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冬日生活(1)_蟻的世界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遊戲競技 > 蟻的世界 > 第157章 冬日生活(1)

第157章 冬日生活(1)(1 / 1)

螞蟻們的生活總體上是枯燥的,除了為了謀生而覓食勞作,以及雄蟻和蟻後一生僅有一次的為了繁衍而進行的婚飛儀式外,絕大部分螞蟻一輩子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打仗,不是在打仗,就是在等待打仗。

雖然其他生物也有戰鬥、戰爭,包括人類也不是什麼和平的生物。但像螞蟻這樣好鬥的,把一生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戰鬥上的物種,也是絕無僅有的。

甚至有人斷言,如果把核武器交給螞蟻,它們能在一天之內就毀滅地球。

而冬天,更是螞蟻枯燥生涯裡一個最最無聊的季節,在這個季節裡,戰事遠離了絕大部分螞蟻,他們隻能縮在巢穴裡,不敢外出,無所事事,吃了睡、睡了又吃,熬到來年的開春,才能繼續從事他們最喜愛的戰爭事業。

主角也差不多如此,來到這個世界好幾年了,他幾乎都忘了人類在冬季的時候可以乾些什麼。

昨天開始,氣溫又隨著冷空氣的到來驟降了一次,初冬變成了寒冬。

這一次,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很快把地麵上蓋滿了銀裝。上一次下雪的時候,地氣還暖,雪很快就融化了,但是也帶走了大量熱量。這一次的降雪,就沒有再被地氣乾擾,終於成功的把冬天的世界變成一片雪白。

白雪皚皚覆蓋下的[臨水城],其主體結構分成兩部分:大榕樹表皮下的樹洞部分和小島岩盤下的地洞部分。

隨著氣溫驟降,樹洞裡溫度降的很低,螞蟻們紛紛搬到了最溫暖的地洞裡,擁擠在一起。

燃燒室、養殖場和大部分倉庫也在地洞區域,這裡每間巢室都擠滿了螞蟻、甲蟲和物資。

主角雖然有單獨的小房間,但也被束縛在這方圓不過幾十平米的小島地下,沒法外出。

因為氣溫降低,[臨水城]與[橋頭堡]的聯係也中斷了。在降雪之前,毀滅者依舊沒有來進攻,讓主角也摸不著頭腦。

但是他已經接不到新的情報了,隻能指望天氣暖和一點,再派身邊的鋪道蟻充當信使前去了解最新戰情。

主角現在生活很規律,每天大概日出時分自然醒,這是在除了冬季以外的季節,他這個工作狂人很難享受到的完美睡眠。

起來之後,吃上一點簡單的早飯,主要是各種草籽煮的粥和白煮的黃粉蟲卵。

然後,他就會去地下的訓練場看看戰士們訓練。

[臨水城]裡駐紮了5個大頭蟻軍團、1個獵鐮猛蟻軍團和1個鋪道蟻軍團,還有一個正在組建新軍團的守備軍團。這麼多戰士窩在一起,需要活動活動。

地洞裡最大的一間巢室就被清空當做了訓練場,除了甲蟲軍團無法參加訓練外,其他軍團輪流使用,每個軍團使用半天。

但這個巢室也不過隻能容納千名螞蟻戰士罷了。

主角費力擠進巢穴,今天上午是獵鐮猛蟻軍團的訓練時間,他們喜歡單打獨鬥,訓練場中間也留出了一小片空地,有兩隻獵鐮猛蟻正在廝鬥。

觀看獵鐮猛蟻們角鬥,可比看大頭蟻或鋪道蟻那種刻板的訓練有意思多了。

主角擠到一個好位置,獵鐮猛蟻軍團的指揮官風箏也在這裡。他已經垂垂老矣,雖然還能夠跟隨部隊行動,但本身就是不擅戰鬥的雄蟻的他,已經明顯看出了老態。

主角覺得需要物色一個軍團長的候補人選了。不過他沒有表露出來。

風箏用觸角恭敬的向神使王行禮問候,他在內心深處對神使王是又畏懼又感激的。

他親眼見識過獵鐮猛蟻的聯軍如何被神使王軍團摧古拉朽一般消滅,自己的部族被屠戮。但是他活了下來,還受到了重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對於心智簡單的螞蟻也同樣適用,所以他感激神使王賜予的這一切。要是在他原來的部落裡,他就是一個隻能吃點殘羹冷炙的交配機器罷了。

風箏與主角站在一起觀看角鬥。

角鬥場中間兩隻獵鐮猛蟻捉對廝殺,很快其中更強壯的一隻就壓製住了她的對手,她用大顎死死咬住對手腦袋,將其用力向下壓,按在地麵上。

然後她的身體爬上去,把對手壓在身下,大顎趁機鬆開,再閃電般刺出,咬住對手脆弱的脖子,然後身子挪開,用全身力氣舉起大顎,把對手舉在半空中。

按照獵鐮猛蟻們的角鬥規則,她這樣就是取得了勝利。

她的對手被放下來以後灰溜溜的跑了,另一隻獵鐮猛蟻戰士又急忙跳入了戰圈,挑戰剛剛獲勝的勝利者。

獵鐮猛蟻們可不在乎守擂者沒有休息,她們的規則很簡單:贏了留下,輸了離開。

因為沒有休息製度,再勇敢健壯的戰士也難以應付車輪戰,最多堅守三次擂台就會被擊敗。但這樣也讓大部分獵鐮猛蟻戰士都有機會至少參與一次角鬥,在百無聊賴的冬季裡活動活動筋骨。

輸了的獵鐮猛蟻戰士離開了巢室,外麵還有很多沒參與角鬥的戰士排隊等著進來的。

這些原本生性散漫的獵鐮猛蟻,如今在神使王軍團的組織約束下,也逐步適應了大規模的集體生活。

看了半天角鬥,主角覺得無聊了,在風箏畢恭畢敬的低垂著頭的禮節下離開了角鬥場。

離中午還有一小段時間,主角乾脆披起了毛氈,到[臨水城]的樹洞區域轉了一圈。

樹洞區域大部分是原先的大頭蟻利用蛀蟲的蛀道改建而來,也有一部分是螞蟻們用大顎一點一點開鑿出來的。

大部分樹洞區域的通道和巢室都靠近樹表,離外界隻隔著不厚的一層樹皮,所以這裡比地下冷的多,但又比戶外溫暖一些,畢竟樹木自身也會維持一定的溫度。

其他螞蟻們不敢在正冷的時候來這裡,主角披一件毛氈卻可以在這自由活動。

當初搬入地下的時候走的急,是正晚上,螞蟻們預感到了降雪,急急忙忙就搬家了。主角還有些小東西留在了樹洞區域的原巢室。



最新小说: 我真不想當神仙啊 我的功法自帶特效 我的老婆是禍水 武俠世界裡最後一個仙人 燒火神婆 我真的想回歸啊 醫妃火辣辣:邪王權寵掌心嬌! 重生之病驕女帝 悠然田園俏妻主 八零年代大玄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