醫妃火辣辣:邪王權寵掌心嬌! 重生之病驕女帝 悠然田園俏妻主 八零年代大玄醫 伴生司藤 我的徒弟又丟了 我家夫人是神級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