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戰損(二合一)_和降穀成為搭檔後_思兔閱讀 
思兔閱讀 > 綜合其他 > 和降穀成為搭檔後 > 第 57 章 戰損(二合一)

第 57 章 戰損(二合一)(1 / 2)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深不見底的幽藍海水下,蘊藏著的危險要比外麵看到的溫柔和美麗要凶險得多。

這並不是在什麼河流或泳池之中,是隨時可能喪命於此的深海。

而正因如此,安室透才要儘快找到東雲。

包裹著全身的海水將所有聲音全然隔絕,安室透聽到了自己慌亂的心跳聲。

東雲。此時腦中隻剩下這一個名字。

安室透在海水中勉力睜開雙眼,努力往周圍搜尋著。

他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他是和東雲一起掉進海裡了的,按理來說東雲不會離這裡太遠。

但深海是無法預測的。

隻是安室透現在隻能這樣安慰自己。

萬幸的是,他很快就發現了下方不遠處,有一團黑影。

是東雲。

他在水中沒有掙紮,好像失去了意識,黑色長發在水中散開近乎包住了他的身體,而右腿上,傷口上的鮮血在水中溢散開來。

他在慢慢地下沉,再往下是一片黑暗,

這樣的狀態意味著什麼已經不用明說,安室透立即向那邊遊去。

東雲現在已經陷入昏迷。

他不知道他腦中係統在瘋狂警報。

警告當前環境屬於高危環境請宿主儘快離開

警告宿主當前已陷入昏迷

警告宿主生命值已在短時間內下跌20點

0544也很焦急,它在東雲的腦中瘋狂呼喚著。

失去東雲視角後的0544並不能看到周圍的環境。

再這樣下去哪怕救上去宿主的身體會再次受到永久性損傷。

宿主宿主還是沒有反應,0544不得不啟動了它的權限。

檢測到當前宿主受到生命威脅,為保證宿主生命安全,將為宿主兌換治療藥劑三層,積分300點。

係統的提示音在0544說完這段後也停止了警報,轉而通告如宿主存在異議,請在10秒內提出。

0544這次之後我一定要向主腦提出建議。

10、9

東雲抱著安室透跳進海裡之前,其實他的腦中什麼都沒有想,直到自己墜入水中,他手腳劃了幾下,才意識到自己好像並不會遊泳。

所以他在掉落海水之後沒多久便鬆開了安室透。

但即使這樣,因為落差較大,墜入海中後,並不通水性的東雲還是吸入了大量海水,在沒多久後就陷入昏迷。

機械的電子音終於快要結束3、2、1。

倒計時結束,已為宿主兌換治療藥劑三層,積分300,當前餘額:4256

與此同時,安室透抓住了東雲的手,他用力一把扯過,將東雲扯進懷中。

安室透抱穩東雲後開始上遊。

溺水失去意識後的人沒有掙紮

而在甲板上,諸伏景光和赤井秀一親眼看著安室透下潛時,也明白了他的意圖。

赤井秀一又綁了一個救生圈扔到海麵上。

諸伏景光則立即起身,回到船艙之中尋找了保溫毯等急救物資。

一切就緒,但仍半天不見安室透帶著東雲重新出現在海麵之上,諸伏景光心中越來越焦慮。

他抿著唇,不讓屬於“諸伏景光”的情緒出現在“綠川光”身上。

身旁的赤井秀一忽然站起身,諸伏景光抬頭看去,赤井秀一正在卸下身上的裝備,並脫下外套。

諸伏景光受了傷,另一個塔德奧跟安室透有仇,根本看都不看,去把那幾個被砍斷手的人拖到船艙裡捆起來去了。

赤井秀一無奈。

如果一個任務明明完成了,最後卻因為溺水損失了一個代號成員、一個準代號成員,自己在組織的前程也完蛋了吧。

但或許也是他在看到安室透毫不猶豫潛水下去去救威士忌時,終於對安室透有了些改觀。

外套被扔在一旁,赤井秀一正準備往下跳時,海麵忽然有了動靜,是安室透,他懷中抱著的人正是東雲。

赤井秀一停住動作。

而諸伏景光也聽到了這個聲音,他眼前一亮,連忙拉著救生圈的繩索朝安室透那邊引去。

安室透托起東雲讓他的麵孔浮出水麵,或許是因為落水,讓他不複以往的從容和自信。

安室透從浮出海麵的那一刻就不得不將自己的情緒全部壓下。

他不停呼喊著“威士忌”,卻沒有得到半點回應。

安室透扭頭抱住了靠過來的救生圈,扯過繩子將東雲綁在上麵,然後抬頭示意往上拉,在確認東雲被自己綁穩後,他才抓過垂在另一邊的繩索開始上攀。

在爬上甲板後,安室透看到平躺著仿佛失去生命跡象的人時,心禁不住地顫抖著。

東雲那向來蒼白的肌膚在此刻看來更讓人心驚。

諸伏景光在奮力摁壓東雲的胸口,但是躺在地上的人沒有反應。

身上還在滴水,在海水中過於著急時安室透自己也嗆了幾口水,但此時他顧不得其他。

安室透跑了過去代替諸伏景光對東雲進行心肺複蘇。

發絲間的海水滑落到了眼中,安室透沒有去擦,他緊緊盯著東雲的臉,期待東雲表情的變化。

但是沒有。

明明在墜落海麵之前還一直盯著自己的灰色雙眸沒有睜開。

安室透隻覺得自己的靈魂被撕扯成了兩半,一半讓自己的表情上沒有露出任何情緒,冷靜地為東雲實施急救措施。

一半在心底中惶恐著,在不斷叫著東雲的名字。

他忍不住地想從東雲落水後到底經過了多長時間

如果自己當時就抱緊東雲是不是就不會溺水

如果再早點發現的話

冰涼海水浸透了所有的衣物,被風吹過後更覺冰

寒。

安室透恍惚間好像感覺到東雲身體的溫度正在慢慢下降。

他毫不猶豫地鬆開手,俯身上前,一手捏住東雲開始對著他的口內呼氣。

啊好涼,連嘴唇都冰得嚇人。

安室透閉上眼,眼睛忽然有些酸澀。

他努力地讓自己放空,害怕自己聯想到一些可怕的結局。

人工呼吸、心肺複蘇,安室透機械地反複著這兩個動作,他不敢停下,目光也不敢移開東雲的臉。

他也不敢想繼續這樣下去如果東雲還沒有反應怎麼辦。

諸伏景光用紗布和繃帶將東雲的右腿上的槍傷包紮起來。

赤井秀一在一旁看著,心也不禁慢慢提起。

甲板上很安靜,隻有安室透用力搶救時的呼吸聲。

“咳咳”終於,平躺在地上的人終於有了動靜,原本平靜的表情露出了痛苦,東雲蜷起身體,一口海水自他口中吐出。

他撕心裂肺地咳嗽著,蒼白的臉上終於染上了絲絲血紅。

安室透此時終於也仿佛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般,他頓時卸了力氣,雙手撐在了東雲的身體兩側,俯身看著終於有了生命跡象的東雲。

太好了。

安室透垂著頭,氣喘籲籲,手臂因為剛才的搶救而在顫抖。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他露出了一個失而複得的微笑。

但還沒有完。安室透收斂表情,扶著東雲的頭將地上抱起,諸伏景光遞來保溫毯,安室透扯過將它把東雲身體全部裹住。

溺水、失溫、槍傷。必須要馬上去醫院。

“我們走。”安室透站起身,將東雲的頭靠上自己肩膀。

諸伏景光又扯過一個保溫毯,因為安室透抱著東雲,所以他直接給安室透披上了。

一旁的赤井秀一盯著安室透。

安室透的表情現在很冷靜,仿佛他第一次浮出海麵發現威士忌不見蹤影時的慌張是自己的錯覺。

“這裡不管了嗎”赤井秀一問。

“我來之前已經通知組織了,他們會順著定位過來的。”安室透腳步不停,他的聲音冰冷得可怕。

“貨款我們拿回去了,船上人也給他們全部解決了,拿不回貨物就是他們廢物”

最後一個“廢物”安室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赤井秀一有點搞不清這個人,他是因為威士忌受傷還是隻是因為自己的計劃被擾亂

或許兩者都有。

安室透走到甲板邊緣,看了眼下方遊艇的距離,抱穩了東雲隨即一躍而下。

諸伏景光也跟著跳了下去。

赤井秀一也跳上了他們的遊艇。

船上兩人一齊看向他,赤井秀一理所當然“綠川光不會開遊艇吧”

他又看向抱著東雲的安室透“你也剛從海水裡麵出來。”

安室透、諸伏景光沉默不語。

“我也

會開。”

赤井秀一淡淡道,站到方向盤前,點燃引擎。

安室透也顧不得太多,東雲雖然把水吐了出來,但是人還是在昏迷之中。

他坐了下來,手摸上東雲的後腦勺。

這種情況下,芯片會不會也出現什麼異常

手慢慢握緊,但摸著東雲頭的手還是十分輕柔。

遊艇漸漸遠離貨輪,慢慢提速。

風漸漸大了起來,安室透將東雲的頭埋在自己的身前,儘量為東雲擋住風,也是想用自己身體的溫度讓東雲稍微暖和一些。

安室透拿出手機,撥通了後勤的電話,不待電話那頭的人出聲,便厲聲道“組織的醫院在哪”

在確認好最近的醫院後,安室透將方位告知了赤井秀一。

遊艇上重新陷入安靜之中。

安室透緊緊抱著被保溫毯包裹著的東雲,東雲的麵色還是十分蒼白,安室透碰了下他的臉。

還是很涼。

安室透默默將東雲抱得更緊了一些。

他抿著唇,將視線投向海麵。

今天的天氣很好,太陽完全升起後,天很藍很高,海水也是純靜的藍色,偶有海鷗經過。



最新小说: 我就是寶藏男孩 上岸 墨色半生香 調皮公主 穿越之花心男後 穿越之鬼精靈王妃 囧受 世界第一最愛你 宮女惹狀元 穿越之我是醜女